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

  • 25 阅读
  • 4084 字
下一章

(好柔和的光线……这是哪里?)

全身上下传来阵阵暖意,额头似乎也被浸了温水的毛巾所覆盖了。他想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连这么做的力气都提不上来。

保持着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的少年,凭借着仅有的思绪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他出于某种原因来到了沙海,却完全迷失了方向而深陷流沙之中。本以为就会因此丧生的少年,却在游离的目光间捕捉到了他人的身影。

是来拯救自己的人吗。

他脑海中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这种想法。

这并不是什么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姑且不论附近绝不可能再有其他遇难的人,对于人类本身而言,就理所当然地存在一种以自身利益为优先的心理。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无论是谁,只要是在经历了痛苦与绝望之后的世界里,哪怕碰到一个靠近自己的陌生人,都会在心里暗自祈祷他就是来拯救自己的英雄吧?

事实证明少年并没有猜错。

被以照顾到伤员感受而调整得十分恰当的力气扶起,顶着沙暴与骤雨一路护着来到温暖的房间,还得到了即使作为遇难者来接受都过分体贴的优待,这些都是坐在旁边守候着躺在被褥里的少年的另一个人所给予的。

愧疚。

或许是出自这种无比愧疚的心理,让他再也没法继续安然地躺下去了。

「你醒了?」

他缓缓睁开双眼,取代了视野中无尽的黑暗的,是能够让人产生安心感的灰色天花板。

一直坐在附近的书桌前自习的云洋注意到他,连忙走了过来。

「这里是……」

微光茶馆びかりや,就设立在沙海边缘。来,这个给你——」

「谢谢。」

少年撑起身子,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热毛巾,简单地擦了擦身上的汗。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还有,你究竟是……」

「啊,是这样的。我从我老师那里得到了有人在沙海遇难的情报,所以动身前去的时候,发现你正好要被流沙吞噬,就把你救出来带到了这里。我的话叫云洋砂海,你呢?」

「这样吗,虽然非常感谢你,但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海里了……不仅如此,我好像。」

「好像?」

「连自己都忘了是谁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也就是说,失忆吗。」

少年点了点头,将消沉的目光瞥向角落。

「不仅在那种环境恶劣的地方失去意识,就连自己的记忆也……这样,我问问老师,说不定她知道些什么。」

「老师?说起来,你刚刚也有提到……」

话音未落,云洋就摘下一直戴着的耳机,递过来说:

「事情好办了,她好像有话要对你说。」

就目前来看,「老师」这个人大概是类似云洋的上司或是说字面意义上的师长这类人物吧。虽说如此,少年对接触她还是心怀不安。

如此想着,他接过耳机,试着与对面建立通讯。

//「御守,我知道你在听。」

他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下一瞬,向云洋抛去疑惑的目光。

//「既然选择放弃至今为止的这一切,会带来什么后果也不必我多说了。虽然我尊重你的选择,但并不代表我会帮你收拾完所有的烂摊子,毕竟和你牵扯的人事实在太多太多。还是说,你打算用你自己的方式来改变这一切?」

「不,所以说。」

对方的单方面发言戛然而止,没等他提出疑问,就这样自顾自地中断了通讯。

「她跟你说了什么?」

「一大段听不懂的话,感觉根本就是在和另一个人——」

刹那间,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顿了顿,勉强才活络起来的气氛一下子沉静了下去。

「原来如此,另一个人吗……」

「你这是。」

随后,他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般闭了闭眼,开口说道:

「什么『放弃至今为止的这一切』,什么『后果』『烂摊子』,简直就像是谁擅自地决定了非常严重的事情,结果自己却拍拍屁股走人了一样。」

「——」

云洋并不是没有听到森谷说了些什么,正因此他才对少年的这副反应感到困惑。

「那话的确是对我说的,只不过不是『这个我』而已。呵呵,我就说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失忆……」

「喂,御守,你冷静点!」

尽管不清楚这背后的缘由,云洋还是出面制止了少年继续消极下去。

他又试着诘问耳机对面的森谷,对方却完全没有要解释现状的样子。

「这我知道,只不过是正视自己的存在意义罢了。你刚才叫我什么?」

「御守……这副耳机有点漏音,所以听到后就试着这么叫了。」

「原来如此,护身符,御守吗……这样也行。对了,现在心情稍微有点复杂,我能出去走走吗?」

御守抬起头,透过几乎盖过双眸的刘海,与云洋四目相对。

「只是茶馆内的话请随意,但外出不要太远,毕竟即使是沙海边缘也还是算荒郊野外的,现在也已经夜深了的样子。」

「麻烦了。」


夜色渐深,清冷的月光越过围栏,静静洒在饮茶的竹席上,照亮了一隅黑暗。

这里虽然是二楼,但为了满足客人的需求,在靠南一侧也安置了不少的席座,并以约两层高的台阶与后排的房间形成隔断。想来应该是设计成了需要换室内鞋的样式吧,为了维持这静谧的气氛,御守特意没有开灯,而是借着微光找到了一双供客人使用的棉拖。

「如果不是以这种身份来到这里,我或许还真的想现在就体验一下——」

鞋子脱到一半,扶着墙面的手莫名打滑,御守一个趔趄,「品茶」两个字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没说出口。等到调整好姿势,规规矩矩地穿上棉拖后,一时心血来潮的自言自语也就没了下文。

和自己说话能缓解压抑的情绪,这对御守来说也不例外。但反过来讲,要是连这都搞砸,心情就只会变得更加糟糕了。

他沉下脸,寻找着一个能解决急性生理需求的房间。顺带一提,这才是他提出要「出来走走」的目的。

「失忆吗。」

从来都只是听说发生在别人身上,而现在却降临到自己身边,接受起来肯定是需要时间的。但既然失去了记忆,那么对这份「听说」的想法又是从何而来呢,他搞不懂。

「要是能从云洋的老师那里获取更多情报就好了,不过从她一副神神秘秘的语气来看,也不像是问什么就会回答什么的样子……」

虽然楼梯就在附近,但御守没有选择下楼,而是就近找到了位于走廊另一头,以磨砂门作为标志的房间。迫于生理压力,他根本没有考虑有没有其他人正在使用的可能性,以至于没能及时认识到这么草率地闯入他人的浴室是有多么危险。

当然,非要说的话,这也只能怪御守没有看到浴室上挂着怎样的字牌了。

哗啦啦——

洁白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淋浴头缓缓喷射出清澈的水流,顺着被月光勾勒出完美弧线的少女胴体淅淅而下。

少女柔顺的长发浸着温水,宛若瀑布般倾泻至腰部,极力主张着少女的存在。她的身上一丝不挂,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透出健康的粉红色。而位于上半身决定性地组成了少女身体线条的部位,也在微微隆起的状态下诉说着少女已经进入成长期的年龄了这件事实。

比起御守,少女稍慢一拍才注意到对方,倒映着星空的双眸先是闪过一丝惊慌,随后脸颊一下子染上了羞涩的桃红色,失声道:

「为为为为为什么会有不认识的男人在?!」

丝毫不给御守反应的时间,少女拾起浴巾迅速挡住早就被看光的重要部位,一把扑倒正要逃离现场的御守,把他按在顺势关了的门上。

「我什么也没看见!」

「你觉得狡辩有用吗?!事到如今还——」

御守的慌张程度丝毫不亚于眼前的少女,不谈是出于自己失误闯入这个原因,光论结果的话,意外地大饱眼福了一瞬间的他,对没能及时逃出去而后悔不已。

但是,少女的声音却像是卡带了一般,直到她意识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实。

「御守前辈?为什么你会……」

听到对方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御守先是很明显地愣了片刻,下意识地支了支身子,突然感受到脖子处传来一阵锐物舔舐的冰凉触感。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少女正将一把散发着星光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你冷静一点……!」

原来如此,是随身携带了防身武器才这么有把握地第一时间做出了封锁住自己行动的决定么。

令人吃惊的是,这把匕首散发着紫色的星光,倒不如说其本身就是由星光铸成的。借着这微弱的光线,御守勉强看清了少女的面貌。

「你让风铃铃ふりりん怎么冷静得下来……你明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可恶,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少女像是要哭出来一样,双眼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但她只是强忍着泪水,为此咬紧嘴唇,脸颊也变得通红,这让她看起来更加地楚楚动人。

「你就不能先松开手听我解释——」

见少女丝毫没有停下手中动作的意思,御守急忙腾出撑在地上的手挡住匕首。而出乎意料的是,就在他右手接触匕首的瞬间,预想中的流血事件不但没有发生,反倒是匕首本身突然瓦解,化为一片星芒消散在了空中。

下一刻。

仿佛熔岩爆发一般,紫色的暗流从少女的身后喷射而出,迅速在整个浴室扩散开来。地砖、墙壁、天花板,都像是涂了一层喷绘般被夜空所覆盖,破碎的星辰散发出绚丽的色彩,包裹在混沌的黑暗之下,让人压倒性地产生稍微注视几秒就会被吞噬殆尽的错觉。

仅仅短暂到不过眨了眨眼,却像是一下子坠入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冰冷而绝望。

「怎么会变成这样?!」

作为异变的源头,少女反而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沉默地把头压得更低,泪水止不住地迸出眼眶,啪嗒啪嗒地滴在御守的身上。

而藉由她俯身的动作,御守猛然目睹到了将事态往更加严重的方向引导的一幕。

「——糟糕,结界要往窗外扩散了!」

他最终决定舍弃照顾少女感受的想法,将力量集中在手心,一把推开了锁住他的少女。

或许是源头在动摇吧,随着少女的起身与跌倒,紫色暗流随即失去了凝聚态,眨眼间便溶解在了空气中。以此为契机,覆盖在整个浴室表面的星空喷绘也开始迅速变淡,不出多久就化为了一片虚无的幻影。

这一切来去如风,甚至让人觉得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御守当然不给少女反抗的机会,他趁机扑上前去,紧紧按住对方的手腕,将少女锁在了自己的身下。

「喂,山吹,你快告诉我怎么回事!为什么夜空结界会突然发生崩坏?!」

「……」

当然得不到回答。

并不是因为问得莫名其妙,也不是因为问题本身很难回答,更不是因为他提出了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名字。

现在的少女,肯定在想御守真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吧,要是他能别再这么迟钝就好了。

直到注意到少女红到耳根的脸颊,以及噙在眼角闪闪发光的眼泪,御守才终于有意识地仔细打量了一遍对方。

柔软的皮肤白里透红,双眸恍若星辰大海般透澈,纤巧的鼻翼随着呼吸微微扇动,像两片樱花瓣一般的嘴唇吹着热气。

不论是远观还是近赏,少女清纯可爱的模样都让御守移不开目光。

「别再……往下看了……」

怎么可能拦得住。

再往下,浴巾早就不见了,或许是刚才推倒的时候就掉到哪去了吧。

「呜呜呜……」

少女的双丘像布丁一样微微颤动,而在上面挺立着的桃红色——

被挡住了。

是恍惚间松了一只手的缘故吗。

比起这个,少女终于控制不住恼羞成怒的情绪,拼命大喊道:

「前辈这个——笨蛋!!!!!!!」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