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 5 阅读
  • 4010 字
下一章

「浅井!!」

货车伴随着刺耳的喇叭声疾驰而过,爱纱和栗花落的身影眨眼间消失在若叶舞的面前。她被迫后退了几步,一时间被飞扬的尘土夺走了视野。

等到她咳嗽了几声,再度把目光投向前方的时候,发现爱纱正以扑倒的姿势和栗花落一起躺在马路另一边,万幸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出事。

(太好了……)

没有去当场追究货车驾驶员责任的闲暇,若叶舞第一时间跑到了爱纱的身边,把她们扶起来安置在了人行道旁。

爱纱从巨大的惶恐中缓过了神,急忙查看栗花落的情况。

「新月没事吧!?」

「好疼!……该死的。」

「诶?」

「啊,没什么大事,谢谢了。」

爱纱怔住了。

她记忆中的栗花落,不是这样的才对。

同样的长相,同样的声线,明明应该是栗花落没错。可是……除此之外,眼前这个人并没有给爱纱任何温文尔雅的感觉。

无论是刚才那句嫌麻烦的抱怨,还是表达感激的方式,都没法和爱纱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起来。

不如说,除了长相和声线,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栗花落。

伸出的手定格在空中,栗花落根本没有去注意,依然自顾自地掸着衣服上的灰尘。

「新月……?」

「是在叫我?……啊,是三日月的熟人吗。这家伙,还说什么断绝联系……」

爱纱并没有听清她的自言自语,只觉得眼前的栗花落更奇怪了。

这时,她联想到了非常可怕、又无法否认的一点。

该不会,这才是现实中的栗花落原本的样子?

本来,在「未来视」中看到的一切就都是不存在的,那个温柔的、善解人意的栗花落新月说不定也是不存在的。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啊?」

虽然很自私,但爱纱的确是失望了。而唯一能将这失望所带来的伤感倾泻而出的方式,除道歉外再无其他。

路断了。

推动爱纱不断克服困难走到这里的动力,仅仅在栗花落的三言两语之中转瞬蒸散,化为了升腾而起的无尽的失落。而得知真相的爱纱,却痛苦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能说什么?面对冰冷的现实,再多的辩言都是片面之词。那些想对栗花落说的千言万语,像是石头般堵住了她的喉咙,缺氧、窒息所带来的毛骨悚然迅速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让她连动根手指都感到浑身乏力。

「好了。」

就在这时——

「虽然不知道你们还要说些什么,不过——栗花落新月,先跟我们走一趟吧,你有篡改个人档案的嫌疑。」

「哈?那算什么啊。」

栗花落正要起身逃走,双手突然被牢牢地铐住。与此同时,若叶舞把平板摆在她的面前,不容置喙:

「这上面的人是你吧?数据可不会骗人,栗花落新月五个大字写得清清楚楚,这张脸就更不用说了。」

「放开我!!真是的,为什么我非要在这里被抓住啊!?」

「浅井,走。」

若叶舞向爱纱伸出手,但后者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

刚才那一幕,爱纱看在眼里,心里却无动于衷。对现在的她来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关她的事了。

「又一个人擅自消沉下去……」

若叶舞一狠心,不由分说地把爱纱拽了起来。当然,爱纱并没有反抗,只是双眼失神地看着地面,就这样被若叶舞一路拖到了风纪委支部。

只是……这时候的爱纱,心态又发生了些许的转变。


「这里是风纪委支部?……等等,你们该不会——」

至今以来,给予过自己帮助的,虽然肯定不止栗花落一个人。

爱纱想着。

『你猜对了,倒不如说这种事情不是一开始就很清楚了吗。总之快进去。』

但她的确是在爱纱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第一个伸出援手的。

「别、别拽,手铐很疼!我自己会走!!」

以此为契机,爱纱和妹妹的关系和解了,若叶舞也积极地向她表示可以依赖自己,这些都是不亚于救命之恩的、弥足珍贵的宝物。

如果说。

『好了,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伪造假死的档案吧。』

仅仅为了栗花落一个人,而否定她至今为止的所有努力,否定妹妹和朋友们的信赖,否定自己活下去的信念的话。

「假死?那个家伙竟然做得那么绝吗……」

这绝不是当初的栗花落所希望看到的。

如果说。

『不要自言自语!』

能在无数次「未来视」后坚持活到现在,是栗花落在千千万万的轮回中为她找出的一种可能性的话。

「啊啊我不知道啦!档案这种东西还能自己乱改的吗?」

那么即使与现实不符,那天晚上的善良温柔的栗花落,也一定是她所拥有的其中一种可能性。

『就是因为这样反而证明了你背后存在着一个拥有足以隐藏档案篡改记录的能力的组织吧?』

如果说。

「嘁。」

出现在新月和三日月这两个名字之间的认知偏差并不是巧合,而是那时的栗花落为了掩盖什么而特意为之的。

「好啦!我知道了,我说就是了!!」

那么它们就绝不仅仅是写作和读作这么简单。

「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是三日月和我交换的啦!!我带你们去见她,这样行了吧?!」


阴暗、潮湿,这个地方给爱纱带来的感觉让她最先想到这两个简单的词汇。

她们进入的是一条入口位于连接东瀛北部和中部地区的悬索桥下方的地下河,沿着河两岸逐渐深入,周围的景象多多少少发生了变化。

「三日月,真的会在这种地方吗……」

「希望你带的路是对的。」

「有必要这么担心吗?现在我可是被你们拷得死死的哦。」

栗花落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轻松地说道,仿佛自己被抓这件事对她来说根本无所谓一样。

黑暗逐渐将三人吞没,就在爱纱几乎要看不清路的时候,被手铐锁住双手的栗花落突然把身体往前倾,从地上捡起了什么。

「喂,你有什么企图——」

话音未落,若叶舞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一阵刺眼的白光,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脸。

「手电啦,手电。」

站在她面前的披肩双马尾少女转过身来甩了甩握着的手电筒,照在地下水道壁上的耀眼灯光也四处乱打,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别一直对着我照啊!」

若叶舞三两步追上慢慢倒退的栗花落,拽住她的手没好气地往前走。

爱纱赶紧跟了上去。

「真亏你能在这种地方找到手电筒。……还是说你一开始就准备好的?」

「毕竟咱要经常出入这种地方,没什么准备可能要迷路也说不定啊。」

「你那语气……」

在栗花落捡起手电筒为大家提供了必要的照明后,她们已经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在这盘根错节的地下水道里深入到了什么程度。假如栗花落这时候告诉她们「哎呀,不小心走错了」的话,可能一时半会儿连出都出不去了吧。

「你到底为什么会『经常出入』这种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啊……」

「我听说一些学校或者研究所为了节省空间资源,会把附加的活动设施建在地底下面。但是,一般这样的设施入口都是和地表上的建筑物相连接的,从来没听说过要从这么幽深偏僻的地方进入……」

爱纱走在最后面翻弄手机,口中念念有词。

而栗花落只是微微露出笑容轻哼一声,仿佛在说「随便你们怎么猜」。

然后被踢了。

「——到了。」

不知走了多久后,栗花落终于在最后一个丁字通道的拐角处停了下来。在拐角后的墙壁上,隐约显现出一道长方形的轮廓。

「总之就是这里。虽然看着像机关,但只是把门做成了墙壁的样子哦。」

「三日月,就在这里面……?」

「浅井别急!」

爱纱正要推门而入,若叶舞突然叫住了她。

「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栗花落新月。」

然后,转向了栗花落。

「你先告诉我们这里面是什么地方,如果想耍小聪明逃跑的话,等着你的就不止是篡改档案的惩罚这么简单了。」

「我要是想跑的话早就跑了。」

「你说什么?」

面对她的疑惑,栗花落摆出一副很悠闲的模样说道:

「就是这么回事啦。」

紧接着,她又甩了甩手电筒——不,从她手中发出的金属碰撞声来看,更像在解什么锁的样子。

还没等若叶舞她们反应过来,原本牢牢地禁锢住栗花落的手铐,就这样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

若叶舞旋即摆出警惕的姿势,而爱纱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哎呀别冲动啦,所以我才说了『要是想跑』而没有跑不是吗。」

「果然是另有企图……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不是说过这具身体是和三日月交换的吗?总之就是想多体验一会儿别人的身体的感觉,顺便观察一下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的朋友们而已。」

栗花落自说自话地推开门走了进去,两名少女慢了半拍,也随之跟上。

门后并不是想象中宽敞的房间,而是一条狭长而阴暗的走廊。若叶舞牵着爱纱的手,谨慎地观察着左右,不远不近地跟在栗花落后面。

「诶~?我还以为你们会先跑掉呢。」

走到尽头后,栗花落转过身来,大言不惭地说道。

「……别开玩笑了,见不到三日月我是不会回去的。」

爱纱先一步开口。

或是为了自己所热爱的事物,或是为了自己所珍视的人,人们能够很轻易地脱离日常,主动将自己置身于事件之中。喜怒哀乐,情感随之流淌;得到了什么,以及失去了什么——但爱纱追求的并不只是这些。

比那种东西更加纯粹。

她注视着栗花落的双眸中,折射出复杂的光线。

「提前说好,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管哦,毕竟你们会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是计划外的状况了。」

「你这分明是想摆脱责任——」

「还是说,因为害怕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情况而临时打退堂鼓了吗?」

被对方这么一提醒,若叶舞终于意识到了双方立场的转变。这并不是在刚刚栗花落突然解开手铐的时候发生的,说不定早在她一开始从地上捡起手电筒的时候,她们就已经陷进了栗花落的圈套,不知不觉被引入了对方的老巢中。

事到如今还认为栗花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而放松警惕,那才是最危险的。

栗花落从口袋中摸出钥匙,插入走廊尽头旁的门中。

「如果真的执意不走的话,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咦?……门怎么打不开了。」

见解开了锁却推不动门,她捣鼓了好一会儿锁眼,又拉住门栓使劲摇了摇,而门依然纹丝不动。

「这就是你说的计划外的状况吗?」

「什么跟什么啊!」

「别演了,我们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胡闹!」

从若叶舞牵着自己的手上传来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爱纱不由得浮现出「舞最讨厌这种麻烦的事了」的想法。

「哎呀都说了——可恶,多半是被谁反锁在外面了。」

栗花落又重重地敲了敲门,朝里面喊了几声「三日月」,但完全没有得到答复。

「反锁?除了你和那个三日月,还有谁会出入这里吗?」

「有是有,但那个人完全不可能,也没必要刻意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说到底,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地方——」

「让我来。」

「浅井!?」

爱纱突然作声,将若叶舞的手松开后走到了尽头旁那扇紧闭的门前。

「等、等一下,你要做什么?!被反锁可不是单凭力气就能克服的啊,再说了,你的力气也不见得比我大——」

话音未落,栗花落就感受到一阵强风吹过。

随后,仿佛被什么钝物以极快的速度冲撞了上去般,金属制的门就像一张纸一样从中间豁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