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章

  • 4 阅读
  • 4520 字
下一章

夏夜,在蝴蝶岛北海岸边的沙滩上,两个少女正有说有笑,沿着海岸线悠闲地漫步着。

穿着蓝色水手服的少女将双手背在身后,与对方交谈之余,洋溢着笑意的双瞳注视着前方的地面,余光则瞥向对方的双脚,有意地和她保持相同的步调。

她的名字叫浅井爱纱。

穿着略显随意,仅以白色格子衬衫和宽松七分裤相搭配的另一位少女,留着和爱纱相似的披肩长发,但在两边扎出了细细的双马尾,散发出的也是与之不同的有如芦荟般的清香。

她的名字叫栗花落新月。

从刚才的对话中,爱纱已经知道了栗花落就读于初空学园,是和她一样的国中三年级学生。至于爱纱自己,则是来自离东瀛市中心稍远一些的,名为夜樱的一所学校。

「初空啊……据说那是排在东瀛前 12 所学园中最优秀的一所吧?」

「爱纱对这方面也有所了解吗?」

「毕竟对于这座岛上的学生来说,学习本身就是竞争非常激烈的事情啊。不仅牵扯到两个国家,甚至对整个世界的前沿科技发展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真严格呢~我们的超能力开发据说就是这里面最重要的一项技术吧。」

「说起学园的排名,新月,你知道『十二名月』吗?」

「知道,好像是几所学校的合称吧?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是很清楚……」

「就是东瀛以各个学园最初的建校顺序,分别用十二个月份的别称,也就是初空、梅见、夜樱、清和、浴兰、蝉羽、凉月、月见、竹醉、时雨、神乐和胧月命名前 12 所学园的说法哦。」

「这样啊!」

「不过话说回来,新月真的很厉害的!能读上『十二名月』中最优秀的初空学园,可不是凭借普通的努力就能够达到的程度。」

「虽然表面很风光,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要付出比其他人多好几倍的努力才行。爱纱就读的夜樱学园也很不错,多在这方面投入心血的话,追赶上我们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尽管爱纱给予了栗花落很高的评价,对此,栗花落依然谦虚地做出回应。

聊过学习这个话题后,她们又开始了关于饮食爱好之类的探讨。

就比如说爱纱特别喜欢吃番茄,而对包括了圣女果在内的一切水果就没有多大感觉;又比如说栗花落的食物爱好特别广泛,无论是葡萄、草莓、石榴等浆果,还是苹果、梨、山楂等仁果,抑或是桃子、樱桃等核果,乃至柑果、坚果,都在她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所谓的水果相性满点,大概指的就是这个生物吧。

「也就是说,新月对番茄也是不会拒绝的了?」

「嗯?是那样没错……」

爱纱灵光一现,突然把手放进了衣领里。

「你这是?」

她无视了新月略显惊奇的目光,然后从她那引以为傲的双峰中,取出了一只色泽鲜嫩的番茄。

「这个给你!」

「诶……???」

对于面前的美少女在话说到一半时突然做出把手放进衣领里的动作,栗花落的确陷入了三观面临威胁的混乱状态。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爱纱竟然在这之后,还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怎么看也不像能装得进去的番茄?!

「嗯……新月不喜欢吗?」

「不,虽说不是那样……」

「番茄真的超~好吃的哦!不仅一口咬下去时迸出的汁液又酸又甜,而且营养又丰富,又能助消化,连当主餐吃都是没问题的呢!」

「虽然我要吐槽的不是这个啦……」

她接过开始长篇大论的爱纱手中的番茄,稍微掂量了一下后,小小地咬了一口。

「酸而不涩的口感,甜而不腻的味道,爱纱的番茄很美味呢!」

「是那样的没错吧?!」

爱纱露出了大大的甜甜的笑容。

看着这样高兴着的爱纱,栗花落正要为刚才的惊讶作解释,把目光第二次投向对方丰满的胸部后,又瞥了瞥自己微隆的酥胸,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自觉而无奈地笑了笑,把注意力放回了手中的番茄上。

单论爱纱给她的番茄的话,口感还是非常鲜美的,栗花落在这一点上并没有开玩笑。

说不定爱纱正是因为有着常吃番茄的习惯才发育得这么好的?她这样想着,偷偷做了个给自己打气的手势,看起来一副回去也要试一试这种做法的模样。

品尝完这枚尤物之后,她们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半个小时。按照爱纱刚来时所处的位置来看的话,这里似乎已经是东瀛的边界了?再往西走一点,似乎就是沙海了的样子。

而正好在不远处的海滩旁,她们目睹了非常有趣的一幕。

那是在海面上堆砌着几块巨石的高地,在沿着自海岸线铺设的鹅卵石通道,一直延伸到巨石末端的最高处上,正站着一位做出非常夸张的姿势的少女。

这种行为,通常会让人用什么词汇来描述呢?

对了,钓鱼。

站在巨大礁石顶部的少女,正竖握着鱼竿,吃力地与绷紧的渔线所连接的海中的某物抗争着。

看样子,是钓到大的了?

不,这并不是她们所关注的焦点。

首先引起她们注意的,是少女独特的打扮。

入眼是茶色的荷叶发,以黑与红作为主色调、用华丽的金色花纹镶嵌衣边的儒家服饰在夜晚的海风中飘逸舞动,下半身是朴素却不失格调的同款灯笼裤。而最后、也是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

踩在少女脚下的,是与其风格意外地相配的木屐。

现在的状况,正是这样一个中二少女在海礁上钓鱼的情景。

如果说能在这样的夜晚与有趣的灵魂偶遇的话,爱纱自然是非常乐意的。不管怎么说,先上去打个招呼吧。

她们找到了路后,顺着随意铺设的鹅卵石往高处走去。

「那个——」

为了尽量不扰乱对方的思绪,爱纱以此作为开头。

虽然实际上也有她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成分在就是了……

传出足够让对方听见的声响后,眼前的中二少女倒是有足够的闲暇在与大鱼你拉我扯之余把头撇了过来。

「啊,请稍等一下,我和这条鱼有大事要办!」

「『わらわ』……」

很明显对方并没有把心思放到她们身上来,这样的毫无防备让爱纱略感惊讶。

自然地,对方少见的第一人称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如果说这个少女在对待钓鱼的态度上能够认真到连身后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都无暇顾及的话,那本就没有恶意、纯粹为了满足好奇心的另外两个少女,就更应该好好尊重对方的意志了吧。

她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安静地站在不远处。

「不对,这鱼太凶了,快来帮我一下!」

「???」

爱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摇了摇脑袋,再次向前方打量过去,发现那名少女不知何时,竖握的鱼竿已然变为平举,陷入了和海中的某物争夺鱼竿的困境。

不是采用一开始与大鱼(?)盘旋的消耗战,而是被迫进行着单纯的拔河比赛。

换句话说,就是她快要被扯进海里了。

「来了!!!」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二人急忙跑到对方的两侧,帮她分担独自承受着的痛苦。

虽然这么做对鱼竿的损伤非常严重,但现在已经没有考虑这个的闲暇了。

这条海中的巨物,比想象中的要难缠!

即使换做三人一齐发力,她们依然没有在力量上占优势的迹象,倒不如说现在的局势已经呈现出了压倒性的差距。

怎么办,要放弃这条大家伙吗!?

三人的脑海里同时冒出这句话,但即使如此,鱼竿的主人还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态。

毕竟在这种峭壁边缘钓鱼本来就是特别危险的事情,更别说又掺和进两个在这方面一窍不通的小白了。

鱼竿的主人在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如果她们选择放弃这条难得的大鱼的话,同时松开手势必导致巨大的脱力。这时候要是谁在这坑坑洼洼的石面上绊了一下,整体的重心会往哪边倾斜谁都说不准。

对于没有足够保障的情况,她是不会轻易作出判断的。

或许因为牵扯进了两个无关的路人,她会感到愧疚也说不定吧。

「听好了,现在你们马上把手松开,然后到我身后垫一下!」

她高声对身旁的两个少女说道。

听到后,她们甚至在没有充分理解的前提下,就半猜测地做出了对方要求的动作。

「是这样吗?……诶诶诶??!!」

话音未落,鱼竿的主人就突然松开了手。随着鱼竿的迅速飞走,她也一下子往后倒去,以把爱纱她们往后撞出数米的气势扑进了她们的怀中。

「还好赶上了……」

「那个,你没事吧?」

面对栗花落的关切,中二少女先是从松弛状态中恢复过来,然后揉了揉头发,一脸轻松地说:

「啊!这边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倒是我才要先跟你们道个歉才是!」

等到对方直起身来站回她们面前的时候,爱纱才试探地提了提:

「那你的鱼竿……?」

「那个不重要啦,就算我被一起拽进海里也没关系的。」

对方随意地瞥了一眼漂浮在不远处的海面上的鱼竿,看起来对错失了一次入手大鱼的良机并没有多大的遗憾。

「说起来,那么晚了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呢?哦对,差点忘了……我的名字是蝶羽千印,如果不介意的话,叫我小千也是没问题的!」

「小千……我叫浅井爱纱。」

「我姓栗花落,名字写作『新月』,读作『三日月』。」

两人依次向蝶羽进行着自我介绍,虽说栗花落的措辞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基于蝶羽本来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钓鱼,所以爱纱她们并不知道该怎样把话题进行下去。如果考虑到作为能够钓鱼的前提——鱼竿丢了的话,那么蝶羽也没有必要继续逗留在这里了。

然而她并没有立即离开。

「我其实是为了消遣时间才到这里来的,比起一个人垂钓,我觉得有朋友在一起的感觉可能会更不错!所以,可以让我加入你们吗?」

也就是说,她对爱纱两人的散步活动感起兴趣了。

(如果她们选择在深夜来海边散步,那在这之中应该会有很复杂的理由吧?)

当然,在一开始她对爱纱两人的无条件信任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Emotion Copy,换句话说,能够被动复制对方的情感。

只要有人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她就能够将对方所持有的所有情感中,她本身能够产生的情感给复制出来,并等效作用在自己身上。

蝶羽所拥有的,就是这种名为「镜胆鉴心」的精神系超能力,目前的级别是 Star 2。

因为感受到自己的心中混杂进了些许的友善,所以她立刻就放下了对爱纱她们的警惕,而且只是在初步认识了的情况下,就擅自把她们当成朋友来看待了。

不过爱纱她们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倒不如说能让蝶羽也加入她们,爱纱高兴都还来不及。

就这样,散步在蝴蝶岛西海岸的人数由 2 变为了 3。

「对了,小千,你让我们这样称呼你对吧?这和你的名字有什么联系呢?」

面对爱纱的提问,蝶羽像是准备好了一样解释道:

「是这样的,我其实是华夏人啦。因为在那边遭遇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就想来东瀛碰碰运气了。我的名字里有个千字,所以感觉叫小千会更亲近一点吧?」

「咦,原来 Chiruko 不是写作『散る子』的吗?」

「正常来讲也不会那么写……」

栗花落顺着把话讲了下去,

「我猜应该是『ち(千)』加上『しるし(印)』的『る』,然后再补个意义不明的『こ』来当名字的吧。真是的,日语可不是这么学的哦,小千。」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起名很帅气吗?!就像新月你的姓可以写作『栗花落』和『五月七日』两种形式,『梦镜回廊』读作『ドリミラ(Dorimira)』而不是『ディーエムシー(DMC)』,以及用『judgement』标记『风纪委员』一样!」

「一个是典故名…一个是缩写名…一个是振假名…和你说的没一个搭边的。说到底,有必要这么纠结于『千印』两个字吗?」

「那当然了!」

像是被爱纱指出了什么绝不能说的东西,蝶羽一下子反驳道。

「不,爱纱,你还是放弃吧。说不定小千她最开始想直接用声读叫『せんいん』也说不定……」

「那可不行,正是因此我才费尽心思制定了现在这种起名方案的啊。不然全名叫『ちょうわせんいん』的话,不会很容易被误听成『调和仙人』吗?我可不想被当做这种老婆婆一样的角色。」

「你现在这装束就完全是一副老婆婆的样子啦!」

看着她们之间轻松打闹的样子,蝶羽不觉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或许对她而言,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愉快的心情了吧。

随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兴奋地提议道:

「你们有没有兴趣和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离这里不是很远,去附近的车站坐 10 分钟的电车就能到了。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非常有趣的地方哦!」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