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4

  • 7 阅读
  • 3827 字
下一章

「(很诡异……)」

「(哪方面?)」

云洋戴上了热红外遥感护目镜,一脸愁云地躲在暗处观察着停车场内的情况。同样隐藏在黑暗中的御守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对现状提出了疑问。

「(你接下来该不会说各种方面都很诡异吧?)」

这是他亲眼看着云洋脸色越来越凝重后得出的结论。

「(先不说楼下那个正在快速靠近的人,这层所有藏在车厢里的不良,似乎都处在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

「(……)」

「(就好像,瘫倒在里面再也不动了似的。)」

「(嗯……不对,那不就是死了吗?!)」

云洋没有立刻作答,并不是默认了这个事实,而是还存在着其他的疑惑。

当然重新审视御守的猜测后,他还是立刻做出了反驳。

「(死人是使用不了能力的。)」

御守也停止了更加阴谋论的想象,继续等待着云洋的下文。

「(非要形容的话,更像是昏迷不醒之类的吧。只是明明已经变成这样,念力输出功率反而变得更强,这才是最诡异的地方……)」

看着这样认真的云洋,御守觉得自己也太没用了,明明是自己一手惹的祸,却在一旁企盼他人帮忙解决。

无力。

深深的无力感笼罩在他的心头,让他开始讨厌起了没用的自己。

只是御守总有种「事情比想象中的更严重」的预感,似乎让他自我厌恶的原因远不止这些。

他还有着更多会引起自己厌恶的地方。

到底是什么呢?……搞不懂。

但正是如此,他才要更加努力地弥补过错、改正那些格格不入的缺点才行。

不能再一味期待着别人的帮助了。

他要将希望,紧紧地攥在自己手中。

在技术方面,目前只有云洋有这个条件,御守并不好过多地插手,玩转先进装备这种事情好好交给云洋就行。

他更有机会介入的方面,是策划接下来到底该如何行动的具体方案。

一,暴力破坏楼道的卷帘门,一口气冲到最顶层救出山吹。

二,等着黑衣男上楼,胖揍一顿后拿到钥匙。

三,马上从这里跳下去,等着警备员来处理。

从出发角度来看,第三条直接排除。不说警备员到底来得及不及时,跳下去之后他们还能不能被验尸官辨认出身份还说不定。

从战斗力角度来看,优先考虑第一条。毕竟从正面上那个会放火的黑衣男,就连周围 10 米都靠近不了,更别说近身肉搏了。

但真要说起来,他们也没有什么暴力破坏卷帘门的方法。如果冒着损坏车辆的风险去硬碰硬的话,到时候真该考虑光是车辆的维修费他们就支付不起的问题了。

想到这里,御守往云洋那边看了看,突然灵光一闪。

他是已经暴露了,但云洋还保持着没有被发现的潜入状态,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做到些什么?

第二条还有着启动的价值。

自己尽量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吸引黑衣男的注意,而隐藏在暗中的云洋,则抓准时机出手攻击黑衣男的要害,以这种传统但有效的埋伏方式展开行动……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征得云洋的同意后,接下来该考虑的就是怎样安排作战方略了。

作战的核心是御守,云洋的话只要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哪里都可以躲起来。

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后,御守的眼中燃起一丝热血的火焰。

首先要作出的伪装……

慌忙地在紧锁的卷帘门前来回踱步,表现出一副焦急而无可奈何的模样。但同时要注意动作不能太假,以免被对方发现端倪。

虽然计策非常老套,但往往是这种真实的行为更容易让人相信。

而在原地待机的云洋,突然捣鼓起了蓝牙耳机来,似乎是被其他信号源连接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而一直不近不远的踏步声,也在某一刻愈发清晰了起来。不等御守转累,那双散发出狂热气息的眼睛,就这样闯入了他的视野……

——角逐的号角在这一刻正式吹响。

说实话,黑衣男的到来的确让御守有些猝不及防,但既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怎么说也不能还没开始就直接放弃了。

成功将惊恐的心情传达给对方后,他开始紧贴车辆迅速移动了起来。

如果盲目地在空旷的位置逃窜的话,迎来的只有死路一条。利用他们不敢轻易破坏这些车辆的条件,御守灵活地在车辆之间游走,同时调整好两者之间的距离,一步步把黑衣男引向云洋埋伏的位置。

作战初阶段很成功。

黑衣男的确有着「抓获御守」这种明确的目标,也在尽力避免放出的火焰触碰到车辆,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采取靠近御守的措施。

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

他快速回头瞟了对方一眼,目光所及的依然是布满血丝、毫无生气的双眼。

以及生硬的、过于古怪的肢体动作。

不管了。

总之只要把他引进埋伏圈,一切都会结束。

但——

一阵沉闷的响声打破了寂静,掩盖了两人的脚步声。

轰隆隆隆……

这是发动机的声音?!

不给御守充分反应的时间,去路突然被身旁疾驰而来的货车给截断。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正环顾四周寻找着其他的路线,轮胎漂移的摩擦声传入他的耳中,调整好方向的货车再一次向他冲撞过来。

不行,来不及……!!

而本来就追在他身后的黑衣男,更是趁机燃起了熊熊烈焰。

(骗人的吧,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

这次绝对逃不掉了!!!

明显快于货车的火焰,重重地击飞了御守。

他只感到背后承受了猛烈的冲击,在空中一阵头晕目眩后,狼狈地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虽然衣服并没有因此燃烧起来,但剧烈的疼痛还是把他折磨得痛不欲生。

已经到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地步了……

先是差点被莫名其妙开过来的货车碾死,再是被身后的黑衣男用火焰偷袭。

对手明明只有一个人才对啊……

???

货车。

黑衣男。

刚才他在御守身后。

如果被货车撞的不是御守的话,那就是……?!

完成这一段思考只花了 3 秒。

而后再次炸裂耳膜的巨响,伴随着轮胎打滑的噪音一并传入了他的耳中。

「御守,你没事吧!!!」

实在看不下去的云洋,终于从拐角跑了出来。

「该死的……」

御守扶着对方,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那个人才对……!」

意识到这一点后,云洋把目光投向停车场尽头。

在那里,货车以倾斜的姿势靠在卷帘门上,而透过车头下的缝隙望去,一大滩猩红的液体将那片区域染成了鲜血的颜色。

「他们这是自相残杀吗?」

云洋再次戴上护目镜观察了一遍,确认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个大活人。

但状态依然如同先前所说的那样,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御守忍着巨大的疼痛,一步步朝车祸现场迈去。

「喂!御守!」

没有理会旁人,踏着虚弱却坚定的脚步。

「就算事情变成现在这样,也还不能确定……」

无视了云洋,目光锁定在那片惨败的血迹上。

(该死的「回廊波动」,利用完手下就毫不留情地下手肃清,这种事情我怎么能认同啊!)

从刚才的种种现象,御守就看出了些许猫腻。

为什么明明是一方的人,不良少年却要开车撞向黑衣男?

为什么明明有着剥夺御守行动力的机会,黑衣男却要救下他?

为什么明明能够制造火焰,却连最基本的高温与引燃都不具备?

尽管他一度认为是赤岛抓走了山吹,导致了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

但御守还是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更深层的、更关键的信息。

不是念力系为什么要引发这次事件,也不是他们为什么要特意抓走山吹。

——「这已经不是念力能够做到的范畴了,不如说是精神系才更合适。」

在「回廊波动」的影响下,这些不良少年们甚至能将念力扭曲成精神系的能力。

——「据说只要念力系们大面积地使用念力,就能做到操控人的精神,乃至操控他人的能力……」

说到精神系,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词是什么呢?毫无疑问,是「操控」。

假如说,赤岛并不是真的以自己的意识成为卧底,而是被什么人操控了才变成那样的话。

那么至今为止御守对赤岛的一切猜测,都存在着一个天大的误会。

御守现在,就要先从他们的魔爪中救出赤岛。

云洋知道自己拦不住御守,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气氛异常地冰冷。

刚刚经历了货车与卷帘门的剧烈碰撞,而下一秒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的实感,给御守一种如坠冰窟的巨大反差。

明明清楚其他车里面也有着好好的活人,反而因为这种诡异的体验而感到更加不安。

一步一步。

走到了赤岛的身边。

御守只是受到了轻微的擦伤,但眼前的赤岛单从表面来看,就明显有着被货车正面撞飞而留下的痕迹。

虽然谈不上血肉模糊,但因头皮破裂而流出的血液还是遍布了他的脸颊,就连痛苦的表情都难以看清。

而下半身的情况更是惨不忍睹,不仅左腿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扭曲,右腿更是险些被货车的轮胎直接碾压,姿势僵硬地瘫在一边。

如果考虑到内侧的话,他的负伤恐怕会更加严重吧。

御守被这一幕所震撼,深知无用的自己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还是鬼使神差般伸出了手……

做着如此打算的他,突然转移了目光。

对上了赤岛猛然睁开的双眼。

这是……陷阱?!

即使身体状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他依然将第一目标锁定为「抓获御守」。

在怔在原地的两人做出反应的前一秒,从背后喷射出一对巨大的火翼,霎时间照亮了黑暗的停车场。

而先前所缺失的高温,也在这一刻得到了足够的体现。就像是一下子汇聚了全力一般,将所有的力量都无所保留地释放了开来。

看样子,是铁了心要杀掉他们了。

不,与其说是被控制的赤岛,还不如说是在暗地操控着他的「回廊波动」。

是啊,本来赤岛就是被控制了的,就算因为某些原因丧失了行动力,一有空隙的话还是会不遗余力地为幕后黑手所用的吧。

……

但说到底,这种情况还是太矛盾了些。

如果「回廊波动」真的控制着赤岛,那为什么非要让自己的人把他撞成残疾之后再去执行任务呢?无缘无故给己方战力削一刀并不好玩。

他们没理由会有那种恶趣味。

所以真相其实是,赤岛也是趁机潜入这座停车场的?

山吹并不是被赤岛绑进来的,而是不良集团中的其他什么人。

而「回廊波动」察觉到了这个威胁,才派出不良少年去阻止赤岛。

完成这一段思考,御守还是只花了 3 秒。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就不应该同情心泛滥,去关心什么赤岛晴川的。

在确认了真相的这一刻。

也确认了他们的死亡。

而后展开到极限的火翼,势不可挡地朝着他们俯冲而来——

热浪灼灼翻涌,火光四溅,御守下意识地用手挡在了面前,无助地迎接着死亡的降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