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0

  • 8 阅读
  • 4394 字
下一章

说起来,为什么爱纱不选择联系其他风纪委员,而是让身为外人的御守来做这件事呢?

就算他身处于在不知情的人来看,出于不能放着可怜兮兮的女孩子不管的心理也好,为此而首先应该伸出援手的立场,但怎么说呢。

很显然没有前者的效率来得高吧。

「难道说和刚才类似的事件发生的频率已经高到一个人都腾不出时间了吗?」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不免联想到这种可能性。

此外,眼前这栋挂着「风纪委 125 支部」牌子的房屋紧闭的门窗也好像在告诉来往的路人,现在正是繁忙的工作时间,有什么事宜请优先联系如下所示的电话号码。

推开入口处的滑轨门,御守走进了一条 T 字形走廊。在笔直的 T 身两边各有一排铝合金窗户,而头部则布置了一层向下的台阶,通往眼前宽敞的大厅。

「请问——」

试着喊了一声后,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果然没人在吗。

风纪委支部除了是风纪委员们工作的地点以外,还承担着公共社区的职能。换句话说,就像露天公园一样,即使是毫不相关的路人也能进来歇个脚、使用免费的饮水机或者公共厕所之类的设施。

与之相对应地,大厅里也摆放了不少供他人休息的长椅,甚至还有可以面对面坐下的餐桌。

环顾一圈后,御守在一扇挂有「行动组」牌子的门前止步,将钥匙插入了锁眼中。

蝴蝶岛的每一个风纪委支部,都根据学生职能的不同,将他们分为「行动组」「情报组」「后勤组」三个小组。而由于爱纱有着「风力使」的能力,怎么说她也应该是行动组的成员。

事实证明御守并没有猜错。

行动室里以「∷」形规规矩矩地摆着四张电脑桌,将房间前半部分的通道绘制成「王」字。四个角落各安置了一个书架,御守简单地观察了一遍,果真有印着「浅井爱纱」四个字的卡片固定在其中一张书桌上。

行动室的后半部分则以玻璃滑轨门与前面隔开,随意地摆放了一些诸如衣柜、冰箱、空调等的生活用具,似乎是为闲暇之余的风纪委员提供日常空间而设立的。

「拿衣服的话,那应该就是这个衣柜了吧?」

确认了方向后,御守不假思索地把手搭在了衣柜的门把上——

「等等。」

为什么总感觉什么地方搞错了。

「既然是衣柜,不就意味着……?!」

他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昨晚被山吹强塞进衣柜的一幕,那香甜的气息他到现在还能回忆起来。

「可恶,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地方制造冲突啊!剧情明显重复了好吗?!」

他甚至能够想象在一片花花绿绿的少女心服饰中顶着不小心碰到丝袜或者小裤裤的压力找到制服后,好心带给爱纱结果被误会成偷窥女孩子衣柜的变态,并被她用「风力使」把他按在地上下跪求饶的画面了。

但是换个角度想,既然已经被本人默许了,那就说明即使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能被原谅的吧?再说了,即使是放在这里的衣柜也不代表它里面就净装着女孩子的衣服,难道这个风纪委支部连一个男的都没有吗?说到底,把它干脆地当做是专门挂制服的衣柜才更加合理才对。

这样给自己打气后,御守整了整衣领,以一个体面的姿态打开衣柜的大门,迎接他所不知道的新世界——

「番、番茄……?」

难怪他感觉自己漏了什么。不……按常识来讲,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也是没办法的。

虽然的确是整整齐齐地挂着一排的水手服,但在衣柜底层,赫然摆放着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的东西。

那就是一大箱色泽鲜美的西红柿果实。

「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喜欢番茄啊!?」

不仅有着把番茄藏在胸部随身携带的习惯,甚至在还衣柜里塞了这么一大箱……往少了估摸也得有十多斤了,她真的不怕吃不完坏掉吗?更何况这种食品不应该放在冰箱里才更合适吗?

还是说,冰箱已经装不下了才……

他已经不敢想象自己打开冰箱会是怎样一副光景了,暂且给那个少女留一点美好的幻想吧。

「不过,上衣和短裙是齐了,袜子和小裤裤该怎么办?」

……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做不到的对吧?

他拨开中层的衣服堆,果然在角落发现了他最后需要取的衣物。

虽然很不情愿,但御守现在面临着两个选择。

「巧克力还是雪糕?」

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尽管知道这并不是需要他凭借自己的喜好作出判断的地方,但接下来的爱纱会以怎样的外表出现在他面前还是取决于他拿了什么颜色的丝袜。

巧克力固然不错,在酥脆的可可外层下包裹着丝滑而醇郁的流心,给人带来极致的感官享受。

但雪糕也难输一筹,洁白的外表伴随着清凉的气息透出甜美可爱的氛围,仿佛让人感觉心都融化了一样。

无论哪一边都令人神往,难以割舍。

而最终作出决定的御守,露出了视死如归的神情。

「对不起了,番茄妹,这里就稍微让我掺点私心!……」


「所以说,你为什么拿了两只颜色不一样的丝袜回来啊!?」

「你不觉得巧克力雪糕能够在时下的萌文化创新领域踏出非常重大的一步吗?!」

「谁会那样穿啦!!」

被打了。

比起丝袜,因为能找到的小裤裤都是蓝白相间的一个款式,御守反而没有因此被口诛笔伐。啊啊,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本末倒置。

确认完剩下的衣物后,爱纱对着御守伸出手,在两人之间制造了一堵风墙。

「死也不许偷看哦。」

「那我先走一步。」

「谁让你走了啊!」

「哈?」

御守被要求守在小巷口,他只能保持着看向街道的姿势。可恶,这下怎么变成自己像伺机找女孩子下手的不良少年一样了。

(而且,有必要特地用能力生成风墙这种不留情面的东西吗?明明都把拿衣服那么重要的任务托付给我了,为什么到换衣服的时候反而一点信任都没有了啊……)

「呀!!!」

他还没苦恼到头,身后的少女就像是遭了什么意外一样发出了尖叫。

「出什么事了!?」

是撞见什么可怕的东西吗?还是被外人闯入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

御守顾不得刚才的约定,本能地转过身,却发现真实情况还要出乎他的意料。

「咕嘿嘿嘿,爱纱居然在这种地方做出那么大胆的事……!」

「快放开我啦!不、不要,那种地方……」

是才穿上一只白丝的爱纱正和一个穿着很奇特的少女「扭打」在地的光景。

拜这个少女所赐,爱纱的绝对领域在御守面前若隐若现,仿佛再稍微蹲下去点就可以……

(不对不对!所以这家伙是谁啊!?)

不仅穿着扎满丝带和素缎的广袖衫,甚至还有灯笼裤和木屐这种搭配?说起来,这个少女的声音他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虽然御守很想现在就冲过去把两个人拉到两边,但因为爱纱制造的风墙一直没有被解开,他只能无意义地挥着拳,隔着空气干瞪眼。

只不过,情况好像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糟糕?

「你们倒是给我注意一下形象……」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木屐少女把目光投了过来,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样更加兴奋了。

「哇哦,居然还是当着男生的面~真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爱纱!」

「不,所以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好吗!快放开我啦,小千!」

啊。

听到这个名字,御守脑海里缺了一块拼图的线索终于完整地串联了起来。

(原来如此,她就是山吹和赤岛要找的人吗。)

「那个,再怎么说当着我的面两位是不是该……?」

趁着少女把注意力集中到御守那里的时间,爱纱一下子从她的束缚中挣脱出来,然后解开风墙躲到了御守的身后。

「你个变态!为什么非要趁别人换衣服的时候偷袭啊?」

「哎呀呀,怎么说也应该是有男生在旁边还安然自若地换衣服的爱纱更变态不是吗?」

「你以为我想吗!?」

糟糕,这两个人似乎吵到完全不顾旁边还有御守这样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健全少年了。

「停——!」

为了终止这场闹剧,御守主动充当了调和者的身份,在两个少女之间用身体比了个大字。

「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但我姑且问一句,你就是蝶羽千印吗?」

「咦,我们认识吗?」

从两眼放光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少女——蝶羽扶了扶圆框眼镜后,用手指轻点下巴问道。

「那就太好了,其实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比起那个,为什么爱纱会在小巷里还有一个男生在的情况下换衣服啊?」

(听人把话说完啊!)

不过要是不先解开对方的疑惑的话,想必她也不会乖乖地听御守把话讲完吧……虽然不知道在她心里和山吹见面跟和爱纱贴贴哪个优先级更高就是了。

在御守身后快速穿完剩下的一只黑丝后,爱纱走到蝶羽面前,把事情的来去经过简单地解释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总之这个男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别误会了!」

(有必要再强调一遍吗!)

「喔喔,这就是思春期的东瀛少女的表现吗……得好好记下来。」

「什么跟什么啊?!」

看着茶褐短发的蝶羽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纸笔开始涂涂画画,御守不禁产生了疑问。

「为什么说得好像你不是东瀛的人一样?」

「啊,看她那打扮就知道了吧。小千是华夏来的,原名叫……」

「唯独那个不能说!!」

似乎把原名当做禁忌的蝶羽突然扑了过来,一头撞在了爱纱伸出手生成的风墙上。

「我觉得就算是华夏人也不会穿成那样吧……」

在她们俩又开始你来我往地肢体交流起来后,御守故意咳了几声,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缓和的作用。

(有一件事我从刚才就很在意了,浅井放在那个地方的番茄难道一点事都没有吗……?)

好奇是一方面,御守还是决定先回到正题。

「那个——蝶羽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更重要的事?」

「诶?」

对方迟疑了几秒,随后才反应过来。

「哦对,我是来和风铃见面的……为什么你知道那个?等等,难道我的身份也是她告诉你的吗?你和风铃又是什么关系!?」

(这家伙怎么总是自顾自地兴奋起来啊……)

「我是谁姑且不论,除了山吹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找你有事……总之去旁边的冷饮店和他们会合就行了。」

「另外一个人?」

「对,叫赤岛晴川,和你打过一架的那个。」


「可是……这不是一个人都没有吗?」

回到冷饮店了。

但是,似乎发生了难以置信的意外事件。

「咦,咦?!」

在原先的餐桌上,空摆着吃剩到一半的奶昔杯。御守环顾四周,却丝毫寻找不到山吹的身影。

「等等,这不对啊,我说好让她在这里乖乖等的,她应该不是那种会乱跑的类型啊?」

「确实我一开始也和风铃说好在这里见面的……该不会是你这家伙把她拐走了吧!?」

「那我还出现在你们面前干嘛啊?」

被莫名其妙地误解,御守一阵抓狂,他一下子联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性。

「你刚才说的想找小千的『另外一个人』又是谁?会不会是他把风铃带走了?」

「赤岛先生……我只记得被他无缘无故地发起了好几次决斗,虽然打到最后才知道他并没有恶意就是了。但一码归一码,就算他这次来找我还是想打架或者说其他的什么事,这和风铃又有什么关系?」

的确,赤岛应该不是冲着山吹来的,这是御守反复思考后得出来的结论。

如果他和昨晚的三个小混混一样想对山吹下手的话,应该早在茶馆就露出真面目了,不应该非得等到在这种公共场合贸然实施罪行才对……

可是,摆在御守面前的,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否认的「山吹不见了,赤岛也一直没有出现过」这件事实。

「那个,风铃会不会只是去上厕所了?我觉得没必要把事情想得这么……」

「不,浅井。虽然由我来说你们不太会相信,但可能真的是那样……」

在对赤岛的两种身份的推断之中,御守实际上是倾向后者,也就是被不良们下套陷害的热血少年这种可能性的。

可是,如果这个推断从一开始就出现了错误的话。

如果赤岛是从一开始就盯上了山吹,才以找蝶羽为借口把他们两个骗出来的卧底的话。

那毫无疑问地,御守正中了他的圈套。

「可恶,早知道就应该一秒都不离开她的身边的!!」

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后,御守终于没法保持住一直以来的镇定,崩溃地喊了出来。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