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幕间(二)

  • 5 阅读
  • 3957 字
下一章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刀疤脸,少女不断后退,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这家伙又要用那招吗?那我就把脑震荡反弹回去好了。)

对方夸张地咧着嘴角笑了起来,将右手往外挥了挥,做出攻击的预备动作。确认了自己有复制对方情感的趋势之后,少女暗自盘算着能力发动成功的几率。

(如果还是刚才那种程度的精神影响,就算被攻击到也无伤大雅。只是,总感觉他哪里不太对劲……)

先前目睹了数次小跟班抱头求饶的画面的少女,似乎意识到自己搞错了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了。

「?!」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迅疾的风声,反应慢了半拍,少女急忙后脚发力,踩着木屐纵身侧跳,猛地撞在了结实的墙面上。

而就在下一秒,眼前闪过一道锋利的白刃,她竟然看到了那一刹那自己惊恐的眼神。

(好险!……)

刀疤脸若无其事地接过匕首,反手握住后拍拍手道:

「反应力挺快的嘛。」

少女摇摇晃晃,勉强稳住了身子。

「鬼知道你耍的什么把戏。」

「虽然小刀只是和你擦肩而过,但在那种情况下能躲开已经很不错了。刚才那么努力地降低重心,也是为了不被脑震荡干扰到精神状态吧?只可惜在这一点上,你完全被我利用了。」

撞在墙上的少女,背部依稀传来疼痛,为了完成侧跳而调整姿势的右脚差点扭伤,就连刚才自己无意间暴露的惊恐眼神,也依旧在她心中挥之不去。

仅仅是防御不良少年的第一招,少女就不得不做到这种地步。

而接下来,刀疤脸更是狂妄地嘲讽道:

「你还不配做我的对手!」

找到平衡不出十秒,少女的背部被钝器猛击,一口气接近了刀疤脸三分之一的距离。

「这里可是小巷,换句话说,就是我们这些不良少年的领域!所有被你们这些城里人当做垃圾的废弃物品,在我们手里都是武器!」

击中少女的是被幻彩波浪撕裂成两半的破垃圾桶,这样扭曲的形状反而加强了它的杀伤力,少女肺部的空气被悉数挤出,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现在,少女离刀疤脸还有不到二十米远的距离。

(我想起来了,他根本就不是精神系……)

她踉跄地后退了几步,靠在潮湿的水管旁擦了擦嘴角渗出的暗红色液体。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试一试的话……)

从这里能听到汩汩的流水声,看来这一片的居民区还是在正常运行的。

既然如此,少女还得考虑怎样降低战斗的破坏程度。

刚才被小跟班在墙上开的大口子,或许已经有人注意到并且打算向安全部门举报了吧,这样大概会引来调查事故的风纪委员也说不定。

好在少女在铺设拉锯战的过程中,把刀疤脸慢慢地引到了小巷深处,这样就不会有无关人员发现他们之间的对战了。

但换个角度来说,一旦少女陷入了危机,没有人会来救她。

「你似乎找到了一个可靠的支撑点,但是很不幸,这里的一切都是被我动过手脚的,比如说……」

少女笑了笑,保持着异样的沉默。她甚至把左脚搭在了水管上,像是在挑衅刀疤脸不可能做到那种事情。

「这样!」

少女身后的一段水管突然爆裂,高压水柱喷涌而出,抵住少女向着刀疤脸直冲而去。

同时,刀疤脸引胯弓腰,反握匕首的手臂往后拉开,脸上露出了狞笑。

「我可不会因为你是女生而手下留情。」

少女暗自计算着与刀疤脸之间的距离。

「在我的眼中,你们都是猎物!」

刀疤脸的手臂开始蓄力,青筋暴起,仿佛能在接触到少女的一瞬间就用匕首将她撕成碎片——

(啊,是啊,如果刚才是两脚着地的话,现在的确没有活命的办法了。)

就在刀疤脸挥出匕首的一刹那,少女的姿势突然改变,左脚上的木屐自下而上完美地接住了刀疤脸的必杀一击。

嘭!!!!!!!

临时变轨的少女带着木屐上的匕首一头栽进了数米外的垃圾堆里,而助了她一臂之力的高压水柱毫不留情地击中了刀疤脸,将他按在对面的墙上摩擦生热。

(挡住了……)

少女吃力地从垃圾堆里探出了身来。

因为高压水柱的冲击,身后的布料已经全部浸湿,头发也变得湿漉漉的。她拔出嵌入木屐的匕首,踉跄地退到了相对空旷的位置,警惕地盯着刚从高压水柱中脱身的刀疤脸。

虽然不知道这个匕首是从哪里来的,但确认了刀疤脸其实是念力系,接下来的战斗应该就没有那么难对付了。

刚才身后的钝器打击,以及水管的突然爆裂,想必都是刀疤脸的念动力在作祟吧。

那种只需要凭借大脑的意念就可以操纵现实的能力。

虽然少女能够反射属于精神范畴的脑震荡,但对于念动力这种并非直接作用在自身,而是借助外物进行攻击的能力,她就没有对策了。

该说是刀疤脸有自知之明吗?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直接对少女使用念动力,难不成他已经看透少女的能力了?

(明明他只要那么做,我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得胜利。如果说仅仅从反射了「幻彩领域」的黑色熔流就能看透我的话,那这个家伙也未免太敏锐了……不对——)

刀疤脸又对着少女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搏斗的猛兽在磨牙吮血一样,脸部表情变得狰狞无比,五官扭曲到了极点。

然而快意不出三秒,刀疤脸突然像是被无形的利剑重重地劈了一刀般往后倒去,胸口赫然裂开一道刺目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

「啊啊啊……!!!」

是敌意!

看刀疤脸重伤的样子,刚才恐怕是想直接杀死少女吧,过度愤怒的结果就是因为没控制好内心情感,而让少女的能力有机可乘。

「你果然还是太单纯了啊,明明一开始对我只有轻蔑,保持下去没准我就没有反制的机会了。」

「你身手的确不错……可是到底是耍了什么鬼把戏?不可能存在同时拥有空间系和念力系能力的人吧?」

「那样的存在的确很罕见,不过。」

「不过?」

刀疤脸痛苦地捂着胸口说。

「你还记得我刚出现的时候吗?我可是连你的正眼都还没有对上,就先吃了一波精神攻击呢。」

「等等,唔……」

「结果你的那位小跟班才被点名几句,就不争气地中了我的圈套。该说是他对我的敌意太重了吗,本来我的反射也只有恰好能和对手对半开的程度,不知道是他怕了还是怎么着,自己先被自己的力量打倒了,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的能力是反射?那种力量……」

「答对了一半,但是需要建立在双方情感对等的基础上。就这么跟你说吧,在你让我脑震荡的时候,因为你所持有的情感是轻蔑,而我还没法产生这种情感,所以反射发动不了。刚才因为你对我的敌意,恰好和我对你的敌意达成了『对等』的条件,所以嘛,你用念动力砍我,反而砍在了自己身上。」

少女不厌其烦地向对方解释着,似乎是有着在经历了惊险的战斗之后,反而有兴致让对方输得明白的习惯?她现在看起来很轻松而且好像还有点……自豪的样子。

「这样啊……说起来你刚才利用高压水柱挡住我的匕首那招还真挺有一手的啊。」

「虽说回想起来是有点后怕啦。」

面前的不良少年明明才刚想杀了自己,少女却像是在和朋友聊天一样与对方交谈着,仿佛几分钟前的战斗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而对方竟然也毫不介意地接受了战败。

看来他也没有少女想象中的那么冷漠刻薄,应该是属于那种打完一架后还能正常交流的类型吧。

只不过对于刚刚他对待小跟班的态度,少女依然耿耿于怀。

「我承认,是我输了!虽然被你随意玩弄情感的感觉挺不爽的——」

「玩弄情感?那明明应该是我的台词……」

听到这个词,少女脸上好不容易堆起来的笑容突然消失,只剩下因为对方触及了什么严重的词汇而产生的层层阴霾。

刀疤脸像是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转而恢复了最开始的严肃与冰冷。

充满敌意的气氛,再一次肆意弥漫。

就在这时,小跟班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

「老大,风纪委员来了……」

「——还是失败了吗?」

看着少女不知所措的样子,刀疤脸直起身来,用高傲的语气说道:

「不要以为你打败了我就可以阻止我们的计划。反而多亏了你,这边才能那么轻松地完成任务!」

少女突然想起了那个小跟班在墙上凿的大洞。

(我就知道这种破事会发生!)

再者,就算不论损坏严重的墙壁,那么大一根水管突然爆裂,还一直没完没了地喷着高压水柱,就算这条小巷再深也还是有人会注意到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那么努力地想引来风纪委员的目的是什么,但至少自己并不是毫无收获。

曾经一度被「玩弄情感」的她,现在终于也能做到「引导他人的情感往自己期望的方向上发展」了。

尽管这只是初步达成目标,一想到自己其实是有能力控制好内心情感的,少女还是忍不住暗自高兴良久。

其实在与刀疤脸短暂的交流之中,少女还有一条重要的信息没有透露。

少女的能力是被动复制他人情感,将他人的能力反转反射只是附加效果,并不是实际目的。

因为能够确切地体验他人的情感,少女甚至给它取了个叫「镜胆鉴心(Emotion Copy)」的名字。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能力给自己带来的并非好处,而是不受自身控制的内心情感给她在人际关系各方面所带来的恶劣影响。

试问自己明明讨厌一个人,却在对方带着虚情假意来接近自己的时候,被迫以虚情假意来对待对方,甚至深知终有一天会发展成真心诚意,当事人到底会报以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这段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的情谊?

少女本以为自己在华夏的好朋友们对自己都是以真心诚意相待的,但在发现了「镜胆鉴心」的秘密后,马上变得不敢再接近任何人了。

对于任何一位朋友,她都不敢保证当初他们在刚认识自己的时候,到底是带着真心诚意,还是虚心假意。

另一方面,少女也从来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感。就比如说别人对她友好,她也会对别人友好;别人生她气,她也会生别人气;别人讨厌她,她也会讨厌别人。

既然这么害怕这些现象的发生,既然这么害怕自己的能力,既然这么害怕被他人玩弄情感,那么只要离开大家,离开这座名为「华夏」的城市不就好了?

于是前往了沙海。

于是经过了微光茶馆。

于是来到了东瀛。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少女,也还有着不能放弃的原因。

既然这么想要摆脱能力的困扰,既然这么想要交到真心的朋友,既然这么想要拥有独立的人格,那么只要不断历练下去,努力做到「引导他人的情感往自己期望的方向上发展」不就好了?

在这期间,也要不断丰富内心情感,争取不再由于情感空洞而影响「镜胆鉴心」的反射效果。

自顾自地叹息了一阵后,少女将思绪牵回现实,发现刀疤脸已经被小跟班传送了出去。不久后风纪委员就会赶到,看来为了不被冤枉成「专挑小巷搞破坏的中二少女」,果然还是先脱身为妙吧。

她可不想替那两个不良少年背锅。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