上一卷

幕前 Limit Code: 047

  • 47 阅读
  • 3740 字
下一章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我对于自己的正义感是很有自信的。

比如说,在走出便利店时撞见孤身一人的少女被不良少年围堵到小巷里的话,伸出援手是非常理所当然的吧?

既然如此,就算没有因此被颁发好人奖,或是走倒贴路线而迎来人生巅峰,普通地夸两句应该还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

「为什么被追的是我啊!!!」

「给我站住,超级大变态!」

我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小巷中,躲避着少女疯狂的追杀。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快 3 分钟了,她到底是什么体质啊?就算自行车的机能会因为小巷这种狭窄的地形而大打折扣,但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怎么也……

最要命的是,耳边还有一个烦人的声音在吵个不停。

//「云洋,这可是心跳加速的生死大逃亡哦♡能不能把握机会在此一举♡」

「把握机会你*啊!累得心跳加速倒还是真的,但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虽说各种意义上都只是个实习大学生,但和我通过蓝牙耳机保持通讯的这个人姑且算是我的老师……虽然我们这层关系的背后有更深的缘由就是了。想要摆脱现在这个困境,还是得借助她的帮助。我屡次想停下车向那个少女解释,却完全起不了作用。看来不施加点强硬的手段……

//「云洋,前方三十米处右拐,那里有一口没盖的井。一口气冲过去吧,你的自行车应该足以……」「你这也太强硬了吧!是想让我杀人吗?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出——」

我当然没有采取她疯狂的意见,而是把车头全力往左打去。然而旋即传来的一阵猛烈的颠簸,彻底打乱了我的全部思绪。

「森谷,你!……」

虽然继续往前驶去就能马上摆脱麻烦,但我却完全没有置之不顾的心思。

好好地停下车再掉头已经来不及了。

我按住刹车将前轮锁死,将全身的重力倾向一侧。在一阵剧烈的摩擦后自行车的方向横过的瞬间,我腿部发力纵身起跳,勉强将折返的距离缩短到了最低。

落地后,我借着惯性往前滚了一圈,好说歹说把手够到了井边。

而仅仅相差不到一秒,追杀而来的少女就要失足跌落了。不,倒不如说已经要掉下去了。

「呀呀呀呀呀呀呀!!!」

感受到地面的巨大摩擦,我的手像救命稻草般被紧紧抓住。

「抓紧了!」

现在,我的手中正掌握着一个少女的生命。虽说在此之前被她当成变态冤枉一路追了好久,但并不代表我会因此而松手。再者,看着因为差点掉到井里而要哭出来的少女,我就更没有撒手不管的理由了。

说到底,让我脑袋一瞬间产生那么多心思的人还是那个恶趣味的老师。我到底是怎样才会优先在「救与不救」上做选择的啊?救人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吗?!

抛开杂乱的思绪,我用尽全身力气将少女拉了上来。

「咳咳咳!」

少女猛地干咳了好几声,大概是劫后余生的慌乱与不安吧,过了好久还没有缓过来的样子。当我再次准备靠近时,又被这样喊道:

「你你你想干嘛?就算你刚刚救了我,也并不代表能抵消你之前的变态行为。喂!我警告你——」

但现在,我已经没有好好照顾少女感受的闲暇了。

随着一道金属碰撞的声响,我将一只白色手环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诶?这不是那个,传说中能使一切 Star 2 及以下能力失效的无力化手环吗?!」

……嗯,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从刚才就忘记提起,在这座名为「东瀛あずま」的城市,是存在着超能力这个说法的。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但目前已知的超能力者至少占了全市五分之四的人口。拥有这种能够引发超自然现象能力的人,一般被称作「幻现者(Imaginator)」。

而根据能力的强弱高低,幻现者被分为 Star 0, 1, 2, 3, 4, 5 六个等级。细目姑且不论,刚才少女所提到的无力化手环,就是能将 Star 0, 1, 2 的能力全部无效的道具。

但是,我用它压制少女的原因并不在这里。

「等一下,你、你不是那些缠着我的变态!你是刚才救了我的大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呆坐在地上疑惑不已的少女,我开口道:

「正常,你大概是被那些不良少年操纵了。」

「操控?可是……」

「倒也不能这么说。如果那些家伙真的是念力系的话,那应该是通过覆盖你对我的印象,趁着你优先以我为目标追过来这个空而逃走,这么一回事吧。」

「也就是说,我是把大哥哥当成变态一路追到了这里?嘿嘿,感觉好有意思!」

「……喂。」

「没让大哥哥逃走真好!」

「我说你啊。」

少女急忙改口,但怎么也没往正经的方向去。

「可是,为什么我一戴上这个手环,错觉就消失了?」

原因在这里。

「很简单,这个手环可不止无效能力这一个作用哦,说到底从字面意思去解读它这件事本身就存在问题。无力化手环的真正效果,是使作用在佩戴者身上的能力和佩戴者自身的能力全部无效。」

「感觉好厉害!」

「所以你该从地上起来了吧。」

「可是,大哥哥,你要走了吗?」

这莫名伤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是那样。」

「我的能力被你无效了,要是什么时候又碰上了那些变态该怎么办?」

「忘记说了,这个玩意的作用效果只有 24 个小时,过了期限就会……等等,你说你有超能力,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拿来对付他们?你的能力是什么?」

色狼驱散スケベ退散~」

少女右手握拳轻轻敲了敲脑袋,闭上左眼吐舌,做出了「てへぺろ」的可爱动作。

然后我一手刀劈在了她的头上。

「好了反正你肯定是个经常被坏人缠上运气明明差到家却总是莫名得救的笨蛋吧!既然都这么说了,你想怎么样?」

「保护我一天!」

「……行。」

我在满口答应下来的同时,又想到了一个头疼的问题。

因为我下一个要去执行的任务所在的地点,并不在这座城市里。


我的名字是云洋砂海くもよう すなみ,今年 16 岁,高一生,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妹妹,她叫云洋砂奈美くもよう すなみ

但是,我跟她已经两年多没有见面了。

两年前的某个晚上,我做了一个至今难忘的梦。在梦中,四处是无尽的沙漠和黑夜,我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踏步着,突然间,暴风怒号,黄沙四起,黑云在夜空汇聚,转而演变成了滚滚的落雷和骤雨。

我从未见过如此浩大而奇诡的自然现象,当我反应过来,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沙尘暴已经不由分说地降临了。我始终没有采取任何前进以外的行动,因为我在那沙尘暴和雷阵雨的中心,竟看到了孤身一人的砂奈美。

我扯破嗓子呼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我拼命向前奔跑,却完全没法靠近。

她注意到了我。

正当我破颜而笑时,赫然注意到砂奈美的眼中噙着感伤与诀别的泪水。即使如此,她依然带着一丝笑颜,轻声吐出了一串字符:

「再见,哥哥……」

我醒了,脸上淌着两行热泪。

身旁的妹妹不见了。

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

我回忆起了梦中的景象,想起东瀛外的那片沙海。

只身前往探险。

遇难。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座茶馆里,身旁守候着一位女性,她这么对我说:

「做我的学生吧,我有找到你妹妹的办法。」

……

脑海中不自觉地回忆起了往事,至今还是感慨万分。

那个救了我的人,就是我现在的老师森谷雪绘もりや ゆきえ,虽说某些地方的确有些残念,但还是这两年来给予过我最大帮助的人,说不感谢她那是不可能的。

逆境中的生存手段,待人接物的本领,以及应对幻现者时的格斗技与战斗能力,都是我在遇到她之前所不曾被传授的知识。如果说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温柔的邻家大姐姐,那么在我看来,如今的她绝对配得上老师这个称谓。

顺带一提,由于我只是一名无能力的普通人,所以那最后一条便显得尤为重要了。

我乘坐电车离开东瀛,回到了设立在沙海边缘的茶馆。

「诶?我不要!不待在云洋哥哥身边会让我很不安!而且你要是一走就不回来了怎么办?让我独守空房吗?」

「虽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但事情根本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啊!」

差点忘了身边还有这个「必须保护她一天」的家伙,失策了。

「我接下来可是要前往沙海深处救人,危险指数完全不是被不良少年缠上那种低级别的好吗?所以还是好好在茶馆待一会儿——可恶忘了今天老师有事不在,那不如你去陪楼上的山吹妹妹玩会儿?」

「不要就是不要!倒不如说有我跟着云洋哥哥说不定会更轻松哦?」

「你指哪方面……?」

「当然是救人啦。难道你忘了我的能力是『色狼驱散』了吗?」

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等,你下一句该不会是……不是色狼反而会被你吸引?」

「云洋哥哥好聪明!」

又给了她一手刀。

总而言之……短时间内想甩掉她是不可能了。倒不如还是把她留在身边比较安心。

「你想跟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需要事先做好足够的觉悟哦?在沙海那种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你这种小女孩恐怕……」

「没事,我相信只要有危险,云洋哥哥一定又会拼了命地来救我的!」

糟糕,这家伙怎么回事……总是说出那么可爱的话。

「行吧……等一下,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名字的?」

「咦?难道云洋哥哥对自己的耳机会漏音没自觉吗?」

「……森谷老师,明天就给我换个新的。」

//「了解。不过云洋,你总算有出息了啊,不枉我对你多年……」

「连你也?!」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那么残念……

我在准备好两人份的防护装备以及一些如生命钢索的急救道具后,带上兴致异常高昂的少女,徒步向沙海深处走去。

好像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算了,等把那个人救出来再问吧。

据说。

这是个存在与否将会极大影响世界格局的人。

据说。

这是个只要普通挥挥手就能造成极大破坏,双眼能看到过去的人。

据说。

这是个和我有着极其相似的经历的人。

——

狂风大作,黄沙四起,像是刀刃般切割着我身体的每一处。

少女紧紧地抱着我的手臂,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同时,最大限度地靠近着前方的流沙区域。

在那里。

我们驻足于此,将目光投向正被流沙吞噬的那具身体。

将钢索全力抛出后,我像是在吟唱般慢慢说道:

「你就是,能够改变世界的人么。」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