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4

  • 9 阅读
  • 4047 字
下一章

「好轻!?」

凝视着怀中的少女,御守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感叹。与其说是山吹比一般的女孩子要轻很多,倒不如说根本就和羽毛的重量没什么两样。

「这就是『天鹅座』哦?顾名思义,能让身体变得轻飘飘的~」

「原来如此,是通过改变浮力来实现的吗。但这还只是 88 星座中的一个,也就是说……」

「没错,前辈再看那边。」

御守将目光投向山吹指着的窗台处,周围的空间随之暗自浮动起来,像是什么光线在慢慢凝聚般,一条蓝色的透明小鱼在月光的洗礼下款款而入,静静地飘浮在两人的身边。

「这也是星光……?」

山吹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示意御守继续观察周围的变化。

随着小鱼的游动,微暗的房间中闪过道道晶莹的光,御守原以为是夜空结界造成的结果,仔细观察才发现那竟然是片片雨滴。室内微风渐起,窗帘在流动的空气中徐徐摆动,让人感到些许清凉。不仅如此,就连山吹的浴巾摆都像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影响般,以一种轻盈的姿态飘在空中。

「为什么室内会下雨?这样东西不会全部湿掉——」

话音未落,御守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然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这种雨水不仅没有和周围的物体发生交互,还制造了一片能让物体变轻的空间……虽然和『天鹅座』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再结合这只透明的星光小鱼,所以我猜这应该是——『双鱼座』,对吗?」

「非常正确~看来前辈虽然失忆了,但准确的判断力果然不用让风铃铃担心呢。不过如果非要说的话,小鱼只有一只,为什么前辈会觉得是双鱼座呢?」

山吹保持着躺在御守怀中的姿势,手指抵住脸颊歪歪头问道。

「那还用说吗,」

小鱼静静地游过两人对视的目光之间,雨点无声地拍打在山吹的肌肤上,溅起晶莹的水光。

「另一条鱼当然是——」

一阵凉凉的触感顺着山吹的指尖传来,默默感受了几秒后,御守按照她的手势闭上了嘴巴。

「这个答案,就请前辈暂时藏在心里吧~」

不知道是因为双鱼座的生效取代了天鹅座的力量还是什么原因,虽然比起一般人的体重还是很轻,但御守总感觉怀中这个少女的分量逐渐沉重了起来。

就像是对隐隐担心的事情有了消极的预感一般。

「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能力,风铃铃才被迫接受那个实验的。虽然并不是被完全当做实验品一样遭到非人的对待,但还是被冠以『变得更强』的名义进行了各种高强度的训练……风铃铃不是不知道他们很看重自己这种稀有的能力,但是这样的训练真的有效吗?风铃铃,完全没觉得自己有哪里变强过……」

「毕竟『琉璃星舞』根本就是需要和特定的星座建立羁绊才能实现的能力啊。」

「前辈,唯独对风铃铃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只、只是碰巧想起来罢了!……总之,对你的能力进行提升一定有他们所考虑到的利益在对吧?会不会实际上,他们只是想利用你既有的能力来实现一些靠他们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情?」

「前辈的意思是,『通过训练来变强』只是一个幌子吗?」

「如果靠单纯的训练没法得到有效的提升的话,不管是什么研究所都不会花这种冤枉钱的吧。」

「也就是说……啊,风铃铃想起来了,其实和风铃铃一起接受实验的还有一个——」

正说到关键的地方,山吹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看着怀中少女惊慌的表情,御守本以为又触碰到了她痛苦的回忆,但感觉气氛又有那么一些不同。

就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小千……是小千来了!」

「小千?」

御守正重复着陌生的人名,山吹轻盈地从他怀里跳了出来,缓缓落地后,她一边把御守推来推去,一边「不能让小千发现前辈!」,慌乱地自言自语了起来。

「慢点慢点!所以小千到底是——」

「『孔雀座』!风铃铃能用它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马上就注意到小千进茶馆了……总之前辈先躲起来再说!」

没有过问为什么要躲起来的必要,御守马上跟着山吹找起了能藏身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连她本人都这么不知所措,该不会实际上根本无处可藏吧——这样想着的时候,御守指了指床底说:

「这里大概可以……?」

「不行!不能躲那里!……糟了,已经上楼了?!衣、衣柜!前辈快躲衣柜里!」

「哈?」

『——风铃在吗?』

随着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一道女孩子的声音。

「前辈藏那里就对了!」

「不是,所以说为什么是衣柜——」

『好像有点吵……?是有其他人在里面吗?』

「快点啦!!」

直到注意到一直低着头的山吹有什么不对劲,御守才发现现在的她早就变得满脸通红了。

『我进来了哦?』

「呜喵?!」

到底是在床底藏了什么东西啊?躲衣柜里不是更糟糕吗?——这样的疑惑御守当然不能说出口,他任凭山吹娇小的双臂把他从房间的一头推到另一头,然后毫不犹豫地把他塞进了少女的衣柜里。

「唔!……」

视野一下子变得一片黑暗,仿佛整个人突然埋进了懒人沙发一般,御守感觉被什么柔软的布料包裹住了。

「咦?风铃,是准备换衣服吗?」

「没、没有!」

「可是你还裹着浴巾……是刚洗完澡吧?没事的,先换一身睡衣待会儿说话也会更方便嘛。」

听着外面的说话声,御守尽可能地不发出任何声响,寻找着最能贴合衣柜内狭窄的空间又能保持舒畅的姿势,而为此他就不得不接触山吹的各种衣物了。

(等等,这个是……)

抓到了像是缎带一样的细布条,下意识地用触觉探了探它的全貌后,在脑海中勾勒出轮廓的御守一时间并没有搞清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直到自己把两边的布条首尾相接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手里的这块布料到底有多糟糕。

(我现在没在局子里喝茶可真是万幸……)

「不用了啦,风铃铃保持这样就好……」

「那怎么可以!所谓浴巾这种东西,除了用在洗澡后擦干身子之外还有着非常重要的一个用途!」

「诶……?」

虽然不知道这个被山吹称作「小千」的到底是谁,但御守总感觉她要开始什么奇怪的演讲了。话虽如此,御守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驱散内心的浮躁,保持平常心,因为女孩子的衣柜里清香的气味实在让他感到有点不妙。

「哼哼——风铃难道不觉得穿浴巾是最能勾勒出身体线条的方式吗?」

「是那样……」

「而且会给人一种隔着浴巾就是少女一丝不挂的身体的感觉对吧?再加上浴巾本身就裹不太紧,还存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滑落的可能性……真是让人想想就觉得兴奋!!」

「小、小千!?」

(混蛋!禁止传教!)

御守险些就要闯出衣柜好好匡正那个女孩子糟糕的思想了,只可惜现在这个状态并不允许他随意暴露出去。

而且……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健全的男子高中生会拒绝和美少女的衣柜贴贴的。

「咳咳!我的意思是,风铃穿着浴巾的姿态要是不给喜欢的男孩子看就太浪费了啦。」

「喜、喜欢的男孩子!?」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而且穿着浴巾也不方便使用能力吧?」

「那倒是……呜呜……」

(说起来,穿着浴巾的山吹还真的挺可爱的不是吗。能完整露出洁白的肩部和脖颈,对关键部位的遮盖也恰到好处,明明是这种涩气满满的设定,却反而只让人感受到她的可爱……不对不对!)

御守猛地晃了晃头,差点就陷入奇怪的幻想里去了。为了获取更多的情报,还得继续听她们讲话才行。虽然偷听的确有点不地道……但这并不是他能选择的就是了。

「那我先背过去,等你换好再叫我哦?」

「……」

虽然没有听到山吹的回答,但应该还是艰难地答应了吧。毕竟这可不是简简单单打开衣柜换好衣服就能解决的状况。

(等等。)

(刚才我好像一直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考虑问题的。)

(然而躲在衣柜里妨碍事情的不就是我?!)

还没等御守抓到什么能遮挡视线的东西,一道光线就在眼前缓缓透过门缝射入了昏暗的衣柜中,看样子是开灯了。

「晚上好。」

御守压低了分贝向泫然欲泣的山吹打招呼,但并没有缓解尴尬的局面。

「……把……闭上……」

「什么?」

「所以说,把眼睛闭上!……」

『怎么了怎么了?』

被称作「小千」的少女冷不防地转过身来,山吹赶紧把衣柜又关了回去。

「什么也没有!不要在意!」

「诶~?难道说,风铃要穿什么非常不得了的内衣吗?」

「才没有那种事……」

「嘿嘿,反正来都来了,就让我帮你穿怎么样?」

「诶!?」

(坏了…)

就算拼命思考着怎样才能不暴露,那也是御守怎么努力也没法改变的事实了。他放平了心态,开始编起了能让局面不那么尴尬的台词。

「风铃什么也不用担心,就让我从头到脚好好地把你——」

「所以说不用了!!风铃铃自己一个人来就可以!!」

与此同时,响起了似乎是拉窗帘的声音。

(安静了……?)

御守回想起了这个卧室的构造,那应该是作为更衣室的门帘所使用的吧。

「真是的,风铃也有着不少纤细的地方嘛。」

「就算被你这么说,风铃铃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外面的形势似乎有所转变,但是御守的危机却仍然没有散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山吹不得不对着自己解开浴巾,然后遮住一览无余的身子,撇开视线用娇羞的口吻对着自己说「前辈,帮我拿一下那件衣服」的模样。虽然肯定会被要求「闭上眼睛绝对不准看」什么的,但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就这么近距离地站在他面前的事实却是怎样也改变不了的。

「山吹,今晚就穿这件——唔!?……」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对方什么时候开的门,就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整个套住了头。在一阵呼吸困难和费力挣扎后,还没等他提出「胖次的缎带就让我来帮你系吧!」就被重重地关上了门。

(可恶,竟然还留了这一手!)

御守脱下元凶针织帽后,感觉整张脸都被毛蹭得火辣辣的。

「啊,这件衣服好可爱!」

「嗯……也就那样啦……」

「这哪是『也就那样』的级别呀,先不说这吊带碎花长裙的样式就很适合你,连这件衣服的颜色都……」

(开始女孩子的话题了吗,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虽然并没有地方可以回避,但御守还是努力切换到了冥想状态。

(连有朋友要来都没考虑到就先把我拉进房间了吗……)

山吹不讲理的态度让他稍微有点受伤,不过自己也没有特地去谴责的资格就是了,反而是允许了他什么也不用道歉的未来才更不能令人接受。实际上,如果能被山吹直接踩在脚下当做惩罚,要比给她揉脚更能让御守兴奋也说不定。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现在应该保持平常心才对!平常心,平常心……说起来,为什么她说是用「孔雀座」看到有人进来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象征意义……难道是传说?星座神话之类的。如果是孔雀座的话,记得是赫尔墨斯吹笛催眠了百眼怪,然后趁机把它杀死救出伊娥后,赫拉把百眼怪的 100 只眼睛全部放在伊娥身边的孔雀尾巴上的故事……原来如此,是借用了这个典故啊。等等,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好困……)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