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1

  • 4 阅读
  • 4283 字
下一章

——啪!!!

猛烈的耳光,一下子把御守从自责中扇醒了过来。

摸着火辣辣的脸颊,御守怔怔地看着眼前气得发抖的蝶羽,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

(果然是责怪我把山吹弄丢了吗?哈哈,也是。毕竟本来就是我才粗心了才导致……)

「你这家伙,要一个人沮丧到什么时候啊!?」

「什么?」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在原地发呆了好一段时间,嘴里也模糊不清地念着「都怪我」之类的笨蛋话。

周围的顾客纷纷把好奇的目光投向了三人,这让御守感到一阵难堪、无地自容。

「犯了错不应该马上去想办法弥补才对吗?你个大男人在这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地消沉成这样算什么啊!?」

(原来像小孩子的,不是山吹,而是我吗……?)

他看不懂眼前的中二少女到底在想什么,甚至不敢和她保持对视。

「但事实就是,不争气的我连一个女孩子都没保护好啊……」

「御守同学,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我是谁了吗?」

取而代之地,这次是爱纱站到他面前,拽着袖口上的徽章直视他说道。

「浅井爱纱?不……风纪委员,吗。」

「实际上,我和小千一样,跟风铃有着深厚的交情。虽然她的失踪很有可能是被人拐走造成的,但这并不是你自怨自艾的理由!」

啊啊。

听到这些清晰而有力的话语,御守的内心终于有了某种异样的回响。

「御守同学,刚才你帮了我一个大忙,现在也该轮到我为你做什么了。」

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是一个人完成了一切的。

赶走破坏茶馆、企图抓走山吹的小混混。

探明不良少年的意图,反侦察到跟踪的坏人。

看破爱纱的内心想法,帮她去拿更换的衣物。

可他却忘了,自己最早是被云洋救下的这件事实。

不……或者说,正是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报答不了这份救命之恩,才一个劲地想去为他人做些什么吗。

甚至连向他人寻求帮助这件事都变得不敢轻易提起了。

明明身边就有着最适合不过的,能够承担起这份责任的人在啊。

「所以说,把目前为止你和风铃,还有有关赤岛晴川这个人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们吧。只要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会全力做到。」

「再怎么说,风铃也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呀。」

爱纱、蝶羽先后说出了打动御守内心的最真挚的话语。

「嗯……谢谢你们,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

三人在原先的位置上坐下后,御守先是详细交代了他如何来到微光茶馆、和山吹见面的故事。

再把第二天赤岛光临茶馆说明来由、并和他们一起进入东瀛后,御守对赤岛的身份的推测等情报只字不漏地复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赤岛先生在你出去的时候正好来到了冷饮店,然后用什么手段把风铃骗了出去吗?」

「不,如果说他就是冲着风铃来的,那根本不是什么『正好』,而是一开始就躲在一边等御守同学离开吧。」

(可恶,可恶!)

在心里暗骂了两遍赤岛,御守思考起了一切可能有关联的事情。

「浅井,你上午一直在处理的那些事件,都是和什么有关的?」

「如果是早上近江那里的『悬浮事件』的话,毫无疑问是和念力系有关的。但在刚才的小巷里发生的事故……虽然我很想认为也是念力系干的,但因为还没找到证据……」

「啊,你说旁边墙上被凿了个大洞的那个深巷吗?那是我干的哦。」

一脸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后,蝶羽一下子就被爱纱和御守的目光集火了。

「原来就是你害我湿成这样的??」「原来就是你害我不得不去拿衣服的??」

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蝶羽输出了埋怨的言论。

「哎呀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说那是我和两个不良打了一架之后才变成那样的!」

「你还真是容易和人打架啊。」

「谢谢夸奖。」

「谁夸你了??」

御守差点没被呛死。

「如果要说他们的能力是什么系的话,不出所料也是念力吧。只不过那个小跟班好像是什么幻彩……啊不管啦,总之就是这样。护身符君おまもりくん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是护身符君啊!?再说一遍我的名字叫御守——」

意识到这样的吐槽只是在浪费时间后,御守放弃了解释,把话题引回正道。

「山吹和我说过,她前几天就一直被一些念力系的不良们缠上,甚至昨晚有人直接追到茶馆来找事了。你们说她会不会真的和最近发生的什么,叫『回廊波动』的都市传说有关系?」

「又是『回廊波动』……」

「浅井?」

「从前几天就一直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了。什么居民区的外墙被砸烂,垃圾场的垃圾被反倒到大街小巷上,还有自来水管被接二连三地破坏……在大家费尽心思地查清了作恶的源头后,矛头无一不指向一个词,那就是念力系。你还记得都市传说里说的『能力会发生奇怪的偏差』吗?那不是什么灵异事件,而是念力系大面积使用念力后,在整个东瀛生成的无形的念力场所导致的。」

「你的意思是,念力场这种东西,连能力都能扭曲?」

「这个我有体会。」

蝶羽突然想到了什么,抢过话柄说道,

「和我对上的那个刀疤脸就是这样的。他的能力很明显是念力,但除此之外,还能通过某种手段让人头晕!这已经不是念力能够做到的范畴了,不如说是精神系才更合适。」

「精神系,吗。这种扭曲能力的现象,甚至能让能力在根本上发生性质的转变?」

「对了,御守同学你可能不知道,这个都市传说还有后半段。」

这让御守来了兴致,他现在急切地想知道隐藏在这个都市传说背后的到底是怎样的谜团。

「据说只要念力系们大面积地使用念力,就能做到操控人的精神,乃至操控他人的能力……」

「这与其说是后半段,不如说正是这个都市传说会诞生的原因吧。」

但,这还不够。

只有这些是没法解释清楚他们绑架山吹的理由的。

想要解开困扰他多时的疑惑,彻底搞清暗中发生的一切事情的原因,还需要一条关键的信息。

「说到底,为什么非是念力系不可?为什么他们不惜干出这么多违法乱纪的坏事,也要加入这个『回廊波动』,成为邪恶的一员?念力系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唔……」

爱纱顿了顿,似乎对接下来想说的事情有所忌讳。

正当她动了动嘴唇,准备讲什么的时候,一阵铃声打破了沉闷的氛围。

「啊,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爱纱从衣领里拿出了一只微型终端,在由全息投影生成在空中的液蓝色屏幕上操作了一番后,接通电话放在了耳边。

(虽然很想说她那地方到底藏了多少东西……蝶羽这家伙,已经见怪不怪了吗。)

「我是浅井。嗯……什么,已经发现了吗?……」

在爱纱打电话的这段时间里,御守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墙边挂着的液晶屏幕上。上面在轮播这家冷饮店的活动促销商品。

「……好的,我这就过来。」

挂断电话后。

「——走吧。」

「去哪?」

「虽然还不能确定风铃是不是百分百和『回廊波动』有关系……但至少我们现在有目标了。而且,那个目标正是『回廊波动』的老巢。」


前前后后跑了有十多分钟,他们才气喘吁吁地在停车场旁的一座公园停步。

爱纱和镇守着公园的风纪委员会合后,像是整个人都换了一副模样,严肃地一下子就进入了状态。

「你终于来了,浅井同学!很抱歉今天的午餐被搁置了,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那栋停车场!!」

第一个注意到他们的,是躲在公园的服务中心里,刚放下望远镜准备去送水的眼镜娘。

「引火、蓄水、发电什么的都对它无效吗。寒衣学姐呢?如果是她的话一定能……」

「没用的,就算是寒衣学姐的能力,也和其他风纪委员一样被『念力壁垒(Psychic Barrier)』给拦下了!按照我们现在的战斗力根本攻不进去。说起来,你旁边的这两位是?」

爱纱把头瞥向不明就里的御守和蝶羽,这才将他们的情况对那个眼镜娘,也就是第 125 支部的后勤组成员若叶遥わかば はるか说明了一遍。

「诶?你是说这个女孩子失踪这件事,念力系作案的可能性很大吗?」

在对方确认信息前,御守稍稍迟疑了片刻,想来也没有其他更多的线索,再次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真巧,我们现在就在处理关于念力系的案件。虽然有必要向你说明情况,不过这就是情报组的工作了,浅井同学的话是要直接去前线吗?」

「那当然了,怎么说我也是行动组的一员。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太好了,你帮我把这些水送过去吧!」

「你果然是在打着偷懒的算盘吗?!」

「别误会啊,我身为后勤组成员,可是有着受理案件的任务在身的。」

爱纱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若叶怀中的一箱饮用水后,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服务中心。

意外的是,蝶羽也说想为他们出一份力,不是和御守一起留在公园,而是跟着爱纱前往了他们口中的「前线」。

「那么跟我来吧。」

若叶轻声一笑,朝御守招了招手,在稀散的人群中开出一条路。

公园的服务中心作为风纪委员在立体停车场附近的集合点,早在事件爆发后不久就得到了及时的疏散。不过由于敌方的防守过于坚固,还是派遣了不少的风纪委员到这里,急急忙忙地来回于室内外交换情报。

而在这之中,也不乏在「念力壁垒」前碰了好几次壁的行动组成员,瘫倒在地板上大喊着「已经不行了」。

御守的本能驱动着他保持镇静,但即使是这种波澜不惊的表情也难以掩盖眼底的好奇。

(原来事态已经发展到和不良少年们正面冲突的地步了吗?)

当他的目光又被倚在走廊边玩手机的风纪委员吸引过去时,走在前面的若叶已经停下脚步,提醒他不要在这种时候分散注意力。

「啊,不好意思。」

「没事,已经到了,接下来在这个房间,把你所掌握的关于你朋友失踪的情报交代清楚吧。」

御守这才把视线重新放回到若叶身上,向她简单地道了个谢。

其实他本来只是把若叶当做自己在报案的这一环中走个过场的人物,除了戴着黑框眼镜这个特征,并没有对她的外貌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而这种想法,在他进门的一瞬间被打破。

「打扰……诶,诶?!你不是?……」

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若叶嘴角的那抹笑容。

「没见过的面孔,你有什么事?」

「你、你不是?……」

「哈?」

眼前的办公桌旁,坐着一个正在吃盒饭的天蓝发双马尾少女。

「你不是?!……」

御守呆滞在门外,一度把头转向走廊,刚想说出的「打扰了」硬生生被惊愕所代替。

双马尾少女皱着眉,一脸疑惑地打量着门外不知所措的少年,直到注意到他不寻常的动作,才一下子明白过来。

「什么啊……又是因为姐姐的缘故吗。」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于失礼后,御守赶紧按捺住惊讶的心情,把情况向对方说明清楚。

向这个长得跟若叶一模一样的双马尾少女。

是的,他刚刚还打算忽略这个无关紧要的环节,做好报完案后自己去寻找山吹的准备,结果一切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打断了。

若叶(?)倒是没有对御守表现出不自然的神色,一字一句地说:

「如果是外面那个家伙,她是我姐姐,叫若叶遥,我的名字是若叶舞わかば まい,希望你把这个好好分清楚。」

发型暂且不谈,还是她像是刻意压低了声线的语气,才让御守勉强把这个若叶和外面那个若叶区分开来。

只是这种分明就是死鱼眼的眼神,果然是在嫌自己给她添麻烦了吧?!

(就这样继续在别人面前吃盒饭了?)

一时间,好不容易踏入房间的御守,又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那个,我是来报案的……」

刚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御守却发现对方干脆不理自己了。

——不对。

若叶舞沉浸于用餐的愉快之余,用模糊的声音表达出了「你直接说吧」这五个字。

虽然很不礼貌就是了……

御守随意地坐在若叶舞的对面,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