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间奏一

  • 15 阅读
  • 3905 字
下一章

雪女乐园ゆきパラ的点餐队伍几乎排到了大门外。

越是在这种盛夏的夜晚,一天的高温刚刚散去,而无论是工薪阶层的大人还是学生都结束了白天辛勤的劳累的时候,这样的冷饮店就越是受客人们的欢迎。不仅如此,这家全名 Froslass Paradise 的冷饮店在这个季度每隔半个月就会推出几款兼具口味与创新的特色冷饮,几乎总能在顾客对上一轮甜品的热情将散未散之时,从全新的角度牢牢地抓住大众的眼球与味蕾,就这样保持着如潮的好评经营着。

而即便是现在,前台边上的三位身穿店内清凉制服的少女,也在招待客人之余进行着激烈的交流。

「看到了吗,这几天的客人有七成上门就是为了点奇异芒果帕菲,果然紧跟潮流是不会有错的。不觉得应该顺着这个趋势把它一口气升格为下一轮的招牌商品吗?如果用心点缀的话,能在扩展更多风味的同时也不丧失原有的口感,这就是帕菲的魅力所在哦。」

「是吗?但是我只看到了一群又一群追随着『网红冷饮』这种不切实际的概念而来的乌合之众,这种顾客顶多光临两三次热情就完全消散了。而且就连冷饮本身都会在短暂而虚幻的火爆之后跌落神坛,沦为时代的悲剧……」

「给我向全世界的客人道歉!」

「才不要,我可不信『顾客就是上帝』这种把人划分到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的说法。乘上这种到头来对商店根本没有好处的浪潮,就算消费一万遍也没有用哦,早川真绫はやかわ まあや姐姐。」

「全、全名?这样吗,诶……那这样子主张的萌花,又抱着怎样的意见呢?」

三人中最年长的早川,眉头不自然地颤抖着,把要说的话强忍了下去。

「呼呼。在我看来,长期顾客是最重要的。虽然没法保证这类人群的消费力,但是在构建了稳定的关系之后,一定能够带来巨大的收益。也就是说,要推出的必须是能让人们普遍接受,而且愿意经常来买的东西才行。基于以上标准,最终得出的结论是——香草冰淇淋!」

四季边说边走向最靠里面的座位,然后对着桌前唯一的客人摆出了「锵锵」的姿势,示意她们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藏。

「诶,风铃铃吗?」

「看好了,这就是长期顾客真正的力量……餐盘已经堆叠到整张桌子都放满,只能容下一个人坐的地步了!」

虽然好像出现了有点熟悉的人物,而且在这个季节却反常地穿着卫衣,四季选择暂时忽略这件事。

「这、这究竟是!?」

「哼哼,见识到香草冰淇淋的威力了吗?正是这种朴实无华的经典搭配,反而能让这样身体刚开始发育的天真可爱的女孩子不顾体重和身材也要吃到让自己满足!」

「消费的又不是你,别摆出一副自豪的样子啊……不过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好像没有什么印象,你们给她送过餐吗?」

「这个姐姐,下午开始就一直在了哦?」

三人中最小的女孩子,荒浪潮乃あらなみ しの在她们背后踮起脚尖,举了举手作出汇报。

「也就是说,一整个下午都泡在冷饮店里了吗。」

「诶嘿嘿……风铃铃才没有这么厉害啦。只是突然好想尝尝看,不知不觉就吃成这样了。」

「唔姆唔姆!」

四季双手环胸,满足地点了点头,

「要的就是这种气势!对了山吹,可以告诉我你点的是哪些吗,四季大人正打算拿下之后的新品菜单,需要重要的参考!」

「啊,巧克力奶昔哦。」

「咕——!」

「对了,风铃铃这次好像是免费来的,被森谷老师给了一张什么什么券来着……总之不用花钱,所以才吃了这么多~」

「咔——!」

像受到了什么致命伤害般,四季痛苦地按住胸口跪倒在地上。

「哈……什么长期顾客,这分明是关系户嘛。还有你,连冰淇淋和奶昔都分不清,就别老想着抢风头了。难道忘了上次你把樱桃写进菜单里,结果却用圣女果摆盘闹了多大的乌龙吗?就连我们都差点搞得要被辞退了哦。」

「那、那还不是有一个客人吃得很开心!而且为什么巧克力奶昔是白色的啊!」

「就连那唯一一个客人,也因为发现了番茄口味来源的正体是圣女果而给了差评……好啦好啦,你就别找借口了。」

早川像大姐姐一样抚摸着四季的后背,即便她不过也才十五六岁的样子。

发现自己着重观察的对象根本没有参考价值后,四季一蹶不振,闷闷不乐地走回去继续端盘子了。

「……不过萌花她,总是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执着呢。要是能再用心一点就好了。」

「那或许是萌花亲的优点也说不定。」

听到这里,一直在旁边幸福地捧着脸品尝冷饮的山吹突然开口问道:

「刚才风铃铃好像听到了菜单,你们是这里的正式员工吗?」

注意到山吹的视线,荒浪一下子理解了对方的意思。是想说这么小的年纪也能打工之类的吗?总之她接过了话闸子。

「我只是陪真绫亲和萌花亲一起来的而已哦。只不过现在刚好放了暑假,所以顺带着帮她们分担一下压力。」

「那也好了不起!要是风铃铃也这么能干就好了,说不定现在这种情况还能帮上前辈的忙,不用躲在这里……」

「对了,我认为白巧克力是甜品界的邪教!只有用可可粉制成的黑巧克力才是王道!来自四季大人的怨恨~括号书名号。哼哧哼哧。」

「不要突然冒出来。还有不要发出猪叫声。」

没等四季进入山吹的视野,早川就没好气地把她塞了回去。

「哈哈,总之就是这样的组合啦,我们三个。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欢迎随时叫我们哦,客人有点多,我们得回去继续营业了。」

山吹毫不吝惜笑容,大大地点了点头。

现在只要继续呆在这里哪也不去就好——保持着这种思考的她,突然听见嘈杂的脚步声在身后的不远处中断了。

她侧过头,瞥向人群密集的方向,「看起来好像不太像是普通的客人……」,刚产生小小的疑惑,听到那几个似乎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客人」径直走向早川她们口中吐出的第一句话后,神色忽而发生了急剧的转变。

「——喂,店长在吗。」

「这位客人,是找店长有什么事务需要商谈吗?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代为转达……」

那是几位穿着黑色正装的中年男性,作为代表发话的领头人庄重而端正,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显得有些不太耐烦。

而山吹唯一作出的反应,就是带上了外套的风帽,上面的两只兽耳装饰让她看起来像一只人畜无害的狸花猫。

「别废话。我需要见你们的店长,不想惹上麻烦的话就赶紧把她叫出来。」

「那个……说来惭愧,其实今天店长正好有事,不是很方便和各位客人会见!有要紧事的话,需要我打电话过去——」

「店长不在,各位请回吧。」

在早川还在用营业式表情委婉回拒眼前这两位不速之客时,四季不合时宜地插入了进来。

「你说什么?」

「我没讲清楚吗。本店,雪女乐园的店长并不在这里,而且现在也不是店长必须在岗的时间。在本店,上级是不会干涉员工任何私底下的事情的。反过来也同样,就算她是店长,也没有任何理由要在下班时间被工作上的事情束缚住。如果你们非要找她,请通过各自掌握的通讯手段自行联系。」

面对来自男人身后的质疑,四季的回答不留一丝争辩的余地,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露出冷酷的表情。

「萌花!?不要这样对客人……」

「你这家伙——」

后方的同伙正打算暴走,男人颇有余裕地拦住了他,然后将凝视的目光对准四季。

「嚯——也就是说,就算你们会因此遭受可怕的后果,为包庇不该包庇的对象而背负沉重的责任,付出惨痛的代价也一样吗?」

「虽然不知道你们打算做什么,但我的态度是不会变的。」

她并没有畏惧对方的威胁。

是因为有着无论如何都能够应付下来的底气吗?不,当早川注意到难以察觉的一点时,她才发现四季根本在勉强自己撑出强硬的态度。

(萌花的腿,抖得好厉害……)

「是吗。」

男人只是半眯着眼,像是思考事情时吐出一圈香烟般叹了口气后,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直到他们完全走远后,早川才注意到其他客人们都在用诧异的目光观察着这边。也许给一般群众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也说不定吧,除了全程在拍视频的之外,也有感叹着「奇怪的客人离开了真是太好了」的。她没有心思考虑顾客的事情,连忙扶住被威压的气势险些击溃的四季。

「萌花!」

「不用担心啦,逆……早川姐姐。四季大人,刚刚可是把那样的人赶走了哦?记得到时候一定要跟店长汇报,给我加点薪水才行。」

「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啊!我们——」

早川正要说什么,注意到荒浪在身后默默地拉了拉她的衣角。

「……?」

另一边,山吹突然发现交流的声音戛然而止。无论她怎么调用星座的力量,都听不到一丝有关的信息了。


「喂!你把事情闹这么大是打算做什么啊!」

「我不觉得不这么做事态就不会升级。」

店里的一处储物间内,三个身穿雪女乐园冷饮店制服的打工学生。

「我们根本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不是吗?」

「不,你难道忘了我们特地潜入这家店的原因了吗?」

「哈?这我当然没忘记啊。」

早川掰着手指,努力回忆着说道,

「记得是你用这副贫瘠的身材色诱砂奈美的哥哥,然后发现他和一个叫森谷的人有关系?为了刺探更多关于这个人的情报,顺着他们的行踪发现了这家冷饮店在线索上有多次重合,于是决定先在这里建立人际关系……」

「虽然记得很清楚但是开头完全错了给我纠正回来。」

「所以?照你这么说,招惹那些人对我们的行动完全没有好处。」

「那可不一定,注意刚才那个叫山吹风铃的女孩子。你觉得她真的只是来这里享受甜点的吗?几个大叔进来的时候,她可是马上就把自己藏在座位后面了。」

「你是说……」

荒浪无声地颔首表示肯定,身高只有一米三几的她总是抬着头注视两人。

「没错,她是森谷老师为了保护她而特意带到这里来的。那个大叔的目标不止是店长。」

「但我们并不能确定他们和森谷之间是什么关系和立场,就这样选择站在雪女乐园这边真的没问题吗?视情况的不同,反而是我们更容易暴露身份和目的。我们唯独不能造成的事态就是……被砂奈美的哥哥视作敌对的目标。」

「正是因此,我们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这边的信任。另外,既然他们看上去被什么不得了的人物盯上了,就算是顶着暴露的风险,我们也……至少要保护好山吹的安全。」

早川没有再提出异议,最终还是认可了对方的决定。

而四季则抱着另一个疑惑,她缓缓靠到储物间的门前,若有所思地念叨道:

「但是……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把山吹一个人留在店里而自己不知所踪呢?我们的店长,森谷雪绘。」

评论0

60FPS