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6

  • 9 阅读
  • 3592 字
下一章

「……。」

茶馆一楼的柜台前,御守半坐在椅子上捣鼓着茶具。

如果说昨晚给山吹揉脚的天赋是巧合的话,那现在就是无论如何都没法用碰巧来含糊过去的情况了。

「意外地好喝!难道你之前是什么隐居在大山里的茶道大师吗?!」

「反而是我才觉得奇怪……明明只不过是把茶叶和热水简单地混合在一起搅拌而已,这种程度你也能做到吧?」

四季的脸在雾气中逐渐浮现出来,冒着星星眼的表情显得格外兴奋。

「一脸余裕地在说些什么啊,御守大师?要知道就算是最简单的擦碗也会出现一边能把陶瓷擦出光,而另一边却越擦越脏的状况好吗!」

「那完全是两回事……」

「不瞒你说,就在刚刚我还亲自泡了两杯,要来试……尝一尝味道吗?」

御守摆出不信邪的表情,看着四季不知道从哪里端出了一盘围成一圈的热茶。

「已经做好给客人端上的准备了吗……」

他当然不相信同样的茶叶会泡出完全不一样的口味,拿起一杯就往嘴里倒去。

「噗——!!」

四季就像提前做好准备一样躲开了。

「这是什么啊!?墨汁吗?苦瓜水吗?好涩!这和茶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造物了吧?!」

「所以我才说人与人之间是有差距的啦!」

御守一口气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了最大,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输出反常识言论的不可思议少女,脑子里塞满了「不是我泡得好,而是你泡得太烂了」的想法。

(说不定她……是个料理白痴!)

「啊,好像有客人要来了,你去招待一下,我先收拾收拾!」

「咦,原来这种地方真的会有客人来吗。」

正如字面意思,这座名为「微光茶馆」的建筑物所在的沙海是一片被黄沙覆盖的、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在他刚下楼的时候,试着出门往后望了一眼,除了不远处横穿荒漠的电车轨道和附近稀疏的树林外,能被称作房屋的确确实实只有茶馆一座了。

正因如此,他才对这种地方也会有客人到访而感到疑惑。不如说,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开设茶馆也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题。

不过既然被委托了照看店面的任务,作为有恩于这家茶馆的御守,还是好好为服务客人做起了准备。

「欢迎光临,请问……」

御守呆住了,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好像没人告诉他作为茶馆的服务员应该用怎样的招待语迎接客人。新人手册呢?倒是拿给我看看啊。而且这座茶馆都有哪些种类的茶?我应该去哪个柜子取茶叶?除了卖茶水还有餐饮服务吗?菜单呢?厨师呢?

他陷入了临场才开始整理状况、结果因为情报不足而变得手足无措的境地,一时间忘了怎么说话。

「不,不需要,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

御守这才注意到客人的相貌。橘红色的短发,炯炯有神的目光,还有不是穿、而是披在身上的外套,看上去像是什么学校的校服。完全就是一副热血少年的模样。

「对,很急!……不,或者说非找到不可,因为——」

「您先坐,我去叫人来。」

「啊好。」

「先喝茶。」

「谢谢。」

被招呼到客桌上的少年大口喝着茶,然后「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啊!?墨汁吗?苦瓜水吗?好涩!这真的是你们茶馆泡出来的东西吗?!」

「啊,端错了,那好像是四季的——」

「喂!你把人家的失败品给谁喝了啊?还有你们为什么能那么轻易地对本四季大人亲手泡的茶作出那种评价啊?!」

糟糕,这个家伙又开始暴走了。御守的背后受到了来自四季大人没完没了的重击伤害。

「——停!不对!!我不是来做这种事的!!!你们认识蝶羽千印ちょうわ ちるこ吗?知道她在哪里吗?」

少年双手撑在桌子上探出身子,眼神突然严肃起来。

「就算你问我也……怎么说,和这家茶馆有关的两个人都不在,四季你知道吗?」

被这么一问,四季连忙摇头:

「非要说的话,其实我也刚来茶馆不久,别说那个叫蝶羽千印的人了,就连店长都没见过。」

「真没用啊。」

「这话唯独你最没资格说!」

橘红发少年失望地低下了头,嘴里念叨着什么「这下要完了」之类的话。

「呃,这么严重吗?等等,蝶羽千印……总感觉有什么印象。千印……小千?」

「你是说昨晚那个人?」

「那山吹或许?!」

「——怎么了?一大早就这么吵……」

听到一道不属于在场的三个人的声音,大家齐刷刷地把目光聚焦到了楼梯上。

在那里,一位穿着浅黄色吊带碎花裙的少女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下来。

「呜喵!?」

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害怕的东西一般,突然躲进了楼梯后面,探出小脑袋偷偷看向这边。

(是自己害羞的模样被别人看到了吗?不对,明明昨天只裹着条浴巾都没不敢出现在我面前。同为女孩子的四季的话,也没有什么非躲不可的必要。那应该就是——)

不约而同地,御守和四季把目光投向了少年。

「诶,我吗?」


「正如你们所见,我的名字叫赤岛晴川あかしま はるかわ。」

少年亮出名为「蝴蝶通行证」的蓝色卡片,向大家展示了他的身份。

「因为一些原因,我找蝶羽小姐有急事,听说她来过这里后,就马上赶了过来。」

「急事是?」

「这个就……」

值得一提的是,山吹一下楼就躲到了御守身后,像小动物一样观察着眼前的陌生人。

「不用说也没事,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山吹,你知道些什么吗?」

「呜……」

似乎不是很想回答。不,更像是在怕着什么。

(和昨晚的感觉差距好大!她的性格真的是这样的吗?)

御守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四季,对方一下子撇开头吹起了口哨。

「这家伙……」

「你和小千…是怎么认识的…?」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山吹突然轻声地开了口。

「啊,这个的话……说来话长,我是和她打了一架才认识的。」

「打了一架!?」

御守呛了个半死,但山吹比起惊讶,只是微微皱着眉头抿嘴,像是在等待下文。

虽然手还是抓着御守的衣服没松开。

「喂,你也是男人吧?那种碰到实力相当的对手,想和她一决胜负的心情你一定能懂的对吧!?」

「你是哪个国家的战斗民族啊?」

「啊,顺带一提,我并不是和谁都想一决胜负的。实不相瞒,我憧憬着一名学姐,但我的能力一直得不到她的认可。直到不久前,在一次练习中偶然失误攻击到蝶羽小姐的时候,发现她竟然和学姐的超能力一模一样!所以才给她下了决斗状。」

「然后呢?」

「然后很激烈地打了一架。」

「很激烈……我姑且问一下,你的能力是?」

「火,通用能力名叫做『炽热火羽(Heat Feather)』。」

他大概能想象到发生什么了。

「难怪小千那天说什么有个莫名其妙的人上来就攻击她,把她衣服都烧坏了……」

山吹在御守背后念了两句。

「啊,就是那件事!我就是为那件事来道歉的!」

「道歉,有必要马上非找到人不可吗……我觉得你其实不用这么急——」

「急啊,当然急了!人家现在说不定很困扰,我必须马上找到她当面道歉才行!如果有必要的话让我为她做什么也是可以的!」

不愧是热血少年,做什么事都那么上心且上头。

与之相对地,御守感觉到攥着自己衣服的小手越捏越紧了。

「其实小千她,现在就在和麻烦缠斗着……」

「麻烦?」

「就是『回廊波动』啦,她听说风铃铃总是被坏人欺负后,一个人跑去主动找他们算账了。」

山吹看向一旁摆弄着茶具的四季,对方一下子领会了她的意思,接过话题说道:

「这个昨天云洋哥哥也和我讲过。据说是一群念力系的人凑在一起到处搞破坏,又像是在谋划着什么一样暗中聚集的样子。实际上我也是因为他们而遇上了麻烦,然后碰巧被云洋哥哥救了之后才来到这里的。」

御守皱着眉头,在脑海里整理现状。

(又是和这个都市传说有关吗……)

「小千现在就是为了阻止这些人的暗中行动而战斗着,所以如果你要找她的话……」

「果然如此吗,正义的使者……啊啊,燃起来了!」

「喂。」

看着赤岛擅自联想起了什么奇怪的剧情,御守赶紧在他面前摆手阻止。

「不过,如果没有特定地点的话,那么大个东瀛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啊。」

「如果你能帮上小千的忙,风铃铃也不是不能带你去。」

咦,要出门吗。

比起御守,宽松白衣少女好像是更惊讶的那位。

「等等,你的意思是要一个人跟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去东瀛里吗?说到底他的话能不能信都是问题……」

「当然不是一个人了,前辈也去。」

「我?」

……失算了,应该做好惊讶的准备的。御守不是没猜到会变成这个结果,只是身体好像又本能地逃避了起来。

「不不不,难道说你们要把四季大人一个人丢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吗!?」

「你也一起去不就好了。哦对,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过这座茶馆好像一定要有人营业才行啊。你说是吧,四季大人?」

「咕奴奴奴……!我不要!!在云洋哥哥之后,就连你们都要丢下我吗!!!」

「不,所以说」

说起来,冷静下来一想的话,除开姑且算客人的赤岛外,在场的三个人都是被云洋他们救下来的。就这样擅自走掉把店面留给他们来处理真的没关系吗?虽然不知道山吹在这里住了多久,但看上去也不像能熟练招待来客的样子,料理白痴的四季、失忆者的御守就更不用说了。

(总感觉哪里有点奇怪……)

「而且,风铃铃本来就打算去找小千。」

听到这句话,御守终于摸清了云洋的用意。或者说,事情本身也是最该往这个方向发展的。

既然昨晚都发生那种事了,在山吹暴露了藏身之地的当下,再躲在这里真的安全吗?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比起继续停驻在原地,成为移动的目标才是规避敌人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真的吗……?太好了!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

「诶,我的意见呢?!」

三人无视了大呼小叫的四季,绕开她走了出去。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