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六章

  • 6 阅读
  • 4312 字
下一章

茶馆被摧毁了。

爱纱眼睁睁地看着那栋习以为常地存在于此的茶馆化为一片废墟,却连一步都踏不出去,任凭局面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下去。刺眼的天光让她感到目眩,而废墟中破败的景象更是让她的思考一度停滞。

为什么——在那数十个未来之后,会看到这样悲惨的现实?在她拼命地赶到这里之前,微光茶馆究竟发生了什么残忍的事情?

啊啊。

她回想起来了。

在今天早上再一次降临的「未来视」之中,那突兀地出现的某一个绝望的世界。

明明此前每一回都只是在半路上被各种原因阻断,或是闹钟失灵、电车迟点、到了地方找不到人,就连不慎被沙漠的幻象迷失了方向而误入深处的情况都有出现,可她怎么也没想象过,竟然会看到茶馆像是遭遇了天灾一样只剩下断垣残壁的光景。

结果却因为「原来只是『未来视』啊」这种逃避的理由就轻易地把这条至关重要的线索给忘记了。

爱纱很清楚,即使这众多的未来只是虚假的现实,却依然有着绝不会违背正常逻辑、一旦契机出现就有可能发展成那样的原则。

假设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她眼前的陨石,那么问题就在于,为什么在那个世界,茶馆在早上就被轰击了?即使天气预报不能正确预测到这样异常的气候,难道这种毁灭级的天灾有着如此不确定性的发生时机吗?

就连彗星接近地球时的最佳观测时间段都能被精确到上下半夜的级别,倘若引起天灾轨迹转折的因起于爱纱最近一次发生「未来视」的瞬间,那么在这短短的数小时内,天灾的降临根本不可能发生如此巨大的时差变化。

……也就是说,这之中一定有什么人为因素的介入。

正是这种人为因素——

「浅井!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啊!?」

「?!」

爱纱一下子被若叶舞喊清醒了过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片刻的失神。而在这短暂的几秒内,远处从天而降的陨石依然在不由分说地朝着地面疾速坠落。躁闷的巨响在四周徘徊,地面的晃动也越发震颤,危机感让爱纱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

被若叶舞拽过手,爱纱几乎是连走带跑地撞开了大门,顶着如刀割的狂风与黄沙,包裹在蒸笼般的热流中,分秒必争地向着沙海外跑去。

她这才得知自己为什么那么担忧森谷他们的安危,原来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栗花落,而是——

不对。

不是这样的。

有什么关键的信息被爱纱遗忘了。

究其根源,那颗巨大的陨石真的是天外来物吗?

——轰!!!!!!!

「小心,舞!」

眼前的去路被突现的巨大黑影所截断,爱纱毫不犹豫地推开若叶舞,然后转身直面高空飞速下砸的不明巨物,伸出手——

风向改变了。

毫无规律的狂风在那一刻形成强烈的风眼,扰乱了巨物的轨迹,让它在距离爱纱她们仅有几米远的地方重重地砸了下来。

那是伴随而来的一颗颗小陨石中极微不足道的个体,尽管如此还是比一整座别墅还要大。

被推倒的若叶舞口罩脱落在地,猛地咳了几声。她好不容易站起身,转而看见爱纱朝着原路跑了回去。

「等等,你这是要!?」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唯独那个地方不能被毁掉!!」

「啊???」

栗花落新月,会什么理由都没有,就带着昏迷的「妹妹们」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吗?

森谷曾在那个不存在的夜晚和爱纱她们说过,那位叫做山吹风铃的女孩子,是参与了某个高强度开发能力的实验的受害者之一。里面被应用了一项,以激发「梦镜回廊」来使能力得到数倍增幅的技术。

而栗花落所在的那个地下密室,似乎也在暗中进行着不为人知的实验。

如果说,那就是山吹曾经所被困住的地方呢?

栗花落很有可能认识后者。

尽管她隐瞒了这部分真相,尽管也有着为了治好「妹妹们」的病而来咨询森谷的可能,她的到来与茶馆空无一人的现象依然脱不了干系。一定是她们之间引起了什么冲突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那么更关键的是,如果这是一场严重到不得不引发陨石灾难的地步的冲突,爱纱她们就这样为了保全自身安危而离开真的是最妥当的选择吗?

没有居住的地方,只能被收留在如此远离城市的边缘的山吹,真的能够接受这唯一的栖息之地就这样被残忍地毁灭掉吗?

(必须要把它阻止下来!)

重新回到了大门前,重新正视了巨大的陨石。

即便到了现在,爱纱还是感到双腿脱力。或许在面对如此庞然大物的状况下,不管到什么时候她还是会缺乏勇气吧。如果这般天体级的异物直挺挺地坠落在地面的话,不仅一切生灵将面临死亡的威胁,引发的地震与海啸更是会让整座蝴蝶岛都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但是。

不论如何,她都要拼尽全力阻止悲剧的发生。

「浅井,你是真的不要命了吗?!凭你的能力根本不可能——」

「我都懂!但是现在根本不是我们两个逃走就能平安无事地解决的问题啊!!」

「你是说……?」

「茶馆里有人!!!」

没错。

刚才的爱纱尽管敲遍了每一扇房门,用「风力使」感知了茶馆的每一处角落,却依然存在着一个死角,是在如今这种环境下对地形稍加不熟悉就极有可能遗忘的地方。

「室外的风向已经混乱到了连我自己的气息都快感应不到的地步,所以我想当然地把搜索范围限定在茶馆里面了……然而即使是城市里随处可见的平民房,也都会有着一个相同的构造啊!」

不必多言,若叶舞冲进茶馆,凭借着自己的推测直奔上了二楼。

猩红的天光刺透过玻璃滑门刻在等间排列的座席上,将整个大厅笼罩在血晕的微光下。窗外栽种在盆中的观赏竹在风中狂舞,胡乱地拍打着墙面,传来一阵阵紧迫的声响。

在房间正前方,一部分位于室外,被玻璃门将两者间隔开来的这个构造,毫无疑问是……

「浅井的意思是阳台外?!」


爱纱挥舞着烈风。

庞然大物的降临、伴随而来的巨响与覆盖远空的天影,让她脑海中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渺小与恐惧感。爱纱很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即便如此,她依旧强迫自己正视那位不速之客。

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从正面击碎、将轨道向身后的海面引导,这都不是仅凭自己微薄的力量能够完成的事情。她甚至幻想过从特定的角度制造巨大的升力,来让陨石像低空俯冲时的战斗机一般从头顶滑行而过,但马上就把这种异想天开的点子给否定了。

自己的力量,远到达不了那种规模。

但是,要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哪怕争取到一秒也好。

在相隔着这种距离的情况下,只要能稍微让它的加速度有所降缓,最终坠落的时差都是巨大的。只要能够拼命争取那么一秒,说不定都能成为迎来转机的关键。

于是在很远一片区域内,喧嚣的尘沙都一度被爱纱掌握在手中,驾驭着不再紊乱的烈风向着天穹扶摇而上。爱纱全力制造着聚变,心中却依然在挂念茶馆的那些人。

……老实说,她和森谷雪绘等人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对于她口中的山吹更是只有一面之缘,所了解到的也只是由森谷转述的只言片语。如果要问她为了保护那些人而把自己的性命放上命运的天秤值不值得,她一定没法直率地回答出口,藏在内心的答案也多半是往后退半步——

但现在的她,对栗花落的心意却是实实在在的。

爱纱看不得她为了拯救妹妹而这么残忍地牺牲自己,不甘心还没得知真相就让一切埋葬在陨石与沙海之中,更重要的是,她至今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和三日月重逢。

无论是哪一点,都化为了浅井爱纱绝不退缩的决心。

「怎么能——让事情就这样结束啊啊啊啊啊啊!!!」


顾不得恶劣的气候,若叶舞以最快速度推开玻璃滑门冲了出去。她仅仅在那一瞬就由于室内外的气压差而被浑浊的风沙搅得睁不开眼,只能以一只手勉强挡住头部的姿势用身体将门撞紧。外面的怒涛愈加变得暴躁,从天而降的巨大陨石不断地在视野中放大——

但这些都没有精力去应对了。

在阳台的边缘,在被墙体挡住而没法从室内捕捉到画面的角落,正狼狈地躺着一个少女。

「三日月……不,是和她交换了身体的栗花落新月吗。」

栗花落散乱的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暴露在外的皮肤也早已沾满了黄沙。重重地咳了两声,像是才察觉到有人出现一般,她把头向若叶舞那边歪了过去。

嘴角在流血。

「……失败了。」

「你说什么?」

若叶舞对茶馆空无一人的现状毫不知情,如果要对最大嫌疑人进行逼问,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可她只是将目光投向瘫倒着的少女。

缺了什么。

有什么本该呆在她身边的东西不见了。

被压倒在更深的疑惑下,无论是抬手挡住狂风,还是背起负伤的对方赶紧离开,她都没有立刻付诸行动。

「我本以为只要真心道歉就能……实际上只是我自私的欲望在作祟吗……」

谨慎地凝视着自言自语的栗花落,对现状有了些许的猜测。

「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救『妹妹们』吗。」

「我也不清楚。不如说最开始就是因为想这么做,反而——」

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被过长的刘海挡住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你说,仅仅为了刻意制造『妹妹们』的崩坏,而因此害了另一个无辜的孩子,这样的我真的能够得到原谅吗?」

她微微抬起头,从发丝的缝隙间反射出了暗红色的光芒,一时间竟让人无法分辨那眼神中究竟蕴含着怎样的感情。

而若叶舞只是噤声不语,她并没有回答这种复杂问题的资本。

(身上有血迹说明不久前战斗过,她的来意究竟是……)

「那种事情,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不可能啊!」

——就在她们僵持在原地的下一刻,从地面远远地传来了另一名少女的回应。

「风声…!」

「不管怎么说错的就是错的!犯下不可原谅的事就应该接受相应的惩罚,你不是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吗!」

像是完全无视了距离,大门前和陨石正面对峙着的爱纱明明没有任何顾忌他事的闲暇,却以一种从一开始就把阳台上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口吻发出呐喊。

「我当然知道啊……可是害了她却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只是不想让她再受伤了而已,这种想法就那么难传达过去吗!?」

若叶舞完全困惑在了一边。但她不知为何能听得懂,栗花落口中的「她」并不是指三日月,而是另一个和她有着更深过往的人。

「那你就更应该去拼尽全力挽回一切啊!」

「你觉得我什么都没做吗?但是晚了,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怎么可能——」

爱纱终究还是没能继续说下去。她猛然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完整地串了起来。虽然刚才都只是凭借着气势反驳对方的泄气话,但并没有完全理解其中的含义,而现在突然明白一切的起因了。

为什么栗花落会选择在脱逃后来到这里,为什么她会负伤倒在阳台外,为什么天空会出现如此巨大的陨石。

来不及了。

陨石已经坠入了轨道的最低段,不再能有任何力量阻止它的迎面撞击。爱纱轰出去的烈风被尽数反弹,密集的狂沙如暴怒的猛兽般扑杀过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制造最后的风墙来阻隔恶魔的侵蚀。

栗花落失了神,将头转回正面,微微向上倾斜,嘴里喃喃道:

「因为那个陨石,就是由于我的罪恶而带来的最坏的后果……」

她们并没能完全理解这句话。

可在重新产生认知之前,恍惚发生了什么更加让人震撼的一幕。

「?!!!」

是已经被砸死了吗?来到另一个世界了?走马灯?光是思考这些就让大脑负载过度了。

直到意识到心脏的狂跳已经持续了十多秒,爱纱才确定了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巨响确实出现了,然而预想中的撞击并没有发生。

「那是……?」

她铆足全力定下心神,将视线聚焦到散射出强烈白光的位置。

在那片天空的正前方——

堪比一整座岛屿的巨大陨石在小小的人影前化为了碎片。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