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间章(二)

  • 7 阅读
  • 4687 字
下一章

「散步,或是……看海。我有到这里来的原因吗?」

霞光初照的日出之地,不知为何来到这里的栗花落。她并没有刻意要做的事,只是不经意间就走到了海滩边,直到双脚浸入海水才反应过来。转身离开的时候,又迷惑地看了眼大海。

「我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的。」

仿佛那里有着曾经失去的东西一般,但仔细一想却完全没有印象。

「太粗心了」,栗花落摇了摇头,折返了回去。


「大清早的去哪了?三日月。」

「散心。」

现在栗花落所处的位置,说是类似于地下室的封闭空间,却有一面墙开了扇高窗,光线从这个四方通道入射进来,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有如地牢般的密室。

跟她打招呼的是个同辈的少女,深灰色的长发绑着细细的双马尾,发梢随意卷曲着,是和栗花落同款的发型。脸蛋略显稚嫩,双眼像在八卦一样眯成一条缝,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披风,披风下则是日常的休闲衬衫。现在这副模样的少女,正双手撑腰往栗花落侧过身去。

但栗花落却完全没有迎合对方的意思。

「只是散心,而已吗。你这样可是会被人怀疑有逃跑的企图哦。」

「那种事情怎么都好了。」

少女的声线很明亮,又带有一点娇气,如果是一个健全男子高中生的话,和她搭话绝对会当场被俘获。

可这和身为女生的栗花落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地下空间并不算小,经过摆在门旁的长桌,恰巧是一处能照射到窗外的光线的空地。不过栗花落并没有在这仅此一处的光明逗留,而是仿佛早已习惯身处黑暗一般走了过去。

而在房间的另一头,挤在一些简单家具之间的通道,将她的行动路线引向了眼前的这扇铁门。

栗花落停下了脚步。

「事到如今,没什么好迟疑的。」

她自言自语道。

「三日月。」

「?」

「第五天了。」

「……你是想说已经第五天了吗。放心,那些事情我早就不在乎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才第五天哦。虽然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不可能不挂念的吧。你的家人、朋友,都会因此而离你远去哦。在接触黑暗的一开始,就已经是再也没法回头的事态了。可是你这几天的状态告诉我,你似乎并没有那么决断。」

「……」

「刚才的外出又是为了什么呢。我想你应该知道,不管你去哪里,都会有这边的人密切地监视着你的。只要你有一点可疑的动作,他们都会立刻行动来抹消可能造成泄密的存在。包括你的家人和朋友,即使是身为『八十八夜计划』核心的你,只要紧急状态还没有解除,就都没法保证安全哦。」

「所以说,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不会做那种事情。」

「诶~?」

「刚才只不过是太闷了出去透透气而已。就算我选择了这条路,也并不代表他们要受到我的牵连。如果你们擅自对他们下手的话,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少女优哉游哉地坐在了椅子上,远远地对栗花落说: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那今天也为了『八十八夜计划』继续努力吧☆!」

「知道了……新月にいづき。」


「哈?为什么我非要被别人替代不可?!」

「嘛,嘛嘛。」

「喂!别给我打马虎眼啊。说到底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们这边的吧?考虑到对方可能叛逃的情况,这么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上一个计划的失败不就是因为山吹的逃跑而造成的吗?」

记忆中,少女双手环胸,满腹牢骚地对着面前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的男人抱怨道。

「所以说啊!你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吧?你的能力没有『琉璃星舞』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如果任凭这种状态停滞下去,到头来连月光炮都启动不了。你的替补已经找到了,叫栗花落三日月。虽然是外人,姑且让她顶替了你的名号。『八十八夜计划』的启动刻不容缓!从现在开始,由你来做她的引导人,你的实验暂行中断吧。」

「这个死男人……」

「你说什么?」

「不,没有。所以,你有什么办法保证她不会像山吹那样逃跑?」

「把柄。『琉璃星舞』是因为根本找不到可以当做人质的把柄才疏忽大意的,但栗花落并不会。她怎么说也是有家人有朋友的人,只要经过调查就一定能抓住把柄。到时候再利用这些把柄,就基本可以限制住她的行动了。」

「真是一成不变的老手段。」

「但往往很有效。」

现在的少女静静地看着栗花落走进另一个房间,又踮着脚摇了会儿椅子,才站起来往中央的光亮处走去。

事实上那扇窗外面并不是室外,照射进来的也不是阳光。

她抬起手攥了攥,似乎还能看到一些由能力引起的超自然现象,不过已经是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程度了。

她的能力,不能自行解析月光,必须经由『琉璃星舞』之手才可以使用。而由于这致命性的缺陷,她被栗花落代替了,自己则沦落到了只能在一旁眼睁睁看着对方不断进步的境地。

旁边的那扇铁门其实和窗外是互通的,那是一个很大的实验室,所有的光线都是由大型机械装置人工制造的月光,现在射进房间的也是如此。

「不想被替代……不想被替代!!」,她的内心曾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但那都是徒劳无功的。她想借助这帮人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帮人也需要借助她的能力来完成他们的实验。既然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沦为实验的残次品也是不可避免的。

即使如此,她当初依然没有去阻止山吹。

她是知道的,作为一个接受能力开发实验的人要承受多少非人的折磨,才能最终取得那么一点的进步。她想要变强,是因为有想救的人。有了这个夙愿,哪怕再痛苦、再绝望她都能挺过来。

但山吹不同,这个女孩太纯粹了,太善良了,纯粹到和谁都想成为朋友,善良到谁都想拯救。但正是因为这样,山吹才被轻易地骗了进来,从此染上世俗的黑暗。

自己已经没法回头了,但山吹还有可以拯救的机会。即使她因此失去了能力,即使她因此被栗花落代替,连自己的梦想都没法实现,她还是下定决心帮助山吹逃出这个地狱般的地方,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让她多待在这里。

就连她自己,都善良得无可救药。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终于选择了妥协。并不是说她放弃了那个想救的人,而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栗花落的身上。既然可以代替,就说明她们的能力是相似的,只要全力帮助栗花落开发能力,或许能以另一种方式实现最初的心愿也说不定。

因此,她要保证栗花落不会逃跑,并且全心全意地投入实验才行。既然栗花落自己说家人朋友不用在意,那也不是她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即使深陷黑暗,也要为了光明而竭尽自己的全力。

现在的少女,要做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另一边,位于房间另一侧的实验室因为栗花落的进入,而开启了今天的实验进程。

位于这个空间正中心的位置高悬着一只散发出洁白光芒的球体,由此来提供唯一的照明。说是实验室,实际上四周并不存在着或多或少穿着白大褂的家伙,在盯着计算机屏幕进行高强度的工作。就连常理中应该有着的各种精密器械,都不是这个空间内实际存在的物品。

有的只是悬挂在这个实验室正上方的球体,默默将最洁白、最纯净的光芒洒在地面上。

月光。

收集足够多的月岩后,将它们通过技术手段整合成一个迷你月球,再将阳光照射在其表面所形成的反射光导入事先铺设好的通道,最后将人工月光照射在实验室内的仪器,就是栗花落面前这个光球的正体。

……虽说如此,要制造出真正的月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似乎只有在月岩以天体的规模堆积在一起时,才能反射出纯度最高的月光,而在此之下的人工月球不说班门弄斧,最多只是将大自然的那么一小部分力量掌握在手中罢了。效率极其低下。

不过那已经足够了。

在实验室中央的是一张大方桌,上面摆着各种似乎和实验室这种严肃的氛围无关的东西。零食、水果,电视机、键盘,镜子、发梳,就连种着水仙的花盆、关着鹦鹉的笼子都位列其中。

但这些的的确确是栗花落接下来的行动所需要用到的。

她在方桌旁的椅子正坐,做了一个深呼吸。

「今天,该到那个了……」

实验室静得令人不安,栗花落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在调整好气息之后,便缓缓闭上了眼。

窸窸窣窣——

像是从哪里吹过的风,拂动了水仙的花瓣。细微的摇晃似乎是在向外界昭示着什么,努力主张了一段时间后,却蓦然放弃挣扎,垂下了无助的头,凋零在冰冷的桌面上。

栗花落张开眼睛,默默叹了口气。

随后,她再一次闭上了双眸。

窸窸窣窣——

像是从哪里吹过的风,扰动了鹦鹉的翅膀。它从一开始盯着水仙花的呆呆的眼神,突然朝着深邃的方向变去,仿佛不再是鸟,而有了人的感情般闪烁不定。张了张喙试图发出声音,却只是欲言又止。甩动的头颈在环视了实验室一圈后,最终定格在栗花落身上,与再次睁开眼的她四目相对。

栗花落又叹了口气。

似乎是在重复着这种意义不明的行为,她并没有做出任何的不耐烦,只是调整了一会儿呼吸,准备闭眼。

「——我说。」

深灰发双马尾,被栗花落称之为新月(?)的少女,突然打开了与另一侧的房间相连的门。

「今天怎么不戴『项圈』了?」

她倚在门框上,用一根手指转着名为『项圈』的黑色圆环。

「那种东西没有必要。」

「诶~?你知道说出这种话意味着什么吗?」

「……」

「这可是为了激发『梦镜回廊』而专门存在的,能让能力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会让训练的效果倍增哦?先不论副作用,你这么做就不怕实验进程被拖慢吗?

「——还是说,你已经达到不需要 DMC 激发场也能能力全开的程度了?」

「这五天我也不是白待的。」

毫无感情起伏的回答。

「是吗?……」

见栗花落一副阴沉的模样,少女兴致缺缺地回应了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药片,像是吃彩虹糖一样轻松地往嘴巴里倒去。

「你那是?」

「嗯?没什么,治胃病的药而已。」

「可是那种吃法……」

「哎呀,比起这个,」少女有意地跳过了这个话题,拍了拍手提议道,「既然你对自己的能力那么有信心,不如直接进入下一步吧?」

「下一步?」

「前几天都是『那些东西』,不如今天……试试『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栗花落明显迟疑了。只是那么一秒,她马上回过神来并加以否决。

「还是算了。」

那双从没有折射出光亮的眼睛,将目光撇在了某个角落。

「为什么不试一试?三日月,虽然早上你说了那样的话,但我是认为你是有自己的目的才自愿参与实验的哦?至少现在的训练肯定没有违背你的心意。既然有更好的机会,你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吧?」

栗花落把头埋得更深了。

「说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并不只是因为上面那些人把任务分配给我,我才这么做的。」

「你……也有自己的理由?」

「这么说吧,妹妹。她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沉睡,只有我的能力才能救她……但因为山吹的逃跑,我的能力已经没法使用了。」

「所以是想利用我吗?」

「虽然『利用』这个词太冷漠了些,嘛,的确如此就是了。我们的能力非常相似,所以只要你代替我,成为这个实验的核心的话,那么我救妹妹也就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所以你才……」

栗花落踌躇不定地抬起头,少有地露出了带有一丝感情色彩的目光。

那好像是怜悯,又似乎是迷茫。

「我知道了。」


这是十秒后的场景,十秒后的世界。虽然间隔不长,但目前的局势似乎已经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

「啊啊,这就是三日月的身体……贴贴~」

发出如是声音的栗花落,正两眼放光地往自己的身上乱摸。

对面,气息一下子沉下去的深灰发少女,认真地打量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然后——

「新月,不要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啊!」

「有什么嘛!反正都是女生。倒不如说正因为是女生才……」

「总之给我赶紧停下!」

明明只是大声说了两句话,就变成了累得不行的样子。再怎么说,这和之前的差别也太大了。

或者说,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她了。

置换。

拥有这样一个标签的能力,能够在照射到月光的同时,互换自身与他物的内在。

现在的她们,就处在了这样的一个情况下。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结果,不过能进入别人的身体果然好有意思!」

「你本来不也是这个能力吗。」

「一码归一码,我当时可还没到能和他人互换的程度啊。看来让你代替我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吗。」

「虽然很不情愿,姑且算是成功了。所以,可以换回来了没?」

「哎呀……」

占据了栗花落身体的少女突然开始扭捏。

「啧。」

「别咂嘴啊!你看,好不容易有这个体验的机会不是嘛!刚换过来就要换回去,那也太没意思了!」

深灰发少女体内的栗花落无奈地叹了叹气,说:

「早应该知道你会这样的。所以,你想干什么?」

「嘿嘿☆」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