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Chapter.15

  • 7 阅读
  • 4165 字
下一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呻吟声传入耳中。

眼前一片空白。

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已经让自己来不及做出思考了吗?

是因为火翼在瞬间就摧毁了自己弱不禁风的身体吗?

是因为灵魂终于脱离了身体的束缚而得到自由了吗?

不。

明明进入了微妙的虚无状态,御守还是对此表达了否定的态度。

知觉并没有消失。

身体也并没有被烧毁。

传入耳中的,并不是自己的声音。

鼓起勇气睁开双眼,黑衣男正抱头咆哮着。

身后的火翼掠过头顶,径直挥向楼道口处的卷帘门,将铝合金材质的屏障炸得四分五裂。

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他的目标并不是我……?)

御守怔在原地,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弄清楚现状。

等到对方的火翼燃烧殆尽后,云洋才摇了摇御守的左肩,提醒他赶紧振作起来。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程度了。

尽管已经百分百没有了疑问也好,必须先决定性地确认对方的身份。

御守再次向黑衣男靠近,小心翼翼地摘下了他的口罩。

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他们的眼帘。


念力系是怎么通过特定的手段,模仿精神系来操控他人的呢?

答案很简单。

人体内的「梦镜回廊」虽然是由大脑构建、以人体为容器的微小而稳定的能量场,但如果换个方面思考,把它看作一个闭环控制系统,那么就能够通过反馈环节逆向输入数值,达到一定程度影响控制器、也就是大脑的效果。

「回廊波动」之所以选择操控 Star 3 的「引火能力(Pyrokinesist)」而不是其他幻现者,主要原因就在其对于念力操控的摆脱程度。

想要扰乱念力,常用的方法是快速变温、变压等操作。但考虑到外来念力针对的是大脑这个重要部位,降温冰冻对其的伤害远比高温灼烧来得低。为了确保在拥有足够战斗力的情况下不让被操控者轻易摆脱控制,最保险的策略就是对「引火能力」下手了。

相应地,赤岛晴川因此沦为了「回廊波动」的走狗。

但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唯一摆在御守眼前的事实,就是赤岛以牺牲自己的代价扯断了他与「回廊波动」的连接,还用最后爆发出的力量破坏了通往顶层的楼道口前的卷帘门。

然后彻底倒在了血泊中。

「……」

「我们还是先上去吧,他还没有死。」

「但总不能就这样把他放置在这里……」

「放心,我已经联系上风纪委员了,他们突破了『念力壁垒』,马上就会赶过来。」

御守咬了咬牙,不甘心地朝楼道口走去。

「总之,山吹就在上面了对吧。」

他晃了晃脑袋,尽量不去想赤岛的事情。

(害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怎么想都是我的错啊……)

不管发生了什么,总是先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他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这一点。

但明知接下来的路会有多难走,都会因为一时冲动而草率地做出决定,反而引来更多的麻烦。

原来这就是让他自我厌恶的地方。

如果不是赤岛救了自己的话,他恐怕也会像赤岛那样不省人事吧。

都是别人在替他承担。

就连山吹都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才弄丢的。

于是,看清自己本质的御守,消沉了。

「不行……」

「做不到……」

「就凭我,怎么可能挽回这一切啊!」

低下头,不敢直视云洋的眼睛。

「御守……」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

「你不要这样——」

「我知道的啊!」

拍走云洋凑过来的手,退后几步怒吼道。

「我知道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什么,大家都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你知道吗,都是因为我啊!」

「不是那样的。」

「和山吹一起出来找人却反而把她弄丢,想帮上风纪委员的忙却连好好选双袜子都做不到,就连赤岛都为了救我而被撞成了这样。可从一开始我就什么也没做到,什么也没改变,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事态越来越严重,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苦吗!」

尽管他已经在冷饮店崩溃过一次了。

但他面对如今这样的惨剧,还是做不到坚强地面对一切。

「都说了不是那样的啊!」

云洋也抬高了音量,抓住御守的肩膀用力摇了好几下。

但御守已经消极到连一丝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了。

唯一的动作就是目光呆滞地看向地面,眼中噙着自暴自弃的眼泪。

「你好好想想事情最开始是因为而什么引发的。『回廊波动』,是因为『回廊波动』对吧?你敢说连这个都市传说的产生都是因为你吗?!」

「可是……」

「当然不是啊!他本来就是由一群念力系以『为了引起重视』为由而组织的大型骚扰事件,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山吹被抓走果然还是因为——」

「不是因为你!」

云洋再次打断了御守的发言。

「他们会抓走山吹是早就谋划好的,就算你没有把她带到东瀛,事情也一样会发生。倒是你,从一开始就一口一个『不行』『做不到』,这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吗!动不动就把责任归咎到自己身上,你就那么不相信自己吗!」

即使是从不动怒的云洋,也因为御守的懦弱而愤慨不止。

「既然你认为一切事端都是因为自己而引发的,那就尽全力去弥补过错、挽回你所失去的东西啊!一个人在这里自怨自艾,自己放弃了改正的机会,不觉得正是这样的你才是最没用的吗!」

御守把头又埋低了几分,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对不起,我失态了。」

「不,云洋,我才应该跟你说对不起……」

他终于抬起了头,与云洋四目相对。

「也许我的确像你所说的那么没用吧,但现在我已经想通了。」

「嗯。」

云洋毫不吝啬地向他传达期待的心情。

「可能凭我一己之力的确做不到将一切变成原样,但既然是我犯下的错,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拼一把的,对吧……」

御守把目光投向通往顶层的楼道口。

毕竟他也不想再一事无成下去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拼一把』,还真是没有成长的领悟呢。不过你能振作起来,那就是最好的了。」

看着云洋从头到尾都没有畏惧过的样子,御守终于意识到自己也是有朋友的,也是有可以一起战斗的伙伴的。

如果连朋友都不相信,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跟「回廊波动」谈条件呢?

别无选择。

必须迎难而上。

最终,他们一同朝着顶层迈进。


「放开,呜呜……放开风铃铃!!……」

在被集装箱层层包围的昏暗空间里,山吹被绑在较矮的集装箱上,挣扎着、喊叫着,试图撑断牢牢锁住自己的麻绳。

但只是徒劳无功。

这样的空间里不知为何会有一张沙发,一个金发少年,正以一种极其嚣张的姿势坐在上面。

而双眼则微妙地眯成一条缝,瞳仁从缝中迸发出一种强烈的好奇感,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刚醒来的山吹,从嘴中慢慢地吐出一串字符:

「既然『引火能力』派不上用场,那么身为『琉璃星舞』的你,又能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充满了戏谑与玩弄。

「救命!!!」

撕扯着喉咙,疲惫地向外呼救。

但得到的只是这样的答案。

「别浪费力气了,这里可是被『回廊波动』所笼罩着的,就算你喊得再用力,也不会有人能听见。」

语毕,更是用嘴角勾起的弧度嘲讽着她。

对这种无助的情况,山吹深感恐惧。本来只是想要和前辈好好相处的……

却被受到了控制的赤岛骗到了这种地方来。

(看来除了老师、云洋哥哥和御守前辈,其他人一个都不能相信。)

但才有了觉悟的她,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又能有什么用呢?

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明明用「孔雀座」就可以马上得知前辈的情况,非要轻信赤岛的诡计,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意识,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按照前辈的性格,现在肯定在拼了命地想办法救风铃铃吧……)

心中思绪紊乱,嘴巴也喊得口干舌燥,不停地咳嗽。

而金发少年只是始终用那种充满侵犯的恶心目光盯着山吹看。

起身,靠近。

(果然是要对风铃铃做什么了吗?!)

脸上开始浮现不安的神色,恐惧瞬间填满了她的内心。

背在身后的手一再尝试汇聚「夜空结界」,却总是被不明力量给打断。

她的能力并不是在黑暗中就能发动,关键是要照射到星光。

而这唯一的条件,就已经满足不了了。

「你别过来、别过来啊……风、风铃铃警告你,如果前辈来了,他绝对会——」

「哦?你是说御·守·真·幻吗?」

语气也轻浮到了极致,很直白地道出了「前辈」的全名。

「那个家伙,现在还被我的手下困在下面呢!把希望寄托在这么没用的家伙身上,你也太不自量力了点吧?」

「风铃铃不允许你说前辈没用!」

只是挑了挑眉,高傲地等着山吹的下文。

「前辈……前辈是风铃铃这个世界上最憧憬的人,他是风铃铃的英雄!才不会被什么『回廊波动』打败呢!」

「英雄,是吗?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你口中的这个『英雄』,是怎么凭一己之力拯救这座城市的。」

山吹很清楚御守的实力,他是绝对不会因为区区「回廊波动」而止步的。

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家伙要说出这种大话。

但另一方面,她也很奇怪为什么「为了引起重视」的念力系,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大,还把她给抓了起来。

单纯地想对她做不单纯的事情吗?

没那么简单。

「喂,你为什么要抓风铃铃?风铃铃跟你们的计划没有关系才对。」

「我倒想问你,为什么要这么相信一个无能力者?跟着初空干不好吗?非要搞什么逃跑。」

很轻松说出口的话,让山吹震惊不已。

「初空」?

他,是初空的人?

「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啦。我的计划,就是把你抓回去。」

不要……

不要啊!

绝对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

「你放开……放开风铃铃!」

她再次挣扎了起来,却因此而被绑得更紧。

脖子、胸部、腹部、大腿、小腿,受到了更加强烈的挤压。

喘不过气。

几近窒息的痛苦把她折磨得苦不堪言。

「你这个卑鄙的走狗……」

「不不不,这可不代表我就是上面的人。」

什么意思?

「相反,我正要利用这个机会让上面重视我,借此来争取开发能力的机会而已。」

「你的目的,仅仅是这个?」

「对啊。」

「利用了这么多念力系的初心,只为满足你一个人贪婪的欲望……?」

「话不能这么说。」

惊讶之余,她发现停止挣扎后,勒在身上的绳索也略有松开,姑且放弃了抵抗。

但并不代表她会向金发少年妥协。

「他们可是自愿响应我的『回廊波动』的,怎么能说利用呢?」

「你——」

「倒是你,我还可以说是稍微利用了一下。」

她被金发少年疯狂的想法深深震撼了。

怎么会有这么不择手段的人?如果实验组织的选人方案是「自私」「残忍」的话,他大概早就被重视了吧?

「不过经你一提醒,我倒觉得你还挺不错?」

刚从惊愕中反应过来,就发现对方轻薄的目光正在自己的身体上四处打转。

因为外面只穿了一件吊带裙,感觉麻绳就在和自己的身体亲密接触一样,而对方的目光更是给她一种被看光了的感觉。

「不要,不要……」

贫瘠的小胸脯上下起伏,呼吸再次紧张了起来。

在这片黑暗之中,对方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都是有可能的。

「救命!!!御守前辈……救救风铃铃!!!」

求救无果,她更是害怕到了极点。

「喂,别动啊,你这样可是会让我很困扰的。」

「前辈……」

哆嗦着身子,心中越来越慌乱。

而对方则不紧不慢地伸出了手——

「给我停下!!!」

只是一刹那。

他的手指,在离山吹小巧的脸蛋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山吹盼望了不知多久的人。

「御守前辈!」

她的英雄,来了。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