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幕间(五)

  • 7 阅读
  • 3386 字
下一章

这是一种十分胶着的情况。

光是攻克第一层的不良少年们,风纪委员就花了非常大的力气,而才摆脱战斗状态不下 3 分钟,第二层又有数不清的敌人在等着他们。

他们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坚持和整个东瀛作对啊……

关于念力系近几年来人气低下的原因,被抱怨个没完的对方稀里哗啦讲了一大通后,风纪委员这边也了解了个大概。但对此他们给出的回答是,不良少年们的担忧都是没有必要的,甚至他们对念力系本身会受到排挤的原因就语焉不详,讲到关键的地方就站到道德的制高点上来反驳,这边根本没有机会和他们达成顺利的沟通。

一边是以「为了引起重视」为由而引发「回廊波动」事件的不良少年,另一边是劝不良少年迷途知返的风纪委员。

战斗一触即发。

在第一层的战斗中,大家或多或少地摸清了不良们的惯用手段。相比单调的念力攻击,风纪委员更擅长多元搭配,借着不断调整作战思路与实际行动,他们基本形成了对不良们的压倒性形势。

只是「从外面看还没什么,亲自进来后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的反差感仍然挥之不去。

「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爱纱如此说道,对御守的心情也从一开始的抱怨转变成了隐隐的担忧。

把一个普通人放到这么危险的环境中去,任谁都是会这样的。

而紧张的战斗并不允许她继续开小差。

「被一个不知道是空间系还是精神系的家伙给不明不白地打败了,再不干掉你们找回点信心,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这是某个脸上有一条刀疤、胸口上也有一条伤疤的不良少年的发言。

嗯……这下在最后一条小巷搞破坏的元凶就找出来了,爱纱满不在乎地心想。

「那你这辈子就这么耻辱下去吧。」

目标锁定为单数,将风力集中后,一口气轰了出去。

发出了刮台风时呼啸的声响。

总之只要把撞上的不良少年全部干掉,就是解决问题最快的方法了对吧。

虽然长发因此在风中凌乱,但却从完美的角度、以「飘舞」一词重新作出解释,展现出了她在战斗中优美的身姿。

这是身为「风力使」的浅井爱纱的主场。


蝶羽的注意力被后方战场的监控录像仪吸引了。

「这是这座停车场吗?」

「对,无人机拍的,现在正实时传给情报组解析。你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及时作出回答,看着屏幕中以俯瞰视角拍入整座立体停车场的直播画面,她陷入了某种奇怪的思考中。

(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应该是这样的。有种现实被扭曲了的违和感……)

这种违和感并不是来自无形的「念力壁垒」,而是只有从这个俯视的角度才能隐隐窥探到的,来自停车场楼顶的一丝若有若无的不安。

或许,这个停车场本身就存在着问题?

还不能确定「回廊波动」为了达到他们的目标而做了多少准备,从最坏的角度考虑,整个停车场都被他们给控制了也是有可能的。

那这份来自眼眸深处的凝视对现状的怀疑,就不会没有道理。

问题就出在这个楼顶。

从表面看上去的确只是一个空旷的停机坪这么简单。

而从单纯的线条构图方面入手,就能发现问题所在。

虽然蝶羽并不擅长画画,但最基本的成角透视,她还是十分清楚的。

借着 5.1/5.2 的矫正视力,她发现楼顶的上下边缘的延长线焦点并不在全局的两个透视消失点上。换句话说,就是楼顶这个平面歪了。

蝶羽的能力是「镜胆鉴心」,能够将他人施加在自身的能力反转反弹。借着这个机制,她在很多瞬间领悟了许多并不属于自己的能力。虽然只是如同灵光一闪般转瞬即逝,但真要挖掘起来,还是能回想起不少内容的。

也就是说或许能使用其他人的能力。

她曾经碰见过一个怀着单纯的好奇之心而使用「透视能力(Clairvoyance)」满大街偷窥路人的笨蛋,现在就是借助他的力量的时候了。

蝶羽沉下心来,尽量排开一切杂念,全神贯注地调动起那个时候的记忆。

「透视能力」的计算公式,有一点眉目!

大约过了半分钟后,为了避免镜头转移到其他地方,她迅速地在脑内构建起了一系列的计算式。

成功了!

透过歪曲的楼顶,她略微窥探到了隐藏在假象之下的真相。

这的确不是普通的楼顶。

而是经过光学系幻现者操纵过的,掩盖了某些见不得光的秘密的曲面。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本就不稳固的「伪·透视能力」开始逐渐瓦解,视野中的「真相」再次被「假象」所掩埋。

但那么几秒就已经够了。

隐藏在楼顶中的,是足足 3 架直升机。

直升机!!!

这意味着什么?

已经到要出动警备员的地步了啊!

就凭能力有限的风纪委员,根本应付不过来。

「……!!」

刚想开口把这份重要的情报告诉旁边的风纪委员,蝶羽猛然间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就算她如实地把自己所看到的告诉了他们,他们又真的会相信吗?

不说这个,就算他们真的接受了这份情报,想要为此而派遣更多的人力恐怕也来不及了。

虽然不知道「回廊波动」为什么要刻意在楼顶布置直升机,但无论是作为压轴的火力还是失败后的逃跑手段,她都不容许让对方得逞这种事情发生。

没错。

或许现在,最适合出面阻止不良少年们的企图的只有蝶羽本人了。


想要顺利在城市级别的范围内展开名为「回廊波动」的大型念力场,金发少年至少需要 3 个小时的预备时间。在这段期间内,维持停车场内念力场强度,也就是 IOT 在一定数值之上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决定了「回廊波动」展开速度的快慢,还对其能否发挥预期的效果具有非常巨大的影响。

金发少年在这方面疏忽了。

本来只是打算和御守玩玩,却因为对方的「底牌」而临时调用了大量的念力来投入战斗。再加上风纪委员在不断地击败作为念力主要来源的不良们,他有意无意就让某个关键位置产生了念力空洞,从而制造了一系列问题。

关于隐藏在停车场楼顶的,那三架直升机的问题。

只要能够熟练操纵念力,通过扭曲光线来模拟光学系的「折光能力(Trick art)」并不在话下。于是为了自己也能留有一手,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条方案,实际也这么做了。

但正是由于念力空洞出现在了这里,而让「停车场楼顶空无一物」的表象遭到了一丝破坏。

距离「回廊波动」的展开还有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因为这类失误而招来了最难对付的警备员的话,可能还没等到计划成功,他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稍微调整一下直升机的布局就行了。」

金发少年一边用「敌人应该还没有注意到」之类的想法安慰着自己,一边操控念力,把直升机往更加隐秘的地方挪去。

「哎。」

「什么声音?!」

金发少年一个激灵,神经高度紧绷地环视四周。

「在上面啦,上面。」

清脆的嘎吱声从直升机内部传来,他抬头望去,一位身穿黑红丝带广袖衫、脚踩木屐的少女正站在机舱口,向他投来傲视的目光。

「看来你就是『回廊波动』的正体了,嗯……怎么说呢,你看起来好像很慌张的样子?」

「你是谁?」

「我吗?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呢。不过,在问别人名字之前,还是先报一下自己的身份比较好?」

「真是啰嗦。」

在尚未摸清敌人的底细之前,草率发动攻击是非常危险的。但对于时间所剩无几的金发少年来说,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而出乎意料的情况,再次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从手中挥舞而出的念动刃,竟然被少女活生生地接了下来。

不,与其说是通过不可思议的肉体强度进行站桩防御,倒不如说是她使用了同等的攻击将念动刃抵消掉了。

「她也是 XX 系?」,对于与少女战斗过的人,在第一次见识她的能力的时候都会发出此般的感慨。

而除此之外,金发少年还萌生了一个更加恐怖的念头。

(难道那个「念力壁垒」的漏网之鱼不是御守真幻,而是眼前这个中二少女?)

仔细想想,姑且不论御守是怎样闪开念动刃的,光从他和少女对念动刃的反击方式就可以看出,绝对是这个少女要强得多。

「可别指望用这种程度的攻击就想干掉我啊。」

金发少年惶恐地退后了几步,随后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局促一般,毫无规律可言地发射起了念动刃。

但少女只是站在那里,看起来真的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劝你还是不要那么做比较好」,这样发自内心地提醒道。

金发少年从失控中回过神来,才注意到直升机的机身到处都是龟裂,机翼折断了一半,机头正冒着黑烟。

这并不是因为少女偷偷动了手脚,而是他单纯地在惊慌失措的情况下,连攻击的准心发生了偏移,自己亲手将作为后路之一的直升机破坏掉了。

「不,不可能……」

当然,其余射准了的念动刃,也被少女悉数抵消。

(这种怪物,不可能打得过的啊!)

「对,对了,还有山吹风铃,我可以用她来对付你!」

「你说什么?」

眼神一冷,凛冽的目光凝视而来,让金发少年如坠冰窟。

「风铃果然是被你这家伙抓走的吗!?」

金发少年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少女就已经快步来到了他的跟前,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把匕首,用刀尖在空中比划着圆圈,轻轻摇晃着握在手中。

「说起来,你的小弟用它给了我木屐一刀的事情,你应该怎么补偿?」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