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Movement.8

  • 17 阅读
  • 4497 字
下一章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眼前的洛丽塔少女花容失色,想要用手挡住摄像头却接连失误,最后干脆用身体遮住屏幕,保持着别扭的姿势关掉了直播。是怕什么其他不妙的东西再被照进去吗?说起来,她一开始的机位似乎只能在很低的视角恰好拍摄到游戏画面……

相对地,御守自然也采取了措施。但他并没有后知后觉地躲开,只是拿出手机进入了某个页面,某个标题以「Sakichan~」结尾的直播间里——

他看见自己的模样在画面中闪过一瞬,紧接着被什么人慌乱地晃动视线,最后在铺天盖地的弹幕中黑屏了。

「……」

他总算对现状有了些许的头绪。难怪她昨天没有像直播预告中约定的那样放送音游回,原来是有了新的预定吗?不论如何,御守无意乱入他人的直播现场,他也同样没有因为偶遇了不得了的人物就做出失礼的举动的打算。对于当下而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上去好好道歉,把情况解释清楚后赶紧离开才对。

可御守没有注意到的是,眼前的少女早就超越了局促不安的程度,像是看到什么可怕到极点的东西般呆在了原地。他远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闯进了一个怎样的世界。

「御、御守同学……?」

一身粉与白的洛丽塔长裙,直到刚才还在和直播间里的观众们笑容满点地交流着的少女,这时却用御守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语调,就这样喊出了他的名字。


「所以你就是……浮海沙希ふかい さき?」

现在想来,或许这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有预兆了。然而眼前的这一幕,还是给了御守不小的冲击感。

另一边,少女狼狈地抱着大腿蜷缩在游戏机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发现了重要的身份,她倏然变成了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

「说真的,确实感到有点惊讶……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觉得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感到失望什么的!」

御守不停地左右摇手,完全把心里话讲了出来。

「那么想过了啊……」

「不是不是,哎呀怎么说呢?总之——」

「没事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浮海把脸深深埋在裙摆里,只是用缺乏生气的嗓音打断御守不知所措的解释,

「我知道御守同学不会嫌弃这样的我……只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是有意让自己变成这样的吗?」

「这样是?」

她不经意间抬起了目光。

「只是听说啊。有的人在日常生活里迫于某些原因,没法表露出真正的自己,所以当压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在内心深处诞生出一个和平日的自己截然不同的形象……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之类的。当然我并不知道你有怎样的难言之隐就是了。」

对方摇了摇头,似乎在告诉御守不是他想的那样。

「但是我很快就否认了这种猜想。」

「……?」

「虽然这样做有点失礼,不过我多留意了几眼你家里除客厅外其他地方的状况。干净的浴室间,一尘不染的走廊,整洁的卧室……你明明在好好打扫不是吗。唯独没有关心——不,看上去让人觉得,你根本没有关心过自己的模样。」

「那和上面说的有什么关系?反正这样的『沙希』,也只是虚假的……」

浮海动摇了。

「说了啊,否认了那个猜想。」

「那你觉得,我和『沙希』,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在那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之前我们碰见浅井姐姐的时候,记得她叫你『浮海』了对吧。」

「是。」

「所以那个,是你本名?」

当浮海还在想「那个」指的是什么的时候,她看见御守亮出了自己的手机画面,上面显示着一个虚拟主播的账号简介。而这个社交账号所使用的昵称,正是不多不少、一字不差的:

浮海沙希。

「啊……」

就连 Offical 之类的字样都没有。

「明明 Vtuber 最忌讳的就是泄露中之人的信息,可你还是选择的最冒险的做法。难道这还不能够说明问题的核心吗?」

「浮海之恋~Sakichan~」,这个直播间标题说白了也只是变着样把自己的名字公之于众。

「那是因为就算被注意到了,也没人会相信我是『沙希』。我姑且也一直在上学,那些人可是无一例外地看了一眼就全都认为我只是和『沙希』重名了。」

为什么能这么轻易地把这样悲哀的经历讲出来呢。

御守无暇顾及这些。

「但就结果来看,你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己哪怕一刻吧。无论是刚才的『沙希』,还是现在的你,她们都是最最真实的你自己啊。」

浮海很用力地抿着嘴唇,摇了摇头。

「也许你是最近才变成这样的,也许这个状态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但我能看得出来,那绝不是浮于表面的伪装,一定是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在长久以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你……同样,作为 Vtuber 的沙希也不全是虚假的,至少你真的在享受音游不是吗?所以……」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空气骤然沉寂了下来,御守很清楚自己在不可避免地触及浮海的内心。他用复杂的眼神看向少女,对方只是愈加颤抖着身体。

「不要……不要再……」

「对不起……」

「不要再变得一副想理解我的样子了啊!」

「……?」

是他听错了吗?御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本以为是自己的胡言乱语让浮海感到厌烦了,也知道自己的长篇大论尽是些没什么分量的空话……但对方的最后一句话却让他始料未及。

「御守同学,如果你一直在看沙希直播的话,应该会知道。」

浮海用乏力的姿势撑起身子,那身美丽的长裙不再发出任何光芒,

「沙希平时会用超能力营业的,就是模仿其他前辈哦。只要打心底地崇拜她们就能发动的样子。」

她这语气……毫无疑问是不知为何进入直播模式的「沙希」,但御守却没法从里面听出一丝活泼的情感。

以及,她到底要做什么?

「现在沙希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御守同学的能力,就让沙希借用一下。」

「不是,你——」

少女侧过脸,从密集的发隙间露出半睁的双眼,然后举起手,将掌心对准了御守。

「?!!!」

尽管只有一瞬间,御守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被从身体内部夺走了。紧接着,眼前的画面突然变得支离破碎,仿佛连带着周围的整片空间,都在他的视野中尽数坍塌。


「这里是……」

醒来并不是多久以后的事。

御守本以为自己又像昨天下午那样突然晕倒了,但这次的体验更像是受到了某种外力的操纵。虽然认知在某一瞬间停滞了,而思维却维持在了恰好能记住零碎的片段的程度……他不知为何能够描述这种抽象的感觉,而要细问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一时间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总而言之,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游戏厅了。

(不对,我好像记得这个地方。)

昏暗的光线,逐层降低的一排排座位,以及正中心占据整个墙面的大屏幕……

「电影院?」

「对对对,电影——呜哇你你你谁啊!?」

御守被耳边传来的声音吓得往旁边猛地一闪,没注意到自己正坐在座位上,肚子直接被扶手给捅了。

「那是我的台词……你没事吧?」

声音的正主似乎是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她看见御守痛苦地陷进座位前的空隙中,不由得露出了担心的目光,

「我应该确实没见过你?哎,萌花那家伙是打算搞什么啊,把不认识的人送进来。」

「我没事了……」

当御守从疼痛中缓过来,重新爬到座位上的时候,发现对方正用一种烦恼的表情打量着自己。

「呃,那个,我?」

御守指了指自己,少女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一副像是在说「还能是谁」的样子。他紧张地环顾四周,发现这么大个电影院竟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过也难怪,看样子现在这个点电影院似乎正处于待机状态,唯一的光亮是从观影席后方的控制室那里照射出来的。两侧通道处的门都紧闭着,这让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我叫御守真理,你呢?是这里的管理员吗?」

「叫我早川就行了。先不说电影院,『这片空间』的话确实是由我来管理的。所以,你为什么会进来?」

御守没太听懂对方的意思,但还是顺着讲了下去。

「我不知道……记得是被那个人挥了下手,然后突然看到一片眼花缭乱的画面,就跟做了个噩梦一样,后面就……」

「挥手?那家伙发动能力的时候有这个习惯吗……她没说什么标志性的台词吗?」

「那是什么?」

不知道是自己哪里回答得不对,早川的神情肉眼可见地防备了起来。

「不行,我想起来很重要的事,我必须马上回去找她!」

「你去哪儿呢?」

御守回忆起了刚才和浮海相处时的情景,他察觉到自己对她的认知和真正的她之间存在某种微妙的偏差。虽然现在就这样走掉也不是不行,但就仿佛内心有某道声音在呼唤着自己一样,他的同理心不允许他丢下浮海不管。

更何况自己还在她的直播间里出镜了……总感觉会引发一些不妙的事件。

可当他走到过道口拧动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门怎么也推不开。

「怎么回事?明明没上锁……」

「你在做什么呢?这里可是出不去的。」

「什么意思?」

御守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又被反锁了,没心思理会走近过来的早川,快步到对面另一条通道的出口前,同样的情况重复上演了。

「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外面了吗??」

「所以都说了,这里是出不去的哦。」

「出不去?等等,你刚才说『这片空间』……」

早川点了点头。

「这间放映厅,或者说你我现在所处的空间和外界是隔断的,你没法从里面产生能够干涉外界的影响,就比如把门推出去。」

「不好意思,我没法理解……说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离奇的要素啊?」

「她没跟你解释过吗?真是的,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啊……算了,我给你实际演示一下吧。你看那边。」

御守顺着早川的指向看过去,放映用的大屏幕突然亮了起来,这让他感觉有些睁不开眼。

「那是……」

屏幕上出现了一幅俯拍的画面,不知道摄影单位是移动设备还是独立摄像头,而场景似乎是低楼层处的游戏厅。

「一张……照片?这能说明什么吗?」

「不,不对。这实际上是个正在播放的视频。」

「可上面的人不都静止在原地吗?还有一些屏幕里的画面也都没有在动,你确定没有调倍速吗?」

「当然了,这就是在『这片空间』中的初始流速。现在让我们把倍速调高。」

御守看见早川背在身后的手在默默操作着一个遥控器,她就是这个来遥控大屏幕的吗?借着屏幕明亮的光线,他终于看清了这个少女的模样。黑色长发搭配清凉的水手服,看起来就像是亲切的同班同学。

「别看我,看屏幕。」

「咕……!」

他被吓得一下子把视线转回了屏幕上,很快注意到了画面中不对劲的地方。

「还是没什么两样啊……等等,你倍速调多少了??」

左下角显示的加速倍率正在以毫秒级别的流速上涨着,而与之相对地,屏幕里的画面分明没有任何变化的迹象。有人正在激烈地敲击着游戏机的按钮,有人正在四处张望寻找合适的机位,有人正在和朋友有说有笑,有人正在端着茶杯悠闲地喝水——而这一切都只是停留那一瞬间的影像切片,御守根本判断不出哪里发生了变化。

当倍速上涨到七位数时,画面恍惚间产生了细小的扰动,御守看到那个和游戏机对线的人的身位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下沉。尽管不得不全神贯注地去凝视,他还是捕捉到了这份难以察觉的异样。

与此同时,倍速的上涨也在逐渐变缓,就好像正在靠近某个临界值时的减速一样。

「这到底是……」

紧接着,倍速被继续调高到八位数,画面的流动速率持续而平滑地加快着,没过多久,就像是按照现实中原本的速度正常地运行下去了。

「告诉我,这其实只是个无聊的把戏吧?谁会相信这个跟玩笑一样的数字啊。」

「在决定相不相信之前,再听我讲一个事情吧。了解过时间膨胀吗?」

「我当然知道。」

「嗯……那就好说了,你类比一下?」

「相对速度越快,时间流速越慢?你这是打算让我拿什么类比,而且你展示出来的情况不是反过来的吗?」

如果说他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相对某个静止参照物运动的话,那应该是他们的时间变慢才对。御守自然能考虑到这一层面,可是……

「等会儿,反过来?」

「嗯嗯。不是我们相对游戏厅,而是游戏厅相对我们——换句话讲,这整个世界都在以超高速远离我们而去,所以我们所处的空间几乎相当于静止了。」

评论0

60F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