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3

  • 4 阅读
  • 3883 字
下一章

(防备还真是松懈啊。)

御守贴着墙快速地在昏暗的空间中行进着。

(是认为「念力壁垒」能把绝大多数入侵者隔绝在外,所以想当然地忽视了内部,这么说也不无道理。)

当他撞见几个无所事事而在四处游荡的不良少年时,不动声色地停下脚步,在他们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前躲到身旁的车后,凭借着这样的方法快速行进到了三楼。

(只不过……)

可疑的现象开始出现。

(为什么这层一个人都没有?)

不同于下两层楼隐约回荡在四周的谈话声和外部传来的轰击声,取而代之的是无声的空寂与无边的黑暗。

就连防止车辆意外驶落而设计在楼层周围的栏杆内侧,都被卷帘门所替代,在这个楼层中制造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空间。

(这么大动干戈,是生怕外面的人注意不到吗?还有刚才我没注意到这层楼被封锁了啊?)

在这一瞬间,御守意识到自己的行踪已然暴露。

目标锁定。

追杀开始。

一阵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他连打了好几个哆嗦,动作僵硬地定在了原地。

必须赶紧离开!

正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从楼道口传来。

嗒嗒,嗒嗒。

令人毛骨悚然的从容。

就像是确认了目标无法逃脱一样。

上钩了。

被巨大的恐惧冲昏了头脑后,御守唯一能做的只有回过身,鼓起勇气对上追杀者的目光。

不。

就连这最低限度的运动,他都已经做不到了。

一团火焰给这个黑暗的空间带来短暂的光明后,毫不留情地击中了御守。

「啊啊啊啊啊啊啊!……」

庆幸的是,他的衣服并没有因此而燃烧起来,只是出现了少许烧焦的痕迹。

不知该不该进一步确认,对于这种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情况,御守本能地想逃跑。

但迎来的却是下一波攻击。

(必须要躲开!)

这次他终于腾出了回头的余暇,确认了火焰是来自那个黑衣黑帽黑口罩的墨镜男后,抓准对方制造火焰的空隙,后脚发力起跳而离开了原地。

轰!!!!!!!

被火焰击中的地面,留下了半米深的大坑。

炸裂开的炮火声回荡在黑暗之中,御守用双手全力堵住耳朵,还是因为剧烈的轰鸣而晕眩不已。

「你是谁?!」

对方依然没有开口,只是挥了挥手,从手心处喷射出猛烈的火焰,气势汹汹地朝着御守发起进攻。

奇怪的是,他的火焰像是快熄灭的蜡烛般,并没有驱散一丝黑暗。

「你不是念力系吧?为什么要卷进这种事端里……?」

他在车辆间来回躲闪,发现对方的攻击果然在有意识地避开它们,看来也是不想引起更大的骚乱。

「喂!你有在好好听我说话吗!」

沉默不语。

每一次的攻击都对地形造成了相当程度的破坏,很难想象御守的肉体承受到这种打击时会是怎样一幅情景。

这个墨镜男与其说是带有人情味的追杀者,更不如说是不带感情色彩的杀人机器。

被雇佣了,或是被控制了。

他的脑海里首先跳出这两个词。

念力系的能力有限,于是需要丰富战力,而在各个领域寻找打手。

能解释得通。

然后最格格不入的一点是……

「为什么你的能力不会被『回廊波动』影响?」

避开最后一串火舌后,身后突然陷入了沉寂,视野也重新被黑暗所填充。

御守朝楼道口望去,站在那里的依然是黑衣黑帽黑口罩的墨镜男。

不,墨镜已经掉在了一边。

而与他对视的那双眼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是在为下一次攻击做缓冲吗?还是说。)

他开始向御守靠近。

御守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往后退了几步,背后却感到一阵冰凉的触感。

走到尽头了?!

拉开的 50 米距离,在迅速地缩短。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为了不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必须要想个逃脱的办法。

火焰,轰击,爆炸。

(?!)

御守的嘴角,扬起了难以察觉的弧度。

见他开始虚张声势,黑衣男倒是没有丝毫迟疑,再次喷射出炽热的火焰。

没有了车辆等障碍物,这次的攻击直指中心。

咯噔咯噔——

御守的胸口剧烈起伏,手心冒出大量的冷汗。

(3,2,1……)

跳!!!

身体向右倾斜,后脚猛地蹬向卷帘门,在与火焰不到 3 厘米的距离外擦身而过,重重地摔到了一边。

而一口气沿直线冲击的火焰,在卷帘门上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光线迅速填充了黑暗的空间,黑衣男无法适应强光的照射,忙用手臂挡住了双眼。

就是现在!

御守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往楼道口的方向没命地跑去。

(现在下楼应该还来得及!)

本来卷帘门上被撕开的裂口就是个不错的逃生点,但他并不想因为一时心急而在三楼,也就是十多米的高度处自由落体。更何况不知道那里对下去的地面是什么情况,到了二楼的话,或许还能有找到绿化带作缓冲的余力。

然而下楼的那条楼梯,却被同样的卷帘门给拦住了去路。

他用力地抬了抬卷帘门,根本没有移动的迹象。

(只有上楼这一条路可选了吗?!)

趁着黑衣男还没有完全回过神而再次采取行动,御守放弃了逃离的想法,往更高层跑了上去。

(为什么会这样……)

御守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为什么这里也是无人的黑暗空间?)

他快速地打量了一遍四楼的停车场,一咬牙冲上了五楼。

还是一样。

卷帘门紧紧地锁在地面上,天花板的照明灯一如既往地处于关闭状态,更是不存在本应存在的不良少年们。

根本就没有人员提前撤离的痕迹,要说他们集体跳楼也太不要命了一点。

只是为了抓住区区一个御守,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有哪里不太对劲。

带着深深的疑惑,他继续向楼上跑去。

六楼。

(构造不太相同?!)

楼道口附近的墙壁上,明显多出一扇带窗的防盗门。

一片稀疏的光线从门外打进来,照射在对面的一辆越野车上。

御守稍作迟疑,慢慢地靠近了防盗门。

窸窸窣窣——

当这种细微的动静不可避免地传开后,防盗门轻轻地、但又清晰地震动了一下。

就像是门外有什么东西察觉到了御守一样。

搞不好有人!

他连忙贴紧墙壁,微微扭过头向窗外瞥去。

能从这个角度窥探到的外部,除去占了视野三分之二的铁栏杆以外,只有单调的蓝天白云,并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

而仓促的呼吸声,突然自下而上传入御守的耳中,吓得他往后跌去,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喂?」

熟悉的声音!

「是御守吧?!」

身份被认出来了!

御守马上起身,在防盗门的窗户上看到了那张久违的脸。

虽然只隔了半天,却像是许久未见面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后者表现得更加激动。

「御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先不管这个,能帮我把门打开吗?」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个门被锁住了。」

御守也想马上和云洋会合,但这扇厚厚的防盗门,却阻止着他付诸行动。

话音未落,云洋便从窗外递来一把构造奇特的钥匙。

「用这个!」

御守不假思索地接过钥匙,在防盗锁上捣鼓了起来。

除去他中间因过于紧张而转反了方向、吐槽云洋为什么会有万能钥匙的时间,打开这扇防盗门总共用了 3 秒。

很小的一个数字。

却在战略意义上产生了决定性的区别。

「御守,你快走吧,这里很危险……」

「为什么?」

「诶?」

云洋前脚刚迈出一步,身体顿时僵在原地。

「说到底,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师让我来调查『回廊波动』,就像昨天去救你一样,要把被他们拐走的『目标』救出来。你又为什么……」

御守把云洋拉回了防盗门外,重新掩上了门。

看清楚这里只是作为休憩用的阳台后,他暗自叹了口气,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到身旁的少年上。

「对不起,云洋!是我带山吹进入东瀛,才让她被念力系盯上的……」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山吹被不良绑架了?微光茶馆应该很安全才对……老师?」

云洋按了几下蓝牙耳机,顺利与另一边的老师建立通讯。

他无视了御守,在一旁与老师交流了好一会儿。

御守默默地站在一旁,内心感到无比愧疚。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没事,现在已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不管怎样,先告诉我详细情况吧!」

「嗯,好。准确地说,是被赤岛晴川这个人给绑架了。……」

把情况简要复述了一遍后。

「我知道了……」

「也就是说,只要确认了赤岛的位置,山吹的位置也同样确认了。可是……虽然我莽打莽撞地闯了进来,但并不能百分百确认他就藏在这个地方。假如到最后扑了个空的话,那在这段浪费掉的时间里,山吹会发生什么就想也不敢想了……」

「等一下,御守。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你说什么?」

「那个叫赤岛的,有告诉你他是什么能力吗?」

被云洋这么一提示后,御守愣了半会儿,随后像是什么关键的锁被解开了一样,他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眼神。

「『炽热火羽』,能够制造火焰,甚至在背后生成巨大的火翼……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

难怪黑衣男要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能力也不会受到「回廊波动」的影响,甚至还这么拼命地追杀自己。

「这个黑衣男,多半就是赤岛晴川!」

「这样一来老师让我救被他们拐走的『目标』也说得通了,没想到竟然是山吹……」

两人互相交换眼神,再次进入了停车场。

他们沿着车辆专用的螺旋滑行楼梯缓步上行,同时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距离御守摆脱黑衣男已经有一会儿了,现在倒是没有听见任何异常的声响。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会松懈下来。

如果镇守在停车场里的不良少年们真的通过某种方式撤离了的话,IOT 应该会急速下降才对。也就是说「念力壁垒」不再能够阻挡风纪委员的脚步,而让他们攻打进来。

但直到现在,两人都没有得知这方面的消息。

或许不良少年们并不是临时撤离了,而是躲起来了?

可停车场那么宽敞,他们又能躲在哪里?

御守突然发现停车场里的货车特别多。

(刚才忙着躲黑衣人的攻击,一直没有注意其他不良的事情。这么一想,货车……?!)

?!

御守马上做出了噤声的手势,提醒云洋放低音量。

原来如此……

「(他们一直在监视着我们吗,可恶!)」

御守暗骂了一声,他最讨厌这种被看光的感觉了。尽管要求自己在这种看似空无一人、实则豺狼遍野的环境中及时产生清晰的认知有些过于无理,但就结果来看仍然是非常严重的失误。

这样也好,总之是被下达了全体隐蔽的命令,让整个停车场变成幕后黑手的狩猎舞台吧。

行进到七楼,周遭依然是同样的画面。

「(做好准备吧,御守。再往上一层就是顶楼了。)」

只是接下来的一切计划,再次被眼前的卷帘门给打断。

「(这些下三滥!)」

嗒嗒,嗒嗒。

令人毛骨悚然的从容,在两人的心头悄然编织。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