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7

  • 8 阅读
  • 3843 字
下一章

这是一座被命名为蝴蝶岛(Butterfly Island)的巨大蝴蝶形岛屿,位于太平洋东海北部约 126ºE, 31ºN 处的地方。

有传言说,蝴蝶岛是由一次不可预测的板块挤压运动形成的。上个世纪末,太平洋板块的震动突然变得异常强烈,在最严重的一段时期势不可挡地撞向了亚欧板块,地震连连,海啸不断。灾难期间,东海北部集中受压,迅速抬升,最终形成了一个蝴蝶形的巨岛。这种说法被相关学术界很激烈地驳倒了,原因是蝴蝶岛根本没有位于板块边界上,而短时间内生成如此巨大的一座岛屿更是痴人说梦。

有传言说,蝴蝶岛实际上应该叫做海龟岛,是由一只巨大的海龟漂流到此形成的岛屿。虽说很胡来,但曾经还是有人为了印证这种说法而大面积掘地,但最后自然是什么也没发现。

也有传言说,这是只背着蝴蝶的海龟,偶尔发生的地震和海啸是蝴蝶在扇动翅膀,而只在北海上发生过目击事件的水怪则是海龟探出的脑袋。这种说法不无它的道理——在根本无法证伪后,有人反复比划着蝴蝶的形状如此说道。

而无论它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传言,最后都脱离不了一个关键词。

「突然出现的岛屿」。

毫无预兆地、不可预测地、难以观测地。

仿佛一只蝴蝶偶然停在水面上,然后舒羽入睡了一般。

仿佛一只海龟在黑夜中漂流着,然后伏身长眠了一般。

被岛屿覆盖了航线的船只、为了预测天气而发射的卫星,谁都没有丝毫关于这座岛屿何时出现、如何出现、以怎样的姿态出现的情报。

直到它被第一个踏上这座岛屿的人所发现的时候,它才真正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

「前辈,你就那么喜欢这种观光车上随处可见的小读本吗?如果只是《蝴蝶岛旧闻》这种程度的故事,风铃铃也可以说给你听哦。」

「我也不是非听不可……说到底,为什么我们会坐着观光车啊!」

虽然谈不上拥挤,但还是因为满员而靠在一排的三个人,正搭乘着大型观光车在东瀛的街道上欣赏风景。

「还不是因为前辈连蝴蝶通行证都没有,被押在电车站口不让进!要不是可以假装旅客从近江进来的话,这趟路大家都白走了。」

顺带一提,近江おうみ是东瀛北部地区的名字,以环境优美著称,有着冲浪海滩、主题公园等旅游景点以及各式各样的高级公寓。而这辆观光车所参与的正在绝赞举办中的大型观光活动正是围绕近江各处的著名景点所展开的。

拜它所赐,即使是不被承认进入的外来旅客也得到了以观光为由而进入东瀛的机会,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恰巧碰上了好时机。

「失忆还弄丢了东西真是抱歉啊。」

坐在一旁的橘红发少年赤岛晴川双手环胸,闭着眼认真地点了点头。

想来东瀛的身份检测系统是会优先扫描「梦镜回廊」来进行判定的,既然御守没有因此通过,说明自己果然不是东瀛的居民吗……

(还是说,因为没有「梦镜回廊」才导致判定失败的?)

没有「梦镜回廊」,也就意味着没有能力。

虽然昨晚自己像开玩笑一般让小混混们的攻击全扑了个空,但他现在丝毫回想不起当时身上到底是什么感觉。

就连「感觉力量在涌现」这种程度的事情都没法凭借自己的意志做到。

(难道是失忆之后,能力也跟着慢慢消失了?)

想不通,那只能不去想。

御守晃了晃脑袋,暂时压下内心的困惑,把注意力集中到更重要的地方。

作为观光车上的旅客,他们在各种方面都会受到限制。而最根本的一点,不能擅自离队正是他们最需要克服的。

「听好了,」

对此,赤岛晴川如此说道。

「在观光车开到下个主题公园前的路口时,会有一群不良少年出来捣乱,针对的就是这班车辆。等到那时候你们就趁乱逃走。」

他们并不是临时想到才打算搭观光车的。或者说,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是赤岛提出来的。

「那你呢?」

「我就留下来充当见义勇为的角色啦,告诉我待会儿在哪里集合吧。」

「Froslass Paradise……清水的一家冷饮店。风铃铃经常去那里。」

山吹看着车外,只用背影和对方说话。

「雪妖女和伊甸园吗……还真是一对相当有冲击力的组合啊。」

「我知道了。」

「不吐槽吗!」

不过话说回来,他怎么会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不良少年专挑他们这班观光车搞破坏呢?虽然根据本人所说,为能够顺利找到蝶羽千印这号人而做了充足的事前调查,但这不管怎么说也太巧了些。

偶然被关卡拦下,偶然碰上观光活动,偶然有不良出没。

简直就像是专门为御守设计好的道路一样。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

「呀——」

观光车突然发生了一阵猛烈的颠簸,山吹下意识地抱住了御守的手臂。察觉到异状后,乘客们开始恐慌了起来。

爆胎了。

「这是……?!」

不仅如此,街道上的车辆、售货摊、垃圾箱之类的一切东西都像是被什么力量托起来了一般,以一种诡异的运动方式悬到了空中。

御守他们乘坐的观光车也不例外。

「他们已经来了……果然和你们之前所说的不安的事情有关系吗。」

街道上一时间变得骚乱起来,整洁的路面因为四散的垃圾而变得脏乱不堪,无辜市民的尖叫不绝于耳。

因为稍稍发生了倾斜,坐在右排的三人不约而同地向车外倒去,好在御守及时一手抓住前排座位,一手抱住山吹才避免了事故的发生。

「御、御守前辈……!?」

不好意思,你还是稍微忍着点吧。

不知道碰到了哪里的御守这么心想着,同时借这个机会观察着街道上的动静。

「糟糕,错过跳车的最好机会了。以现在这个高度恐怕……」

「救命啊啊啊啊啊!」

「?!」

一直没关注其他乘客的御守猛然注意到后排有人半个身子翻出了窗外,他正焦急着腾不出手去抓住那个人之时,头顶突然飞出了一道身影。

(他这是要跳窗救人!?不不不这也太危险了,现在少说也有三层楼那么高,别那么轻易地送死啊赤岛!)

「你——」

正当他喊出第一声的时候,腾空的少年的背后像是张开了一对巨大的羽翼一般燃起了熊熊烈火。下一秒,赤岛在空中高速回旋,借着燃烧的羽翼拍打地面的力量飞向空中,在乘客就要掉下去的瞬间稳稳地用手接了个正着。

「炽热火羽」。如同字面意思一般,赤岛晴川用火焰制造了一双能让他像烈鹰一样在空中飞翔的翅膀,并借此拯救了一名即将坠车的可怜的乘客。

虽然很想确认一下赤岛是否安全着陆了,但御守他们还面临着更加紧迫的威胁。

让车辆悬空之后该怎么办?就这么完了吗?当然不可能。

咣!!!!!!!一辆、两辆,原本悬在空中的汽车就这么笔直地坠落了下去,然后重重摔在地面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巨响。

「他们这是想杀人吗!?这已经不能算是简单的社会骚扰事件,甚至可以叫做恐怖袭击了吧!!」

「前辈先别急,目前坠地的车辆上都是没有人的,而且附近的行人也已经跑光了的样子。」

「话是这么说……」

冷静下来观察的话,似乎并没有看到实际伤亡情况的出现。

他们到底是想搞什么?为什么只有这车的人被吊起来了?

同车的乘客虽然惨叫的惨叫,吓哭的吓哭,倒是因为刚才有人险些摔下车而没有一个人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在一阵死寂过后,从四面八方不断地飞来塑料罐、废纸箱之类的垃圾,但都被赤岛的火翼尽数击飞。御守调整位置再探向车外后,才看到赤岛站立的姿势就像是和什么人对峙着一样。

「……我们被当成人质了。」

「人质?」

「而且对方很明显是冲着赤岛来的。这家伙,果然在瞒着我们什么吗。」

「对了,既然这样……」

山吹歪了歪头,做出想到了什么的动作。

另一边,从街道外陆陆续续赶来一群穿着制服的人,各自做着疏散行人和清理路面的工作,并采取一系列措施阻止其余悬空的车辆坠落。

「风纪委员?!」

看到他们后,赤岛一下子收起紧绷的表情,很高兴地向他们挥手表示「我在这里!」。

「喂!那位同学,不要站在那辆车下面!」

对方这样警告他,随后才注意到已经有什么要来不及了。

搭载着御守和山吹的观光车,破坏了本就模糊的「不能伤及无辜」的规则,一下子坠了下来。

「?!!!!!!」

赤岛抬头一看,下意识地收起火翼挡在头顶。但他自己也知道,只有单纯的火焰的话恐怕是怎么也阻挡不住的。

而就在观光车伴随着乘客绝望的尖叫声砸向赤岛的一瞬间——

如同迫降途中急停的直升机一般,观光车在距离底下的少年只有不到一米的高度定格了。

趁着这争分夺秒的一刻,车上的乘客鱼贯而出,赤岛也及时离开了车底。

等到乘客全部脱离观光车后,它才夺回静止的时间,重重地摔了下来。

——不,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虽然之前一直没什么问题,不过把天鹅座用在这么大的车上还是第一次呀……」

被前辈牵着手跳下车后,山吹弯腰拍了拍裙摆,边叹气边说道。

「赤岛,你不要紧吗?」

「啊。因为你们的帮助,我完全没有受伤。」

似乎并不用问,对方很自信地朝御守比了个大拇指。

「还有,虽然你说提前调查过,但——」

「比起那个,前辈。」

看着不远处跑来查看情况的风纪委员,山吹拉了拉御守的衣摆说,

「再不走的话就要被叫去做笔录了。」

「可是……」

无视了前辈的意志,吊带裙少女强拉着他躲进了小巷里。

就在他们脱身不到十秒的时间,赤岛就为了配合风纪委员的工作而被带走了。

「风纪委员吗……」

这座城市有着它独特的经营手段,其中之一就是给予学生以风纪委员的名号来分配治安管理、后勤补给等职务的模式。顺带一提,主要的治安职责依然由官方的警备员来执行,风纪委员是为了分散压力而设立的。

当然,也有为了充分发挥学生们所拥有的超能力的作用而给予他们磨炼自身的机会的说法,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看来他早就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了。如果跟我们一起逃走的话,肯定会被当做可疑人士而大面积搜查吧。留一个人下来解释情况,这样也好为另外两个人解围。所以他才会说到时候集合……」

「和前辈想的一样,风铃铃也觉得他很可疑……不过,既然是和小千有关系的话,等到时候再看清他也不迟吧。」

御守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对了,说起来。」

然后又停在了原地。

不是说他打算折回去再看看情况,也不是说他忘记了接下来的目的,不如说正是记得才做出了犹豫不决的动作。

「这是哪里?」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