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八章

  • 6 阅读
  • 4307 字
下一章

「有什么头绪吗?」

微光茶馆里,蝶羽和森谷围着一张桌子,边喝茶边进行着讨论。

对于爱纱的事情,蝶羽已经向森谷做了详细的说明。起初,森谷同预期一样有所存疑,在听完了蝶羽的叙述后,比起单纯的不相信,想要得知真相的心情多了几分。

这个 21 岁的笨蛋大学生,对能被她看做学生的人总是怀着旺盛的兴趣。

「回到过去……吗。我的印象中并没有能够操控时间的幻现者,其他超自然现象都说得过去,唯独时间这个东西,一时半会实在没办法解释清楚啊。」

「这的确是一开始就考虑到的事情……不过这才正是我会来找你的原因吧!」

「既然就是为这个目的而来的,那我就不多废话了。」

话是这么说,但森谷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而招呼正在工作的云洋给她又倒了一杯茶。

「山吹她,还是不肯下来吗。」

「是的……大概还没从那件事的阴影里走出来吧,不过我会试着和她好好相处的。」

「麻烦你了。」

森谷接过茶,小小地抿了一口。

「那个,请问山吹就是爱纱口中提到的,叫山吹风铃的女孩吗?」

「是那样没错,看来她的回溯果然不像是假的。」

「嗯……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有一种隐隐的熟悉感了。」

森谷浅浅一笑,开始了她的讲述。

「首先,我们作为局外人,应该都会认为现在所处的是现实对吧。既然如此,那么你在昨晚见到的浅井同学,也是已经脱离回溯现象而存在于现实的。按照她和你的约定,她今天会正常来到这里和我们见面,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是什么?」

「她还没有来。其实刚刚我有注意,你偷偷看过手机了对吧。我没猜错的话,那时候应该是你和她约好的汇合时间。」

「啊……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我其实是觉得爱纱不太可能会因为好玩之类无聊的原因放我鸽子啦……没有按时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在自我安慰。」

「……」

「确实,你的能力可以感知某一对象的情感。她在和你交流的时候,你能够知道她并不是在欺骗你,这我是明白的。不过即便如此,你也只和她真正认识了一个晚上对吧。对她来说,她和你、栗花落同学的经历都是真实的,但在你看来,那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空口无凭的辩言而已。只不过你在主观上接受了她,才会认为她没有撒谎。」

蝶羽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还是太……」

「但是——」

「诶?」

「我可没有否认你哦。我只是指出了她没有按时到来这件事本身,实际上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我也不敢妄作断论。所以就此,我有三种猜想。」

「你说。」

「一,她的确在撒谎。」

「可这不是……」

「先听我说。要骗过别人,最先要骗过自己,这话没错吧?也就是说,她在撒谎之前,已经先让自己相信谎言是真实的了。这样一来,你所感受到的也不过是她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向你倾诉的悲伤而已。」

「嗯……说的的确很有道理,我受教了。」

「二,她真的迟到了,这没什么好多说的。」

森谷顿了顿,又抿了一口茶。而坐在她对面的蝶羽,则是全神贯注地等待着森谷的下文。

「三。」

她伸出一根手指。

「会不会是她对『回溯』这件事本身的理解出现了偏差?」

「你的意思是……?」

「举个例子。比如说你打算去吃早餐,想着『不如今天喝碗味噌汤,吃一盆纳豆凑凑数吧?』,但十分钟后又改变了想法,决定去早餐店买寿司享受一下了。假如在这时候,你突然发生了回溯,回到了十分钟前,那么你是想着吃纳豆还是吃寿司呢?」

「应该是纳豆?」

「不错的回答,不过那只是你的猜想。我再举一个极端点的例子,你在晚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突然回溯到了早上刚醒来,你是睡还是不睡?」

「当然是不睡了。」

「这个回答就比较有底气。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一个人回到过去,那他是带着回溯前的记忆回到过去呢,还是连同记忆一起回溯到了过去?」

「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应该是后者吧?……等等,那不就意味着?」

「没错。你对回到过去的定义到底是怎么样的?它的目的是让你改变历史重新来一遍,还是单纯地将已经发生过一次的事情再重复一遍呢?两者都不是,前者的回答过于自我中心,后者的回答又毫无存在意义。说到底,回到过去这件事本身就是不真实的。」

蝶羽怔在原地,双眼折射出的光线闪烁不定。

「但那的确是发生了啊……在爱纱身上。可这样一来,答案不就只剩下——」

「看到未来?!」「看到未来。」

她们同时说出了这个陌生的词。

「浅井同学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在一个时间段内循环,并不是她每次都被『回溯』这个东西带回了过去,只是她在某一个时间点看到无数个未来罢了。过去的事情已成历史,而未来的变化则充满未知。她所经历的,不过是这未知中的极小部分被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已。」

「这样一来的确解释得通……那爱纱也不应该迟到啊?既然这件事对她来说那么重要,不应该反而提早来吗?」

「正常来讲当然是这么回事。」

「不正常来讲……」

「她在昨晚和你做下约定之后,再一次看到了未来。」

森谷的演讲,在这里画上句号。


「小千!!!」

夺门而入的,正是她们等待已久的少女,浅井爱纱。

来迟了这么久,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突发事件?又是怎样在承受了更痛苦更绝望的打击后仍然奋不顾身地来到这里,只为得到那隐藏在重重谜云之中的真相?

这都不重要。

或许她最后能做的,就是对着再次出现在眼前的蝶羽,用尽自己的全部力气发出那一声呼喊。

忽略了大厅里的其他客人,爱纱径直朝着蝶羽的方向跑去,紧紧地抱住了后者。

「太好了,你果然还在这里……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们了……」

「怎么了爱纱,有话好好说……诶,不要哭啊……」

爱纱话说到一半,突然抽噎着哭了起来,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划过脸颊,留下一道道曲折的泪痕。

「果然是那么回事吗。」

这本来是让在场的谁都会感到困惑的情况,但蝶羽也好,森谷也好,都没有当场打断爱纱的痛哭,只是以无声来作为最好的安慰。

良久,爱纱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好点了吗。」

森谷问道。

「嗯……」

「要不先去休息一下吧,你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

「不,不用在意我。经历了那么多次回溯,我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再那么懦弱下去了。比起这个,还是先解决回溯……不,『未来视』的问题吧。」

「果然……」

这是森谷第三次提到这个词。

爱纱的这份坚强,这份在经历了如此痛苦的事情后,依然没有放弃、迎难而上的勇气,深深打动了森谷。她一开始甚至还没有把心思完全集中在这件事上,直到现在面对面得知了对方的心意后,终于认真起来了。

这个学生,比她想象中的更不错。

「好,既然你肯做到这个地步,那我也必须得帮上什么忙才行啊。像你这样那么拼命地和命运作斗争的人,我至今也只见过……」

「森谷老师?」

「啊,不好意思,走神了。所以,接下来的主要问题是怎么解决『未来视』吧?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已经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现象的正体了。没有及时到这里来,以及刚才的……如果有原因的话,可以说说吗?」

「嗯……其实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未来视』又发生了。我看到微光茶馆……唔。」

「茶馆怎么了?」

一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爱纱突然避开森谷的视线,欲言又止。

然后,她像是暗自做出了什么决定,说:

「我看到微光茶馆,变成了一片废墟……啊啊,当然那只是虚假的未来罢了!现在这里是现实,茶馆并没有遭到破坏,不用担心的。」

「可是就算这么说,你也没法确定自己真的在现实中啊。」

「我相信……」

明明是同样的话,再次说出口时爱纱已经没了先前的底气。与其说是她在中途被森谷给提醒后才转变态度,倒不如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个自信。

「诶~?真的不是宁愿相信吗?出现在那么多次废墟之中的完好的茶馆。」

森谷给了爱纱思考的时间,自己则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从一开始,爱纱就是因为没办法分辨现实与未来才陷入这种窘况的。她所看见的每一个未来,都在不同程度地摧毁着她的心理防线。她太惶恐了,太害怕了,她只想看到所有人都好好的世界,她不想让任何一个人陷入痛苦与绝望之中,以至于到最后只有她一个人承受了这一切,仍然愿意笑着说「太好了」。

所以就算这个完好的微光茶馆是「未来视」,她也宁愿相信是真的。

「……」

「不过先不说这个,反正我是认为自己的确在现实中的哦?而且这种话根本就轮不到我来说,还是先讨论『未来视』的问题吧。关于这个概念,我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想,要听一下吗?」

爱纱和蝶羽对视了一眼,苦笑着点了点头。


二楼。

一个不大的房间,因为窗帘紧紧地关着,所以没有一丝光线照射进来。但这样的黑暗,却是身处其中的某个少女唯一能够接受的环境。

山吹风铃。

这个从能力开发实验中脱身而逃,最终被救下、来到这里的女孩,一开始就把自己死死地关在了房间里。

她并不知道森谷为什么肯收留自己,明明只是个连亲人都找不到的、独自一人被留在东瀛的女孩子罢了。从实验中逃出来是她的意愿,但她并没有奢望能被他人拯救过。即使救下了这样的她,也只不过是没有回报、白白在她身上浪费时间而已。

但是,她也很感谢森谷。

如果没有森谷的话,或许她就算从那个地方逃了出来,也只能流浪街头、风餐露宿,继续孤单一人的生活。

她的父母,在一开始就和那些人串通好,联合起来把她出卖了。这种人山吹才不想承认是她的亲人。

没有亲人。

但是有朋友。

那是她在冰冷的实验场中,所认识的唯一一个有温度的人。

新月。

不知道姓,单单这样一个名。

在刚接触的时候,山吹是把她当成坏人看的。

新月的伸手,新月的微笑,新月的帮助,都被她当成了以善意来接近她的、图谋不轨的举动。毕竟连最亲的亲人都背叛她了,她真的没办法相信任何人。

但是,经过了几天的相处,山吹又发现情况似乎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新月并不是在刻意演戏,她是真的想和自己做朋友,真的想和自己友好相处才这么做的。

她并不是单纯为了变强才参与的实验,只是因为有着不得不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拯救的人,却又因为过于弱小而无法伸出援手而已。

这时的山吹,才终于把她当做了好朋友。

和新月一起睡觉,和新月一起吃饭,和新月一起参与实验,多少困难她都挺下来了,最后还是没有熬过那道难关。

是新月帮助她逃离了那个地方。

山吹知道,自己参与实验毫无意义。她根本不想变强,她一直心甘情愿留在那里只是为了能让新月早日实现梦想而已。但新月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她因为自己遭受如此非人的折磨,不管怎么说都要帮助她离开。

山吹没有拒绝,倒不如说她的拒绝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新月太强硬了。

可她离开了,新月怎么办?山吹很清楚新月的能力必须依靠自己的「琉璃星舞」才能施展,如果自己先一步丢下她离开的话,她也会因为能力的消失而再也不能参与实验了。

她在逃出那个地方前,使用了某个星座。

这样一来,说不定就能帮到新月最后一把了。

现在的山吹摇了摇头,甩走乱成一团的思绪。

从蝶羽刚进门开始她就在偷听了,从她口中听到自己,从她口中听到栗花落。

听到自己的时候,她在想:风铃铃怎么可能会下楼啊?回溯什么的绝对是假的。要风铃铃出门那种事麻烦死了。

听到「栗花落新月」的时候,她蓦然间沉默了。

那是个仅仅被提到,就足够让她消沉好久的名字。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