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2

  • 3 阅读
  • 3724 字
下一章

等到御守把话稀里哗啦地讲完后,若叶舞也刚好结束了她的午餐,这让御守感到微妙的不满但就是恼火不起来。

有求于人大概就是这种纠结的感觉吧。

「事情我是知道了。」

若叶舞用纸巾擦了擦手和嘴巴。

「但你好歹告诉我她的名字吧?一直用『那个孩子』『那个孩子』称呼什么的。」

御守一愣,好像没有和对方隐瞒的必要……

「名字的话,她叫山吹风铃。」

「山吹风铃……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能力呢?」

「这个也要说吗……『琉璃星舞』,级别是 Star 4。」

若叶舞边复述着信息边用键盘输入电脑,在打到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

「等一下,Star 4?!你确定这种级别的人会被一个念力系抓走吗?」

「所以我才用『那个孩子』代替啊!」

说起来,御守一直没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山吹是东瀛仅有 5 位的 Star 4 的其中一位。虽然自己没什么特别惊讶的,但果然一提到就会让人产生这么大的反应吗。

不仅让爱纱因为面对「幻彩领域」的无力而颓废成那样,就连若叶舞也怀疑这样的山吹怎么会被区区念力系绑架……

但不管怎么讲,山吹也只是一个娇小柔弱的女孩子而已啊。

而且,刚才若叶遥和爱纱口中的「寒衣学姐」,似乎也是 Star 4 来着?

「这跟用什么代替根本没关系吧!你这个没常识的家伙!」

「这也叫没常识?」

虽然被莫名其妙扣了帽子,但御守并不认可面对 Star 4 没什么情感波动居然能称得上没常识。

「算了算了,既然山吹学妹遭到了疑似绑架的犯罪行为,怎么说也得重新分配一下人手才行。」

「这么快就代入角色了吗?」

电脑屏幕上已经显示出了山吹的蝴蝶通行证,若叶舞通过这个得知了山吹的长相和年龄。

「还有,你居然把这么萌的学妹搞丢了,也太不负责了吧!真是的,要不是时间关系,我真想好好说教你一遍!」

「你的人设早就崩坏了……」

对于若叶舞的怒火,御守自然不敢反驳。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找到山吹出一份力。

「喂,你刚才是拿我和姐姐作比较了吧?」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像是那种人吗?」

「鬼知道。」

他这下算是明白了,自己和若叶舞的性格天生八字不合,从这十句里面有八句是在吵架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若叶舞到底还是在工作上尽职尽责的人,双手在键盘上飞速击打着,用耳边的通讯用设备与他人保持着联系,发挥最大的效率来处理着眼下的案件。

「看你这专注的样子,该不会接下来直接把监控给调出来了吧?」

「哈?那是只有头上戴花圈的人才会干的事吧?我是在调查那家冷饮店的信息好吗?还有既然你知道我很专注,干嘛故意打断我?!」

「……」

电脑屏幕上不断显示出新的对话框,御守不甘心地凑了过去,站到若叶舞后面偷偷观察。

他知道调查监控是警备员的特权,刚才这么一说也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但是……

「你果然是在调监控!诶不对,不是冷饮店?」

「够了……」

「啥?」

若叶舞再次停下双手,把积攒已久的怨念一泄而出:

「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这个房间!没有常识的家伙!!」

就这样,御守莫名其妙地被轰了出来。


按照风纪委员的行事准则,处理案件时应尽量避免损害到无关群众的利益。换句话说,像御守这样跟「回廊波动」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是会被疏散到其他安全地方去的。

不过因为他又有「Star 4 失踪案」的牵扯关系在身,暂时留在了公园服务中心。

「说好的『尽量避免损害到无关群众的利益』呢。」

「你是在考虑山吹小姐的事情吗。」

「是倒是,话说从一开始就跑掉的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忙里偷闲的若叶遥来到御守身边坐下,托了托镜框说:

「风纪委员可是会在疏散群众的同时在现场安置能 360 度无死角监视作案人员的摄像头哦?在妹妹那里栽跟头了吧,哈哈。」

「很好笑吗。」

他已经因为缺乏常识被美少女死亡凝视好几次了,现在正值他思考人生的时候,开不起什么玩笑。

说起来,要不是从若叶遥的角度看的确有几分姿色,他实在不愿意承认不仅态度狂躁,还用一副死鱼眼盯着自己看的若叶舞称得上「美少女」这个词。

「你们是双胞胎吧,从各种方面都体现不出来啊。」

「喂,你刚才是拿我和妹妹作比较了吧?」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像是那种人吗?」

「鬼知……」

「停停停,这种重合度高达 94.4% 的剧情是要搞什么啊?」

「所以要相信我和舞的确是双胞胎哦。」

于是本来只是作为过场的这张脸,以一种实在不愿让人提起的方式烙在了御守的脑海里。

他的确考虑过该不该打扰若叶遥的工作,不过看对方明显是在偷懒的样子……果然不占用一下反而不值对吧。

「所以说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诶,妹妹没跟你说吗?」

「我倒很希望她把吃盒饭的工夫放在干正事上。」

「那就很困扰了呢……不是啦,我是指妹妹。她作为情报组成员,竟然给后勤组添麻烦,不过向你说明一下情况也不是不行。」

御守产生了「难道情报组就她一个人?」这样的疑惑,但现在不好打断对方。

「你听说过『回廊波动』吧?作为最近流行在东瀛的都市传说,最被人所认可的解释是覆盖于整个东瀛的大型念力场,会干扰范围内幻现者能力的使用。在我们风纪委员的层层调查下,最终确认是由许多念力系同时制造念力所产生的现象。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已经发现他们的大本营了,就是旁边的那座立体停车场。」

「也就是说,山吹现在很有可能就在那里面……」

「这两个案件是否有关联,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山吹小姐的失踪似乎是『回廊波动』以来群众的人身安全第一次遭到威胁的事例呢。」

「那现在呢,这么多风纪委支部的行动组应该具备攻下一栋大楼的战力吧,区区一座立体停车场……」

「重点不是我方战力的问题,而是停车场本身。」

「什么意思?」

「它是可以同时容纳上百辆汽车的设施吧?就算以把『念力壁垒』考虑进去的战力一口气攻打的话,万一引爆了车辆怎么办?」

「……」

「如果因此而触发连环爆炸,导致立体停车场崩塌,造成人员伤亡又该怎么办?」

没错。

风纪委员承担不起这种连环效应造成的巨大损失。

「再者,由于数十名念力系聚集在立体停车场,那里的 IOT 变得非常高。如果派遣近战部队强行进攻的话,无论多么强大的幻现者,『梦镜回廊』都会因为遭到外部干涉而紊乱,最后失去行动力。」

「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行不通吗……」

御守虽然在顺着对方的思路思考,解决这个事件终究不是自己的任务。他依然只是个「牵扯到『Star 4 失踪事件』,暂时停留在公园服务中心」的无关群众而已。

但是换个角度想,不去考虑什么风纪委员的话。

作为亲手弄丢山吹的御守,正是最应该站出来拯救她的人。

此外,他也实在不想过分依赖风纪委员,怎么说都是自己惹出的麻烦,要以自己的力量去弥补过失才行。

「咦?御守同学,你这是要……」

「让我去吧。」

「等等!都说了我们会帮你处理好事件,万一让无关群众的你出了事情是要怎样啊?」

「你们也没办法了对吧?要是一直维持着现状,不就正好中了他们拖延时间的圈套了吗?」

「可怎么说也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

「听我说,若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任何幻现者都因为念力场的关系靠近不了停车场对不对?那要是换做没有能力的普通人的话,不就没这个限制了吗?」

「可是……」

「别可是了,我还没有差劲到连自己的朋友都会扔下不管。就算出了事情,责任也赖不到你们头上的。」

若叶遥还想说什么,但先一步离开公园服务中心的御守已经来不及听她的劝告了。

「对不起,浅井同学,我没有替你看好他……」


刚才从风纪委员的布局来看,御守大致了解了停车场附近的地形。他离开公园,绕到了立体停车场的西侧。

这里是一片居民区,不过因为「回廊波动」的关系,人群早就被疏散到其他地方去了。

所以能在一些隐秘的小巷中偷偷观察。

停车场的每一层都有相当数量的念力系镇守,但从分布密度来看,他们很明显地偏向了公园一边,以保证火力集中一面「念力壁垒」的稳定。

「能扭曲能力的『念力壁垒』吗,第一次见,还真是神奇啊。」

在这期间,风纪委员已经向停车场派遣了数支别动队,但他们无一不在穿过无形的「念力壁垒」后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念力攻击。挤压,张裂,上抬,下坠,各种能对人造成切实的打击却又无法判定来自何方的干扰打乱着他们的阵型,向他们发出「禁止通行」的警告。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不过这种针对幻现者的攻击,放在御守身上就不一样了。

虽然此前想过自己是不是拥有着不知道该怎么发动的能力,但实际借用「念力壁垒」来验证了一次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确不会被任何外来的力量干扰,就这样畅通无阻地越过了风纪委员一直死攻不破的高墙。

高兴的同时,也意味着他已经完全丧失昨晚可能还有所残留的超能力了。

御守不是解释不了这种现象。

实际上,他还在冷饮店的时候,一直有注意挂在墙上的液晶屏幕。上面虽然始终轮播着那家店的各类商品,但在屏幕下方不停滚动的字幕上,御守发现了一条怎样都没法释怀的新闻。

——「某人体精神研究组织最新发现,人格分裂症患者或许能够同时拥有多个能力」。

像御守这样的失忆症患者,是否也能解释成某种层面的人格分裂呢?

假如这家研究所公开的信息千真万确的话,那么发生在御守身上的谜题也就能得到相应的解答了。

那能奇迹般躲过任何攻击的能力,是失忆前的他所拥有的。

而现在的他,已经因为「新生人格」的诞生而丧失了原先的能力,变成无能力的普通人了。

既然是普通人,那么御守身上微弱到几乎不存在的「梦镜回廊」,就算会被强念力场干扰,将数据相乘后得到的波动指数也是很小的吧。

他从一开始就盯上的那条小道入手,偷偷潜入了立体停车场。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