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二章

  • 4 阅读
  • 3976 字
下一章

一阵强光从高窗外猛射进来,刺激得爱纱她们睁不开眼。

「不好!……舞,你小心点,这个家伙——」

与此同时,若叶舞的耳中,清晰地传入了来自正前方的声音。

但是,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察觉到了一件怪异的现象。

「咦,我的声音……?」「浅井,你的声音?」

因放大的瞳孔被强光骤然照射而造成的短暂失明逐渐恢复,若叶舞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一幕。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发出了新月的……」

做出当下本是爱纱应该采取的行动的人,分明是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房间中央的栗花落!

「栗花落」也在慌乱之中夺回了视野,最终将目光定格在眼前、也就是自己本应站着的位置上——

在那里,「爱纱」双手撑腰,露出了得逞的坏心眼笑容。

「原来如此,就连刚才光线的熄灭都是你预先设计好的吗。」

若叶舞不禁喃喃道,

「——『通过照射到月光,和他物互换内在』……看来从一开始,你就根本没有降服的打算啊。」

栗花落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既然她存在于此这件事本身就是和三日月交换过身体所引导出的结果的话,那么以现在的她为基准再和另外一个人交换身体——或者说交换内在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诶,你是说她和我互换了!?」

「你哪来的时间在那发呆呢!」

没等「栗花落」回过神来,「爱纱」就不由分说地向她飞奔过去,同时大力挥出拳头。慢了一拍的「栗花落」用双臂交叉在头部高度挡下突袭而来的攻击,却没想到对方的力量大得出奇。感受到巨大的冲击力,她被迫后退了好几步,最后没站稳摔倒在地。

「好疼!……喂,等等,这可是你的身体啊!」

「那又怎样。」

面对「栗花落」感到惊愕的提问,「爱纱」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道,

「不是针对要害的攻击就算再猛烈也完全不值一提,而痛觉在精神上造成的压力可是实打实的啊。」

「你!……」

「再说了,你应该没忘记我和三日月交换过身体吧?」

「?!」

听到这句话,「栗花落」——爱纱猛然意识到更加严重的事实。

在场的一切根本和栗花落新月本人毫无关联,就算她对三日月的身体造成了再强的破坏,最后反而害了她最想见到的人。这和有多大的概率能够在战斗中打败对方已经没有关系了,整个局面根本就是盘死棋。

但是,她不禁琢磨起了造成这副局面最根源的原因,那就是,「月下夕颜」这个能力所描述的「互换内在」到底是以怎样的原理运作的?自己的「内在」进入其他人的身体以后,能够使用的依旧是自己的能力,还是属于这具身体的能力呢?

很不巧,由于新月说她和三日月拥有的是同一个能力,爱纱没法通过目前的情况对上述疑惑作出判断,那么只能靠自己实践一遍来得出结论了。

「栗花落」笔直伸出手,在她的手中,逐渐聚集起了流动的空气。

(能行!)

看来自己的能力也随着内在携带过来了,虽然这违背了课堂上超能力是来自大脑的知识,但总之先用这招解决眼前的敌人再说吧!

可目睹了这一幕的「爱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保持着自信的坏笑默默看向「栗花落」。

「……?!等等,浅井别急!」

在一旁的若叶舞突然大声制止,但似乎已经有什么要来不及了。

下个瞬间,高速旋转的空气炮弹从「栗花落」的手心中飞快地射出,径直轰向毫无防备的「爱纱」。

「这下看你还——」

「栗花落」的声音戛然而止,膨胀的空气炸裂开来,在房间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浅井!!」

「呃啊啊啊!……」

若叶舞连忙跑到爱纱身旁,将她受击在地的身体扶了起来。

「我、我这是……回到自己身体了?可恶……原来是这样吗。」

本以为顺利发动能力后对栗花落造成了有效打击的爱纱,却被对方的能力反制了一手,反而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伤害。

「可是,按照刚才的位置,我应该没有被月光照到才对!怎么会——」

话音未落,她猛地察觉到周遭的光线竟然在摇晃。感受到一阵奇怪的触感,爱纱抬起头,注意到自己的手中握着不久前栗花落在地下水道里捡起来的手电筒。

「你是什么时候把手电交到我手上的?!」

「刚才随手就放桌子上了,进入你的身体之后再顺便拿起来了而已。」

虽然对方描述得云淡风轻,但这绝不是「随手」「顺便」就能轻松做到的。尽管很想说「你连这一步都设计好了吗」,而比起预先安排好一切,或许对方只是单纯地擅长在战斗中随机应变,才能在一次又一次关键的场合走出合适而又巧妙的一步棋。

这和缺乏实战经验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了……!

「为什么这地方连手电都能制造人工月光啊……」

在若叶舞的搀扶下,爱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努力将视线对上眼前不慌不忙的栗花落。

「谁知道呢,说不准那其实只是副普通的手电筒,而我的能力也并不是非要照射到月光才能发动~?」

随着栗花落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道来,爱纱只感觉连目光都没法聚焦在对方身上。这并不只是生理上出现了不适,而是连精神层面都开始逐渐崩坏了。

从对方身上,她看不到一丝战胜的希望。

身体素质、战斗力、谋略,对方在战斗上的每一要素都切实地凌驾于自己之上,而自己除了莽撞以外,其他什么都做不到。

即使有了为重要的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觉悟,到头来只是凭借着一腔热血自我感动罢了——

正是为了克服这一点,爱纱才立下最后的决心选择迎难而上的,可是,可是!……

将手电筒关闭并丢到一边后,爱纱又一次伸出手发动能力。流动的空气向栗花落奔袭而去,在和她正面对撞的瞬间,赫然传来什么物体受击破碎的清脆声响。

同一时刻,栗花落消失在原地,爱纱耳边风声疾驰,她下意识地拉着若叶舞侧躲了两步,勉强闪开了来自身后的高踢腿。

「你这是……和手电交换了?」

爱纱定睛一看,发现栗花落正完好无损地站在原本被扔掉的手电筒所在的地方。而对方最开始所处的位置,赫然多出了一地的塑料、玻璃以及金属等碎片。

观察着眼前令人困惑的一幕,爱纱凭借着勉强清晰的意识推测着「月下夕颜」的具体机制。

「既然只是互换内在,为什么我的攻击不仅破坏了手电,还让你身体的位置发生了移动?难道说……」

随着思考的深入,爱纱才意识到,这才是栗花落能力最可怕的地方。

「Bingo~虽然没有及时告诉你们,但关于和物体互换后,本体遭到了超出物体所能承受的攻击范围的攻击时会发生什么事这一课题,我已经亲身演示了一遍哦。」

「你是说,对经过交换的物体进行打击,承受伤害的却是存在于物体里的内在所对应的本体吗。」

这太反常识了——爱纱如此心想。

然而问题在于,为什么对方要将这么重要的情报如此轻易地暴露给自己呢?这明明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爱纱不敢轻举妄动,在竭力不让自己暴露在月光下的同时,死死地盯着栗花落的动作。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

面对剑拔弩张的形势,栗花落伸出两根手指,煞有介事地主张道,

「一,忘掉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由我带路离开这个地方,回归到你们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二,不自量力地继续向我发动攻击,然后败在我的手下,被永远困在错综复杂的地下水道中——怎么样,选择权完全在你们手上,就看你们自己如何做出决定了。」

栗花落给出的妥协方案看似留出了折中的余地,但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她对能够打败爱纱她们的绝对的自信。

这种把人看扁的态度,尤其让爱纱不能接受。

「不要——小看『风力使』啊!!!」

一时间,爱纱四周的空气开始大幅度地流动起来。一层又一层的冲击震颤在整个房间中,甚至让直到刚才还大言不惭的栗花落感到有点站不稳。

「别垂死挣扎了,你以为这种程度的虚张声势就能让我屈服——等等,不对……!」

从正面感受到令人不安的压迫,栗花落马上选择和附近的长桌互换内在。在下一秒,木制品被猛然击碎的声响回荡在三人的耳中,而栗花落呆滞的身体也顷刻间化为了分崩离析的木制废料。

还没等出现在长桌位置的栗花落做出下一反应,又一道凶猛的空气波向她覆压而来。没有其他选择,她只好再次选择和人工月光下的另一张长桌互换内在。

——然而,只不过是重新上演了刚才的那一幕。

爱纱并没有因此停下,持续操纵着整个房间的空气,将高速流动而产生的气流一次又一次地轰向毫无还手余力的披肩双马尾少女。

「可恶!……喂,我说你——」

随着对方仅仅为了躲避就费尽心神一次又一次地发动能力,长桌、圆椅、沙发、柜子,凡是被月光照射到的一切物体都在爱纱如雨点般密集的攻击下分崩离析,变成无法分辨出原貌的残渣。直到一分钟前还整洁的房间,眨眼间变成了一片脏乱的废墟。

「咕……咳咳!!」

以最后一件完整的家具被破坏为标志,栗花落无处可藏,硬抗下了爱纱的饱和攻击,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

或许,如果继续沿袭最初的战斗方式,爱纱真的没有任何扭转局势的机会也说不定。

但她忘了,「风力使」根本不该以单纯的直线攻势作为战斗的主要手段,将大范围的空气掌握在手中并加以运用才是展现自己的能力最高效的策略。而对应地,在最后一刻回想起这点的爱纱,将整个房间都化为了任由自己操纵的气场。

那么进行到这一步,无论想要针对哪个位置聚集气流发动攻击都是轻而易举的了。

「你输了,新月。」

「……」

刚做出胜利的宣告,爱纱就终于站不住脚,脱力倒了下去。

「浅井!」

把自己的身体作为靠垫稳住爱纱后,若叶舞反复望向栗花落倒下的方向,直到确认对方不再具备战斗力之后才长舒一口气。

「对个体特异的大范围打击吗……真是败给你们了。」

栗花落双手撑在背后支起身子,眩晕感让她依旧有些睁不开眼。左手边的头绳不知道掉在哪里了,长发披散下来,甚至反过来遮住了一部分视野,让她看上去狼狈了许多。手心似乎压到了什么尖锐的碎片,虽然可能因此而划破皮肤流血,但以她当下的状态已经考虑不到这么多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只是想让你们小心一点——」

面对若叶舞冷声冷气的质问,栗花落只是回以模糊不清的论调,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你们制造冲突,单纯在阻止你们靠近那个实验室而已……不过这一点你们也看出来了就是了。」

「……。浅井,还要继续深入吗,以你现在的状态……」

见对方重复着陈词滥调,若叶舞直接放弃了交涉,转而向爱纱询问接下来的行动。

「那还用问吗。三日月毫无疑问就在里面,无论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就算她变得面目全非我也一定要把她救——」

「?!——浅井快趴下!」

从爱纱唇间脱落的言语甚至还未发出最后的声响,两人身后的铁门就像是被从里面撕开般炸裂了。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