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五章

  • 4 阅读
  • 4287 字
下一章

晨光熹微,薄霭氤氲,人影稀疏的东瀛街道上,一位面无表情的少女,正倚靠着靠河一侧的栏杆,缓步走在人行道上。

她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什么,时而绊到脚趔趄几步,时而停下发呆,涣散的目光在辽阔的天空四处打转。撞到相向而来的行人时,她张张嘴,却没有吐出一个字符,只是等着对方先道歉或是抱怨好一阵子后,才垂下眼睑,继续毫无目的地行走下去。

浅井爱纱,遭遇了人生中最可怕的变故。

道路的另一侧是类似于商业街的结构,当她远远路过一家料理店时,明明没有什么吃早餐的心情,却忽然停下脚步,向着马路对面走去。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一份寿司,大号。」

「请稍等!」

丝毫没有介入余地的对话,在爱纱取走打包的寿司,无视了店员殷勤的「谢谢惠顾」后彻底中断。

她并不是想填饱自己的肚子,只是即使自己再痛苦,也不想给朋友添麻烦而已。

爱纱出了料理店,在丁字路口转弯后,折进了一座挂有「风纪委第 125 支部」牌子的建筑物中。

「啊,浅井同学你来了……咦?你的脸色好像很不好,发生了什么吗?」

若叶遥向爱纱投去担心的目光,但后者只是和她交换了一下眼神,在此之上并没有更多的交流。

然后,径直走向了某一个房间。

「舞,寿司。」

「嗯,谢了。那个……」

爱纱正要转身离开,若叶舞有些生硬地叫住了她。

「这份寿司就给你吧?我刚才已经吃过了,而且看你的样子,应该还没吃过早饭吧?嘛……」

她显然不是很会关心人,但爱纱却显得有些动摇。

「舞……」

「那个,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因为平时都在拜托大家帮自己的忙,所以若叶舞很少做这种事,实际行动起来果然还是有点害羞。

「谢谢。」

僵持了片刻后,爱纱露出了一抹虚弱的微笑,拿起寿司离开了房间。

「浅井同学,关于今天巡查的事……」

「……」

她并没有回应若叶遥,如果在这种时候她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工作的话,那才是最奇怪的。

然而却被对方口中的某个词给引起了注意。

「不如我和浅井同学换个地方吧?啊,浅井同学不用勉强自己也没关系的!那里离这里多少没那么远,而且似乎初空学园也在旁边的样子……」

「初空?」

「诶?」

「你说的是那个,在『十二名月』里排名第一的初空学园?!」

「虽然是没错……」

「我要去!!」

「真的没问题吗?」

「我要去!!!」


「如果去初空学园是不是就有可能碰到新月」,当下的爱纱是这样想的。

就算回溯了她也要重新找到栗花落,这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事情了。

即使对方已经不再认识自己,即使自己没有任何接近对方的理由,她依然决定要去找到对方。

到时候见面了该怎么办?唐突地上去跟对方说「请和我做朋友吧!」?还是走卖惨路线,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对方?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就算没法重新和栗花落结识,她也只要能看到对方一眼就够了。

做好了各种各样的打算的爱纱,快速地结束了上午的巡查,走进了这所东瀛最有名的学园。

照理说,现在的爱纱应该先去自己的学校的。

「不好意思,你好像不是这里的学生……」

然后……她被门卫挡在了外面。

「我是来找这所学校的学生的。」

「很抱歉,但我实在不能让你进去。现在是上学时间,你不去自己的学校上课吗?」

爱纱又坚持了几句,最后还是没有得到放行的机会。

(我应该想到会这样的。)

她深深叹了口气,走开了。

——当然,并没有马上离开。

无论在人才方面还是技术方面都首屈一指的初空学园,自然会为了提供充足的人力资源配置,而大面积地利用地理空间,打造这所有如大学般的高校。所以即使单单绕外围一圈,也是足够让人步行个把小时的。

然而爱纱还是那么做了。

「对不起…」「那个,…」「抱歉!…」

尝试了所有的入口,得到的都是禁止通行的答案。

(难道,只能等到新月放学了吗。)

虽然并不是不可以,但在这期间,她就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只是随后,她又想到这样一个问题。

就算她进得了初空,这所学校的学生数量还是不容小觑的。就连校内同年级的学生在偶然见面后,再找到对方的几率都很小,更别说爱纱这个校外的了。

「可恶,这样一来又回到原地了……」

爱纱又四处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舞,能帮我查一个人吗』

//遥&舞『可以是可以……说起来怎么这个时候突然』

//我『是初空的一个学生,没问题吧』

//遥&舞『嘛算了,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我『五月七日三日月,对了名字是写作栗花落新月的。拜托了』

//遥&舞『交给我』

一切安排妥当后,她才放心地前往自己的学校。

(但愿舞能帮我找到新月……)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这天下午。

或许是还有着希望吧,爱纱勉强集中精神上完了今天的课。只不过她因为迟到的缘故,被老师留下来帮同学做卫生工作。

……说难听点就是罚扫。

倒垃圾的时候,爱纱偷偷打开手机看了看,却发现若叶舞并没有发消息过来。虽然她很想催一下对方,但她知道这是没用的,她也相信若叶舞一定会及时给她答案,所以只是抿了抿嘴唇,然后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浅井,搭把手。」

这时,爱纱旁边走过来一个女生,名字叫什么来着?不记得了,总之这样叫住了她。

爱纱回头看了看,原来是和她一起来倒垃圾的同学,而且已经等了她好一段时间。

(刚才光想着栗花落的事情,完全把你忘记掉实在是太抱歉了……)

她脸颊一红,急忙向对方道歉,同时处理起了手上的工作。

(说起来我明明当了这么久的风纪委员,居然还不知道她是谁啊。是我们班的同学没错,只是平时好像从来没注意到过她的样子……)

然后,不自觉地把眼神瞥向了那个女生。

乱糟糟的头发,睡意朦胧的双眼,毫无神采的表情,简直就和今天早上的爱纱一模一样。

虽然很惭愧,但她给爱纱留下的第一印象的确是这样的。

如果是在以前,爱纱绝对只会单纯地觉得她「是个完全不在意形象的孩子呢」,而放到现在就不同了。

(她是不是,也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虽然很想知道,但就这样唐突地问出来是非常不礼貌的。就像现在的爱纱如果突然被人问起「你怎么了?」,也不会有什么向对方坦白的心情。

再者,现在她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才对……

做完所有的卫生工作后,她长舒一口气,背起包离开学校,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折道坐了前往初空的电车。

既然早上没有机会进去,那就在放学的时候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栗花落吧。顺带一提,初空的放学时间是十二名月里最晚的。

她一边吃着从衣领下面取出来的番茄,一边顶着人潮,站在初空的校门外静静等待。


从夜樱到初空的 10 分钟车程,放在平时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就比如说,在回家的路上走进咖啡店,趁着自己正在兴头上喝一杯。说起来,爱纱是那种不断尝试不同口味,找到自己喜欢的之后就会不停地喝同一种咖啡的类型。不过即使如此,因为回溯现象发生的原因,她还是很久没再去过了……

而且最近还去了一趟微光茶馆,那里的茶似乎更不错?爱纱这样想着,不由得产生了再去试试看的想法。

只不过——

(小千,新月……)

还是不免因为她们而感到伤心。

除此之外,这 10 分钟还可以用在买番茄上。如果家里的存货不够的话,不赶紧去补充一点是绝对不行的。在栗花落出现之前,番茄可以说是爱纱人生中唯一的精神寄托。就算到了现在,番茄在她心中还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为什么呢?爱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能只是因为喜欢吃吧。她曾经不仅一手包揽了整个学校食堂的西红柿料理,还把它作为正餐度过了好几个月。虽然后来被实在看不下去的爸妈给阻止了就是了……

不仅如此,她还有着把番茄塞在衣领下面的习惯。不说别的,爱纱对于自己的胸部可是非常自信的。只不过别人怎么总是把目光集中在那里呢……明明自己的长相也非常不错的来着……

想到这里,爱纱突然想照镜子,摸了摸口袋却什么也没找到。

手机什么的,她也懒得打开了……反正只是一时兴起。

有时候她还会在回家的路上碰见花环,不过那是自从她向全家坦白回溯现象后就再也没发生过的事情了。

和妹妹们僵持着的关系,也可能再也恢复不了了吧……

「嗯……」

爱纱不免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人在陷入困境的时候真的会想很多的啊……

「姐姐。」

「……诶诶诶?花环?!」

冷不防地,一个穿着和爱纱同款校服的少女出现在爱纱面前。她定睛一看,不敢相信竟然会是自己的妹妹。

「姐姐在这里做什么呢?」

「啊啊……等一个人,稍微。」

爱纱被意外的一幕吓得停止了思考,只能顺着花环的话讲下去。

刚才说起长相问题,实际上从花环身上也是能看出来的。不仅如此,花环除了动人的美貌外,微笑的时候还非常地可爱,让爱纱一下子就融化了许多。仿佛在这一瞬间,什么烦恼都随之消散,只留下软软的贴心和温暖……

「应该是栗花落学姐吧。」

「嗯嗯……」

她的声音并不像以前那样混杂着排斥与冰冷,可能是考虑到爱纱的问题了吧,的确比以前的听起来要舒服多了。

该说这才是花环原本的样子吗?在爱纱发生回溯现象前的,最初的模样……

「姐姐不要太担心了哦~我相信姐姐,一定能找到那个人的。」

「我也相信能找到!」

真是的,如果爸妈也能像花环这样理解她就好了啊……这样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但是,如果爱纱一开始没有因为大家对她的疏远与排斥,她也不会因为轻生而前往那片海滩,也不会在那里遇到栗花落……

这么想想还挺可怕的。

虽然那晚的邂逅不复存在,但她们一定会以其他的方式再次相遇的吧。

而且,有了花环的鼓励,她也没这么消极了。

看着花环温暖人心的笑容,爱纱的嘴角也慢慢扬了起来……

可是很古怪。

明明花环笑得非常开心,就是莫名地很违和。

「那个,花环?」

「嗯?怎么了姐姐?」

是可爱的语调没错,是可爱的笑容没错,是可爱的花环没错。

可她就是有种既视感。

虽然这的确是当下的真实。

却仿佛刚才经历的一切都不该发生一样。

「姐姐哪里不舒服吗?」

这个画面……

——//我『舞,今天是几号?』

?!

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爱纱猛地哆嗦了几下,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

……这幅画面,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

而正当她嘴唇动了动,要说什么的时候,她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压着巨大的疑惑与恐惧,她接通了电话,是若叶舞打过来的。

(新月有消息了吗?)

虽然她想不通为什么若叶舞要特地打电话过来,但她还是接了。毕竟是和新月有关的,就连花环的事情都抛在了一边。

「浅井,你要找的那个人很重要吗?」

「很重要,当然很重要了!说是最重要的都不为过!」

对方的语气,显然是陷入了思考时的疑惑。

「可是……」

以及,对于真相的难以置信。

「到底怎么了?」

「以防万一,我再问一句,她是叫栗花落新月没错吧。」

「对!没错,是那样……」

爱纱有些动摇,但还是抓着最后的希望紧紧不放。

(舞那么厉害,一定能成功的!)

她这么坚信着,有意识地不去考虑最糟糕的情况。

(那种情况,才没有那么容易发生!)

她坚信着的,大概更多是栗花落这方面的吧。

然而真相,往往是这么的残酷。

「可是,东瀛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啊。」

「……你、你说什么???」

「我是说,栗花落新月这个人,」

面对这个沉重的事实,若叶舞顿了顿,宣告道,

「不存在。」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