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8

  • 5 阅读
  • 4162 字
下一章

清水しみず

东瀛西部地区,因与沙海接壤,是从华夏进入东瀛的入口,故成为了繁荣的商业街区,有着完备的娱乐设施和优质的社会服务。

如果一开始御守没有被拦住的话,他们本来可以直接进入清水的。而实际情况则是从城市边缘的观光活动起点处出发,然后经过近江拐了个大弯。

不过从结果来看,他们还是顺利来到事先约定好的 Froslass Paradise 冷饮店了。

山吹一坐下就点了杯大份的香草巧克力奶昔,然后冒着星星眼微微摇晃身子等待餐盘。

「我说山吹小姐。」

「嗯嗯。」

虽然认真地肯定了两声,但对方根本没有把视线投过来,而是持续注视着挂在墙上的液晶屏幕。上面在轮播这家冷饮店的人气推荐商品。

「虽然赤岛还没有来,但你不觉得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吗?比如说提前联系一下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之类的。另外你真的有好好带钱吗?事先说好我可是身无分文,要是被当成吃霸王餐的……」

脸被捏了。

更准确地说,被终于有了不满的反应然后鼓起脸颊靠近过来的山吹捏了。

「这种事情不用前辈操心!」

「咕咕咕……」

御守口齿不清地吐了一串字,然后双手抓住山吹的手腕把她按回了座位上。

「这么一说,如果可以认为你身上的钱是来自茶馆的话,你又是为什么会住在那里的?也是被云洋他们救下来的吗?」

山吹的表情略显僵硬,虽然还保持着笑容,但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在这期间,她点的奶昔也被端了上来。

「……没有回家吗?」

「那里就是风铃铃的家。」

拿起勺子,舀了一大口雪糕往嘴里送。

御守不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如说对方很明确地回答了他想问的问题。

那就是关于家人的事情。

失踪了?还是去世了?

再仔细一想的话,或许从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送进实验场参与开发能力的计划的那一刻起就有什么开始发生崩坏了。

(是被抛弃了吗……)

看着眼前娇小的少女失落落地吃着冰一言不发的模样,御守感到一阵难受。

自己贸然的提问似乎把气氛搞得很糟糕,接下来不管有什么疑惑都不该再问下去了。

他不易察觉地笑了一声,然后把手轻轻放在了少女的头上。

「御守前辈……?」

「不,没什么。」

结束这个话题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自己的去留问题。

他收回手,托腮看向墙上的液晶屏幕。上面在轮播这家冷饮店的好评售卖商品。

「你之前说我也是参与了那个实验的人之一,莫非我也陷入无家可归的境地了吗。」

「风铃铃倒是觉得前辈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为什么?」

「再怎么说也是那个森谷老师哦。虽然她总是一副神神秘秘不太正经的样子,实际上在计划好做什么事后一定会做得面面俱到的。风铃铃当时被云洋哥哥带回茶馆后,发现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是御守前辈的话,说不定老师她已经在做善后工作了吧。」

「善后工作?」

「啊...没什么,就是指收集前辈的一些个人信息的事情啦。你看,如果连前辈是谁都不知道的话,擅自交给医院处理什么的反而会变得更麻烦对吧?」

「可那个人明显认识我的样子啊。」

「那个……啊哈哈哈……」

山吹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她欲言又止,只好用吃雪糕来缓解尴尬。

「而且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现在明显是需要去医院的状态吧,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看你吃雪糕啊。……好疼!」

这次是被踩了一脚。

看来想干正事还得等到处理完山吹这边事情再说啊……

这么想着,「自己也该行动起来了」,如此在心中默念一遍之后,御守慢慢站了起来。

「我去外面看看情况,防止到时候赤岛找不到地方什么的。你要好好坐在这里哦。」

「知道啦,风铃铃又不是小孩子了。」

怎么看都是小孩子吧……虽然想这么说,但这种时候就给她留点「大人」的自尊好了。

走出店门后,御守左顾右盼,作出等人的样子,然后沿着街道走了十几步后,靠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这里差不多了,整理一下现状吧。

在这个蝴蝶岛上,存在着名为「华夏」和「东瀛」的两座分别位于岛西和岛东,也就是蝴蝶的左右两羽之上的城市。

连接两座城市的,是位于蝶身的沙海与在蝶首搭设的电车轨道。

——虽然这两条信息并不重要,但一翻开这本从观光车上顺手带下来的旅游手册,还是会不免瞥到两眼。

而他,御守真幻,不知为何在沙海中迷失,然后被名为「云洋砂海」的少年救起,将他安置在了设立在沙海边缘的微光茶馆中。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随后和山吹相遇,并在第二天为了帮助赤岛找一个人而来到东瀛。

不仅如此,东瀛在最近还发生着什么不安的事。

这就是全部了。

他不禁回想起了先前的疑惑,赤岛是怎么知道他们乘坐的观光车会正好被不良少年盯上的?虽然中间的确经历了波折,可他和山吹还是顺利地脱身进城了。这就好像无论中间会发生什么,赤岛都有让他们百分百不被拦在城外的对策一样。

答案就在这个观光车上随处可见的小读本上。

他并不是碰巧看到车桌上摆着书才来了兴致翻开看的。

这本书是赤岛掉出来的。

可当御守注意到并捡起来后,对方并没有为之所动的样子,就好像他自己都不知道身上有带着这个读本一样。

但也不排除赤岛在这个读本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可能。因为封面很明显只是随处可见的小读本,不像是私人的用品,如果反应剧烈地夺回去藏起来的话,反而容易被人怀疑也说不定吧。

当他在车上往《蝴蝶岛旧事》的下篇翻动的时候,恰巧被山吹阻止了,这才让他没有看到之后的内容。

而在这之后的页面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关于几时几分在哪里如何袭击观光车的计划。

虽然如今是个通信高度发达的时代,但可能正是因此才反其道而行之,采取了纸笔传递信息的方式吧。或许对于这些人来说,通过写暗书交流计划的方式更能刺激起他们的作恶心也说不定。

总之这应该是赤岛会知道那些不良少年的计划的原因了。

问题不在他是怎么从那些人手里偷到这份计划书的,而是他偷到了这份计划书的这个事实本身。

那些不良们会那么容易把重要的情报就这样弄丢给恰巧用到了这份情报的人吗?

赤岛得知这份情报后,真的会把它优先用于为了找人而将其他人带入东瀛这件事上,而不是出自内心的正义感找风纪委员举报吗?

说到底,赤岛晴川到底是敌是友也还是个谜。

一种可能,赤岛是不良少年侧的卧底,如此费尽心思就是为了让御守和山吹掉入他们预设好的圈套。

另一种可能,赤岛是被不良少年利用的热血少年,特地把这个随处可见的小读本掉在地上给他发现,随后顺着他们给赤岛铺好的套路,引诱御守和山吹掉入他们预设好的圈套。

可是,可是……

这两种可能共同指向的结果,都需要建立在一个巨大的前提上。

那就是御守和山吹两个人中,至少存在一个人拥有能被他们利用的价值。

是御守吗?不可能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在沙海里迷路还失忆了的倒霉蛋罢了。

是山吹吗?如果考虑到她曾经参与过的某个计划的话,为了把她强大的能力掌握在他们的手中而设法绑架她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这也和山吹所说的一直有人想把她抓起来的情报形成对等了。

另外。

「喂喂。我都那么明显地把自己一个人暴露在空气中了,还没有什么过来袭击我的人吗?」

从离开观光车后就开始注意到的,有人在跟踪着他们这件事。

——唰!!!眼前一道人影闪过,御守感到被人很猛地撞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手里的小读本已经不翼而飞了。

毫不迟疑地,御守顺着人影的方向飞奔过去,拐进了冷饮店旁的小巷里。

「?!!!」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恍惚间产生了极其强烈的不适感。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了,可是实际接受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那道人影,在遁入小巷的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好不好,得赶紧缓过来。」

但并不是什么都消失殆尽了。

小巷的地面上,星星点点地残留着像光碟一样散发出彩色光线的空间结界。

「这应该是……『幻彩领域』的能力。」

他半蹲下去,触摸着附着在地面上的结界,若有所思地说道。

作为东瀛数一数二的空间系,「幻彩领域」凭借着炫目夺人的特点而闻名。这个能力不仅空间塑造力强、实用性广,而且在战斗方面有着出色的破坏性,唯一的缺点就是,呃……太出色了。

对,是单纯的,视觉方面的「出色」。

只要制造哪怕是小拇指大小的「幻彩领域」,那片空间就会像霓虹灯一样散发出明亮的幻彩光线,可以说是到了在白天无伤大雅,一到夜晚就会完美暴露的程度。

没有忘记,还能想起来。

御守在心中这样反复念道。

他似乎并没有遗忘关于超能力的知识。无论是昨晚在山吹面前,还是现在面对着这幅画面,脑子里都有好好地浮现出对应的信息。

(可是,我却丝毫回想不起自己拥有的能力。)

此前有过自己是无能力的普通人的想法,可是仔细琢磨又觉得不太对劲。

如果自己真的没有能力的话,山吹口中的他也是参与了实验的人员之一的说法又是怎么来的?

甚至还有「表现得很不错,相当受大人们的赏识」什么的。

他边深入小巷,边思考复杂的问题。

在靠近小巷深处的墙上,御守甚至发现了一个巨洞,周围也尽是一些碎砖破瓦。等等,难道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战斗吗?莫非我不小心闯入了重大的事故现场?

思绪被眼前的惨状打断,而他的双手也被什么东西铐了起来。

「咦。」

后面有人!?是什么时候——

「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怎么回事,这种强烈的既视感。

就好像刚好看到眼前这一幕联想起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件的可能性,结果就出现了最坏的情况一般。

(一名无关群众碰巧路过事故现场,然后马上被刚赶到的警察当做嫌疑犯逮捕……之类的。)

不不不,这种桥段也太经典了吧!

他根本来不及解释,给他悄无声息地戴上手铐的人就把他反手按在了墙上。

「别急啊!我是无辜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对方的手劲出奇地大,偏偏在这种时候还刮起了大风。御守就像条搁浅的鱼一样,扭动身子挣扎了好一会儿都摆脱不了束缚。

(等等,为什么手是湿的?)

借着侧过头去的余光,他勉强看清了对方的身姿。

首先是个穿着什么制服的女孩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其次全身都湿透了,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布料是干的。

「这不是你信不信的问题,而且我都被你铐住了,想跑也跑不掉啊!有必要这样一直把我按住不放吗?」

御守说着说着就放弃了抵抗。看来强行挣脱是行不通了,对方的误会看起来也很深的样子,正是这种时候才更需要靠交流来解决问题。

「话是这么说……」

对方松开了手,但他刚转过身就莫名其妙地跪坐在了地上,还感觉有什么力量从上方不断压迫着。

「果然是这样吗,『风力使(Aero Shooter)』。」

照理说他不应该被看上去就比自己小的女孩子在力量上那么轻易地制服的,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超能力了。

再者,这种小巷里真的会出现和巷道方向垂直的风吗?当然不可能。

「真亏你能看得出来。好了,快点解释一下你在这里搞破坏的原因吧,虽然不管怎么狡辩我都不会信就是了。」

「别默认我就是犯人啊!」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